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2044章 一切都在准备着

第2044章 一切都在准备着

    茫茫的草原上,一队骑兵孤独的前行着。

    “殿下,雪化了!”

    朱高煦下马,蹲下来刨开草地上覆盖着的一层薄薄的雪。

    雪水濡湿了他的手套,下面的生机让人精神一振。

    这便是轮回。

    朱高煦有些失望的起身,说道:“雪化就是动静,那些人会出来,继续,左右绕过去。”

    本阵中马上分出两队骑兵,从两翼开始迂回。

    这是防备遭遇敌军斥候,不过并不一定稳妥。

    朱高煦很想现在就发动,可他只带了一千骑兵出来。

    按照方醒的意思,长途跋涉之后,必须要休养一阵,并等待补给和侦查敌情。

    仆固和乌恩不是匈奴那种游牧部族,他们有固定的驻扎点。他们警觉,哪怕他们主要的方向是放在正面……

    朱高煦拿出水囊喝了一口酒,满意的道:“从哈密卫出击,侧翼突袭,好!”

    孤独的行军,不断的迂回查探……

    ……

    麾下就劝朱高煦回去,因为再过去就是吐鲁番,会遇到不少牧民,暴露大明的意图。

    可朱高煦依旧不肯,他想抓几个俘虏,问问仆固他们现在在干什么。

    于是在一个清晨,当晨雾还未消散时,前面迂回的游骑带来了发现敌军斥候的消息。

    朱高煦一马当先疾驰而去,牛角号声不断传来,三面合围已成定局。

    十余骑正在奔逃,从看到明军的盔甲之后,他们想都没想,掉头就跑。

    憋了许久的气找到了发泄的地方,朱高煦大声喊道:“敢逃的都杀了!”

    可那些明军却没听他的。

    好不容易才抓到了敌军斥候的尾巴,怎么能乱杀。

    要活口啊!

    随着距离的拉近,弩箭不断被发射出去,那些被射中的战马长嘶着跌倒。

    当最后六人被彻底圈住时,有人喊道:“下马弃刀,你们能活命!”

    于是那六人下马跪地,任由明军捆绑。

    朱高煦只杀了一人,觉得浑身发酸,有力没处使。

    “前出五里地搜索,无人就回来。”

    那些军士在检查落马的敌军斥候,落马十余人,没摔断胳膊腿和脖子的就三人。

    惨叫声让朱高煦有些烦躁,他吩咐道:“对那些人用刑,马上要口供,然后……”

    他们是哨探,没有时间去仔细甄别。

    于是那些受伤的敌军斥候就被各种粗暴的手段给上了。

    惨嚎声中,常建勋说道:“殿下,若是要突袭,斥候必须要多路进发……”

    “比他们快即可!”

    朱高煦看着远方,突然骂道:“那些蠢货估摸着正在想着如何在篾儿干的手中多拿些好处,等本王到了,杀他个鸡犬不留!”

    “殿下,他们是乌恩的手下,这是准备去打探哈密卫的情况。”

    朱高煦看了一眼远方,说道:“召回来,咱们马上回去!”

    ……

    “我的兄长篾儿干怎么说?”

    临时搭建的木屋里,乌恩忧郁的问道。

    风尘仆仆的使者说道:“殿下,篾儿干殿下要求咱们谨守亦力把里,盯着明人,粮草会源源不断的输送过来。”

    乌恩的神色一松,边上的仆固问道:“这边要付出些什么?难道是白拿的粮草?”

    使者尴尬的道:“篾儿干殿下说……要咱们多弄些毛皮去,还有战马。”

    仆固嗤笑一声,说道:“果真是王者之家无兄弟,乌恩,篾儿干是准备要利用咱们,却不肯再多掏好处,你怎么说?”

    乌恩难堪的道:“歪思卷走了大部分人马,亦力把里就像是荒地,要想恢复到原先的人口,至少得二十年。”

    他迷茫的道:“咱们等得起,可……可明人却等不起啊!”

    “兴和城可不是收容地,那些明人不断从中原移民过来,这是要长久……兴和城控制不了原先鞑靼和瓦剌的地盘,若是在亦力把里这边建城,加上哈密卫,肃州卫……仆固,明人将会完全堵塞哈烈和肉迷投向东方的力量……”

    仆固冷静的道:“可我们在这里,明人长途远征并不划算,所以一切都要看篾儿干统一哈烈的进程,快,那咱们这边就稳如泰山。除非明人来一次倾国远征,否则目前的局势就稳住了。”

    使者说道:“先前在撒马尔罕发现了明人的奸细,说是什么东厂的……”

    仆固还有些茫然,乌恩却急切的问道:“可有人逃了吗?”

    使者说道:“那些明人悍勇,被俘一人,慨然赴死。后来抓捕时围杀一人……”

    使者想起当时在边上看到的那个明人,有些恐惧的道:“就在王宫前,无数人围住了他,可那明人却在拼杀,绝望的拼杀,却不肯投降,临死前……”

    乌恩想起了当时和方醒决战的那些明军,想起了东厂的性质,就追问道:“他说了什么?”

    使者觉得自己永远都忘不了那个黄昏,他呆滞的道:“你们将会被击败,战火将会降临到撒马尔罕,大明……战无不胜……”

    一阵死寂……

    “东厂是什么?”

    仆固看到乌恩面色惨白,就问道。

    乌恩没回答他,而是继续问使者,“可有人逃出去了?”

    使者说道:“一路追杀,最后差点追到了明人的边墙,还是被接应走了两人。”

    乌恩的身体后仰,长长的叹息了一声,然后缓缓闭上双眼。

    “东厂是和锦衣卫齐名的地方,原先据说是专职监控大明国内的官场,他们出现在了撒马尔罕,仆固,你知道这代表着什么吗?”

    “明人在盯着咱们!”

    仆固起身喊道:“加派斥候到明人的边墙外去打探消息!”

    门外有人应了,仆固回身看着沮丧的乌恩,说道:“这并不可怕,他们只是派出了探子而已,乌恩,振作起来!”

    乌恩睁开眼睛,喃喃的道:“仆固,消息说明人国内在酝酿着争执,可你别忘了,明人的皇帝很年轻,年轻就冲动。篾儿干最蠢的行径就是没有杀光那些探子。”

    “明人只要知道哈烈在准备一统,按照他们老皇帝的性子,肯定会来打一场,不把哈烈击败,打散,他们不会罢休!”

    仆固皱眉道:“没那么可怕,他们若是远征,咱们就撤回去。”

    乌恩苦笑道:“撤回哪里去?哈烈?那里满目疮痍。”

    仆固轻声道:“我们不会看着朋友被人欺负,相信我乌恩,肉迷不会坐视,因为坐视之后,明人的下一个目标就会是我们。”

    “也思牙说过,明人希望和咱们友好相处,但……篾儿干的野心毁掉了这一切。”

    乌恩苦涩的道:“明人不会允许一个强大的哈烈重新站在自己的对立面,篾儿干当时应该善待明人的俘虏,那样还能迷惑一下明人,现在……我觉得一切都在准备着,不知何时会开始。”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