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有无数神剑 第439章 百剑会武,七转金仙

第439章 百剑会武,七转金仙

    白皓一心强颜欢笑道:“师尊,周玄机还年幼,我见过他,何必打压他?”

    风苦乐表情古怪。

    年幼?

    打压?

    你在逗我?

    魁梧男子瞪了他一眼,骂道:“为师让你战他,你就战!人家可是一品大帝,一旦成长起来,甩你九重天。”

    白皓一心郁闷了,他问道:“原因呢?总得有原因吧,只是因为他天赋太强?”

    魁梧男子回答道:“他背后站着的人来自大帝道庭,自从他出世起,大千世界的命数就变了,其他神州的种族隐隐有入侵中神州的趋势,先是北荒域,接下来可能是大千世界,都因他。”

    白皓一心瞪大眼睛,咬牙道:“大帝道庭?等等!别是那个老家伙!”

    风苦乐听得云里雾里,大帝道庭又是什么?

    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就是他,悬盗崖,周玄机身旁的盗崖老人就是他的分魂转世。”

    魁梧男子点头道,眼神冷厉。

    白皓一心呼吸急促,怒火蹭蹭地往上涨。

    原来如此!

    悬盗崖骗他下凡,是去给周玄机当踏板!

    可恨啊!

    ……

    一转眼,两年过去。

    周玄机达到九十五岁,获得三把神剑,分别为破渊剑、银月剑、三豹逐一剑。

    等级全在金耀级。

    对于现在的他来说,运气有些差,但他没有气馁。

    因为他开始冲击七转金仙。

    不得不说,道胎红厌珠的灵气实在是太过庞大,随着他修为的上涨,他吸收灵气的速度反而在增快,有种取之不尽的感觉。

    他甚至怀疑此珠内蕴含一方独立世界。

    除了灵气之外,道胎红厌珠还有一种特殊能量,能不断改善他的肉身。

    八日时间的突破,让他终于达到七转金仙。

    巩固完澎湃的法力后,他第一时间将万恶阴阳灭拿出来。

    此剑乍一看,好似一把黑白两刃的剪刀,有两个剑刃,之间有一条宽达三公分的空隙,分别为白刃、黑刃。

    剑格处镶嵌着数十颗细小的黑白珠子,芝麻大小。

    他咽了咽口水,喃喃道:“好恐怖的力量……”

    即便万恶阴阳灭没有动静,他也没有灌入法力,依旧能感受到里面蕴含的澎湃能量,若是爆发,可以摧毁一切。

    他满意一笑,没有实验万恶阴阳灭的强大,而是将他收回至尊库。

    他没有起身离去,而是继续吸收道胎红厌珠。

    既然是闭关,那自然要一次性将道胎红厌珠吸收完。

    院内。

    史神宗正在练剑,斐骇来到他身旁,好奇问道:“周前辈又突破了?”

    自从知晓季玄就是周玄机后,他兴奋不已,走到哪儿都趾高气昂。

    现在,只要他前往神崖城就有许多弟子巴结他。

    当然,也有人冷嘲热讽,但他不放在心上。

    看神崖的意思,明显是要把周玄机当镇宗之宝培养,他自然不在意某些弟子的酸话。

    史神宗一边练剑,一边回答道:“嗯。”

    他表现得很平静。

    他已经习惯。

    不想再与周玄机去争。

    史神宗还是第一次对一个人的天赋感到无力。

    以前,他还觉得自己能追逐周玄机。

    现在看来……

    不过他将目标放在了飞升者考核上,他也要得到这样的机缘。

    “对了,百剑会武将在十年后开始,你不想去看看?”

    斐骇看出他心情不高,于是转移话题问道。

    史神宗乃二品大帝,也是他要讨好的存在。

    闻言,史神宗停下来,问道:“北荒七剑帝也要参与?”

    斐骇点头,兴奋道:“百剑会武可是你们剑修的盛事,汇聚了中神州的强大剑修,由古剑尊来主持,据说这一次的百剑会武可以获得天地剑胚,你不想去试试?”

    史神宗开始思索。

    斐骇也不打扰,确定周玄机没有出关的意思后,他转身离去。

    ……

    崖主殿。

    韩虚子坐在椅子上,感叹道:“七转金仙,此子的吸收能力太强了,没想到我当初的一句戏言要成真。”

    站在他面前的杨誉天神情也复杂起来。

    他很钦佩周玄机的天资,又有些不甘。

    好在,他没有嫉妒,没有恨。

    杨誉天抱拳道:“师尊,最近那些门派的动作越来越明目张胆,恐怕大战要开启,但我总觉得有阴谋,他们一直在拖延,不知是在等什么。”

    韩虚子眯眼道:“他们在等什么,你还不明白吗?神崖之中谁的威胁最大,想要开战就得先除掉最有威胁的人。”

    杨誉天瞪大眼睛,神崖最强者不就是韩虚子吗?

    难道敌人在组织袭杀韩虚子?

    “誉天,我们必须做最坏的打算,我若是不幸陨落,崖主之位就归你,你要与吴囚、周玄机搞好关系,他们是神崖最好的两人,尤其是周玄机,我观此子坦荡,有原则,你若不针对他,他定会回报你。”

    韩虚子起身,充满深意的说道。

    对于杨誉天与吴囚的矛盾,他一直看在眼里,很少提起。

    杨誉天慌张道:“师尊,您在说什么呢!您怎么能陨落?”

    韩虚子摆手笑道:“只是说如果,我已经立下遗嘱,若有一日,你也面临我这样的处境,切记,一定要留下后手,不能让神崖葬送。”

    杨誉天沉默,沉甸甸的责任压得他快要喘不过气来。

    他真正感受到崖主之位代表着什么。

    随后,韩虚子让他离去。

    殿内只剩下韩虚子一人。

    韩虚子坐下,幽幽道:“出来吧。”

    话音落下,一道黑影浮现而出,外形似人。

    黑影冷笑道:“韩虚子,看来你已经明白结局,为何还要执迷不悟?”

    韩虚子平静道:“为了保住神崖,我早已知晓你们一直在打压神崖,只是为了中神州的平静,没有大动干戈。”

    黑影在他面前徘徊,似乎在思索什么。

    过了一会儿。

    黑影恍然大悟,道:“原来如此,周玄机与你们神崖上一代崖主有关系吧?否则你为何如此拼命的护他?光谈天赋可站不住脚!”

    韩虚子瞳孔一缩,刚要开口,黑影直接遁入地底。

    他来不及阻止,长叹一声,身体如烂泥瘫下去。

    他眼神变得迷茫,喃喃道:“若是您在,此劫该如何应对?”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