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恐怖修仙世界 第805章 老妪(为掌门止言又欲加更)

第805章 老妪(为掌门止言又欲加更)

    在寒死线那边还有几位考生没有放弃,但想前进都希望渺茫。

    仲田他们都没有再关注那几位考生的情况,而是将注意力放在两千七百丈高度值得注意的考生身上,事实上也是如此,止步在寒死线的考生只是不甘心而已,关注了也没有什么用。

    他们就算有办法冲破寒死线,也无法在一天之内追上那些厉害的考生。

    两千七百丈以上还在攀登考生们将会决出这次的越野第一。

    第二位继东方凤放弃的是鹤一鸣。

    漫天风雪中,鹤一鸣苦着脸,他奋力拖曳自己带来的大桶,但大桶就好似重若万钧,他怎么拖都拖不动大桶,他脸色甚至憋得涨红起来。

    “好了,好了,不去就不去,我们这就下山。”鹤一鸣只能苦笑道。

    他这一说,黑木大桶骤然变得轻如羽毛,鹤一鸣抱着黑木大桶,向着山下走去,很轻松,他回头看了一眼山巅,又是叹了口气。

    鹤一鸣的光点正在向下,自然落在仲田三人的视野内。

    他们都知道这是飞鹤县鹤家的核心弟子。

    “鹤一鸣成绩止步在两千八百一十一丈。”教习向仲田三人汇报。

    “仅仅是差四丈就落后一名,东方凤要是知道了,估计气得吐血。”张李老太爷啧了一声道。

    越野试是按名次排成绩的,差一名就算差的是一丈,那分数差距也不小。

    而恶幻侵蚀到来的时间有时候不同,鹤一鸣能多走四丈,也是因为他的恶幻侵蚀来得迟。

    “这确实有些运气的成分,但有时候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仲田摇头道。

    三人没有再说鹤一鸣,因为又出现了第三位放弃继续攀爬的考生。

    是熊家的熊飞秀。

    那两个老者扈从在两千七百五十丈已经离开,之后就是熊飞秀一个人继续往上攀登,他脸上烙印着棕红的符文,但他爬到这等高度,已经爬不上去了,棕红的符文隐隐在崩散。

    熊飞秀知道他再也支撑不住下一轮的恶幻侵蚀,他发出一声暴躁的怒骂:“待我成为天下第一时,必来削平你这该死的雪山。”

    熊飞秀一边骂着一边往山下走去。

    “熊飞秀在两千八百二十三丈止步。”教习朝三位主考官道。

    张李老太爷幸灾乐祸笑了一声,老黑熊的小孙子放弃了,他当然要笑一笑。

    “这有什么好笑的?”仲田无奈摇头:“老黑熊的小孙子可是这届年龄最小的,能爬到这高度已经算不错了。”

    “说得也是,说不定我家在巨熊县那个也没有那熊飞秀排名靠前。”张李老太爷脸上笑容收敛。

    至于质疑熊飞秀是靠他两个扈从,张李老太爷也不愿这样去说,因为能带强大的扈从,也是一种本事,他家狐狸儿也带了扈从。

    一连有三位放弃考试,众人在耐心等着,等着第四位放弃,结果第四位是张李小狐。

    张李小狐浑身都是火红的兽毛,兽毛越来越长,就似要燃烧起来一样。

    此刻的他看起来更似一头野兽,而不是人。

    他牙齿咬出了血,但他不得不放弃了,要不然下次恶幻袭来,就算能撑过恶幻的侵蚀,他也会被自己的谲人天赋彻底谲化,成为一头失去理智的怪谲。

    “我感觉自己不见了一个亿……”张李小狐咬牙切齿,放弃下山。

    张李小狐的光点已经向着山下方向移动。

    张李老太爷脸色平静,在他看来,张李小狐能安然下山对张李家来说就足够了。

    圆海与仲田对此也没有发表评价,这成绩对张李小狐来说,只能算是不好不坏。

    很快张李小狐的确切成绩出来了:两千八百四十三丈。

    比起第一个下山的李虫娘还差七丈。

    在张李小狐下山之后,又出现了第五个放弃下山的,是夜来家的夜来天香。

    夜来天香嗓子冒烟了,是真的冒烟,白色的淡淡烟气从喉咙处的皮膜逸出,她的声音变得微弱。

    她脸上露出一阵苦涩,在攀登过程中她遇到了一头血煞级怪谲,不得不费力去对付血煞级怪谲,这大大损耗她的实力。

    她不敢再往前,要不然她再遇到比现在这种高度厉害的恶幻,那她的嗓子就不是冒烟而是冒火了。

    一个说不好,就得永远留在雪山之上。

    夜来天香只能就此放弃。

    “她爬了多高?”张李老太爷开口问。

    “二千八百三十五丈。”教习很快就报出了夜来天香的成绩。

    这成绩比起张李小狐还要差一点,即使夜来天香放弃得比张李小狐迟,但是不是迟就代表着她爬得高。

    夜来天香放弃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也没有考生再放弃。

    目前恶幻领域,还有六个考生在继续坚持。

    这六个考生都是以一种缓慢的速度在前进,但没有谁放弃。

    ……

    周凡脸色凝重,他刚才杀死了一头怪谲,幸好这怪谲不算强,要不然他就麻烦了。

    他现在处在两千八百五十丈的高度,自从进入两千八百丈之后,他就走得很艰难。

    几乎每走十丈,他都会遇到那撑着大黑伞的黑衫老妪,这五十丈,他都是靠着幻虚九针的两针来破除这独特的恶幻。

    那撑着黑伞的老妪就似阴魂不散一样跟着他。

    周凡每次见到她都感到阴冷腐朽。

    他吸了口气,继续往上走,直至走到约两千八百六十丈时候,他的视野又模糊了起来。

    周凡又再度看到了撑着黑伞的老妪站在亮红色的雪地上,他吸了口气,连续把两枚淡绿长针刺入身体的膻中、巨阙二穴,剧痛的感觉再度传来,周凡强忍住没有吭声。

    但很快他脸露惊愕,因为撑着黑伞的老妪还没有消失,她在对周凡笑。

    这怎么可能?

    周凡面露不解,他毫不犹豫取出第三枚幻虚长针,他盯着黑伞老妪。

    才发现黑伞老妪后面藏着一个人!

    那个人从黑伞老妪的后背探头出来,她几乎与黑伞老妪长得一模一样,只是她穿着红衣撑着红伞,她同样在对周凡笑。

    笑意阴冷。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