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带着仓库到大明 第2477章 不妥协

第2477章 不妥协

    还没到午饭的时间,神仙居里没什么客人。

    “那人还不肯点菜吗?”

    要弟有些不耐烦的问道。

    刚从楼上下来的伙计摇头道:“没呢!说是等人。不过这人看着有些官气。”

    要弟不屑的道:“官气,这京城最不值钱的就是官!”

    伙计的心气也高,说道:“就是,若非是他点了一壶好茶,谁耐烦这样的人来吃饭。”

    “看好了。”

    要弟趁着现在不是营业时间就去了后面,准备去看看欢欢。

    欢欢已经开始启蒙了,老师是方醒找来的,一位老夫子,但却不迂腐。

    她刚走进后面,外面就进来一人。

    “老爷!”

    那伙计一声叫喊让要弟又折转回来,见是方醒,就说道:“老爷,少爷在读书,小姐在给少爷做饭。”

    她这个称呼外人压根就分不出来,不过方醒不准纠正她。

    方醒点点头,问道:“可是有人在等候?”

    要弟恍然大悟,说道:“楼上有人早就到了,一直没点菜。”

    “不必管。”

    方醒独自上了二楼。

    要弟说道:“老爷一个人可不行,你上去盯着,要是动手就喊一声,我上去砍死他。”

    说着要弟微微弯腰,右手再上来时,已经握住了一把菜刀。

    伙计刚应了,外面又进来一人。

    “七哥。”

    辛老七走进来问道:“我先洗个手。”

    若说在京城里那些仆役下人们最崇拜谁,大抵就是辛老七。

    战功赫赫,却在皇帝亲口招揽时拒绝。

    这等人才是我辈的终极目标啊!

    伙计激动的带着辛老七去后面洗手,要弟遗憾的把菜刀放回去。

    而在楼上,方醒已经进了那个包间。

    包间里侧对门的地方坐着个男子。

    男子正在抚须沉思,门推开后,他下意识的起身。

    “见过兴和伯。”

    方醒径直走到主位上坐下,然后单刀直入的问道:“你背后那人是谁?”

    男子笑道:“兴和伯……”

    “是哪位藩王?”

    方醒显得很没耐性的道:“本伯只能在京城待两日,所以你别考验本伯的耐心。”

    男子的笑容僵硬在脸上,说道:“兴和伯,您可知现在自己已经身处万丈深渊之前了吗?”

    方醒皱眉道:“这等卖关子的话别对本伯说,说吧,是哪位殿下让你来传话。”

    男子觉得自己的招数在方醒的面前毫无用处,他定定神,说道:“兴和伯,各地藩王多有怨言,我家殿下对此忧心忡忡,其中蜀王最为……”

    “蜀王的身子不大好,你能换个藩王说吗?”

    方醒靠在椅背上,姿态轻松,带着些许不屑。

    男子愕然道:“朝中居然……”

    “居然那么早就得了消息吗?”

    方醒说道:“凌晨那人是不是你们的人?”

    男子一个激灵,急忙撇清道:“绝对不是,若是的话,在下绝不敢在此请见伯爷。”

    他的身体微微前驱,屁股已经离开了椅子,显得略微惶然。

    而从方醒进来到现在不过是片刻,他从踌躇满志到心中惶然,不过是几句话而已。

    男子说完后就颓然坐了回去,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水说道:“出来之前在下就知道此次艰难,可我家殿下并无什么异心,只是想留在封地罢了。”

    “封地……”

    方醒的语气有些飘忽。

    男子苦笑道:“不就是中原不再分封吗,可不要封地行不行?”

    方醒第一次露出了笑容,说道:“当然可以。”

    男子松了一口气,问道:“多给钱粮可否?”

    方醒点点头,朱瞻基对藩王的想法已经很成熟了,许多事情他都能代为答应。

    男子艰难的抬起头来,看着方醒问道:“伯爷,从头到尾!”

    方醒知道这是那位藩王开出来的条件,只要答应了,那么正面典型就在眼前。

    他微微摇头,“递减。”

    男子绝望的道:“难道太祖高皇帝、文皇帝、仁皇帝的子孙都得去海外存活吗?”

    方醒微微眯眼道:“什么是天道我不知道,可人道是什么?”

    男子失魂落魄的道:“伯爷,这是逼人走绝路啊!”

    方醒冷冷的道:“这条路本就不该长久,可你们却奢望这条路会越来越宽。可你们想过没有,这条路越宽,那么边上的路就越窄,亿兆百姓都挤在那条道上,士绅挤一挤,你们挤一挤,勋戚挤一挤,那条路可还够越来越多的百姓走吗?”

    男子脱口而出道:“来前殿下说过,说伯爷乃是陛下身边第一得用的重臣,让在下问一句,为何要咄咄逼人?”

    方醒无奈的道:“道不同。你家主人的道就是延续富贵,而陛下的道却是要开万世太平,道不同,自然不相为谋。”

    他起身准备出去,男子慌张的也跟着起身道:“伯爷,难道就没有通融的余地吗?”

    方醒脚步不停,说道:“君子之泽,五世而斩。”

    男子绝望的坐在椅子上,看着方醒出去,不禁喊道:“前车之鉴犹在!”

    方醒没回头,说道:“不会再有第二次靖难之役,相信我,去告诉你的主人,子孙自有子孙福,想把子子孙孙都安排好,那是灾难。”

    等屠刀降临时,再多的财富和子孙都只是劫难的根源。

    方醒觉得许多事情都有迹可循,绝大部分人家都是普普通通许多代人,偶尔有富贵的机会,几代而湮灭。

    但凡富贵的日子越长的,日后败落的境遇就越惨烈。

    “这就是命啊!”

    方醒下了楼,欢欢已经在等着了,一声热烈的欢呼后就冲了过来。

    “爹!”

    方醒笑呵呵的抱起越来越重的欢欢,低声问着是不是逃课了。

    “没有!”

    欢欢把头摇的和拨浪鼓似的,然后就看到二楼的楼梯口出现了那个男子。

    “爹,看傻子!”

    方醒没有回头,反而是把他放下来,然后牵着他进了后院。

    男子缓缓下了楼梯,呆呆的准备出去。

    “客人,茶钱!”

    伙计笑容可掬的在侧方拱拱手。

    男子随手摸了一张宝钞出来,手松开,宝钞飘落,人继续呆呆的往外走。

    ……

    按照程序,太子离开了太庙去给皇帝谢恩,随后去了坤宁宫感谢皇后。

    太庙的大门已经关上了。

    时近中午,朱瞻基只是带着宋老实来到了太庙外。

    “开门!”

    朱瞻基缓缓走上台阶,大门缓缓打开。

    他步入大殿内,而宋老实就蹲在外面,从怀里摸出了油纸包,慢慢的吃着点心。

    稍后朱瞻基出来,眉间多了些沉凝。

    “陛下,吃。”

    宋老实觉得只是自己吃点心太不够意思了,而且点心还是皇帝给的,就双手捧着油纸包递了过去。

    边上伺候的几个太监忍住笑意,然后笑意凝固。

    朱瞻基伸手过去,从摊开的油纸上拿了一块米糕。

    米糕很小,皇家的点心都小。无忧就抱怨过多次,说宫中好抠门,还比不上自家的点心大。

    皇帝看了一眼点心,说道:“果然很小”,然后他就把点心丢进了嘴里。

    宋老实眼巴巴的问道:“陛下,米糕好吃吧?”

    皇帝细细的咀嚼着,点头道:“嗯,好吃。”

    两人缓缓下着台阶,宋老实不住的嘀咕着,说自己的口味很叼,说好吃就一定是好吃。

    皇帝静静的听着,突然说道:“以后点心做大些。”

    于是至此后,宫中的点心就大了不少,并一直保持着这个习惯。(https://www.shengyan.org/book/110564.html)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