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敦煌天机 第16章 磨牙吮血坦克帮(2)

第16章 磨牙吮血坦克帮(2)

    水烧开了,顾倾城先用开水烫热了盖碗,然后投上茶叶,滚水沏茶。

    从前,我不怎么喝茶,但孟乔喜欢。搬到敦煌后,我也渐渐改了习惯,随她喝红茶。我们认识的日子太久了,从孤儿院结义到现在,已经接近二十年,虽然不是亲姐弟,但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深情厚谊却胜似亲姐弟。

    “这些茶叶味道不错,来自于云南昆明滇池旁边上风口上的百年茶树,上品揉茶,中品出口,下等品入药。我还带了几盒,稍后送给龙先生,可以拿回去细细品品。”顾倾城说。

    如果她送我别的,我想都不想就会推辞掉,但现在,她送的是茶叶,而且是孟乔最喜欢的红茶,让我很难拒绝。

    “多谢顾小姐。”我点头致谢。

    顾倾城双手按着吧台,优雅而慧黠地一笑:“龙先生,我看得出,你是一个极其清高而淡泊的人,本来怕你拒绝的,没想到区区几盒茶叶就能让你开颜一笑。我想,你一定是由这茶叶上想到了什么人或事,对不对?茶叶并不是你感兴趣的东西,而是因为茶叶引发的事才让你感兴趣……容我猜一猜,你的某位朋友或者亲人一定很喜欢红茶,你拿茶叶回去,恰恰能够投其所好,让对方欢喜,这才是你微笑的原因,是不是?”

    我顿时警觉,顾倾城的观察能力、联想技巧极强,刚刚我只是无意识地牵动了一下嘴角,已经被她洞悉内心的活动。

    “顾小姐说笑了,如果吝惜茶叶,我收回刚才的话。”我淡淡地回应。

    顾倾城微笑起来:“不不,龙先生,我只是开个小玩笑而已。作为一名心理治疗师,我已经有了很顽固的职业病,看到任何一个感兴趣的人,都会试着分析其内心活动。抱歉抱歉抱歉,红茶赔罪,见谅见谅。”

    她捧着托盘出来,又双手把托盘里的盖碗端起来,放到我手边的小方几上。

    这些茶的味道的确很醇,比起孟乔买过的数百块钱一两的闽南红、台南高山红、埃及金光红等等茶叶来,都超过很多,几乎不可同日而语。

    “请喝茶,然后我真的有问题请教。”顾倾城正色说。

    我端起盖碗,揭去盖子,轻抿了一小口。

    好茶给人的感受,如同不含酒精的醇酒,沾唇入喉,立刻有微醺之感。

    我有意克制自己的感受,所以明明知道这是绝世好茶,也只是微微点头,绝不脱口称赞。

    “龙先生,我向你的同伴宋所长打听过,他说你专画反弹琵琶图,并且近乎痴迷。莫高窟这么多壁画,为什么你只画这一幅而不在意其它的?难道这反弹琵琶的舞姬能够让你想起什么?”顾倾城问。

    听她提及宋所长,我不禁皱眉。

    其实,宋所长是小人物,更是“小人”,仗着跟管理处的关系熟络,几次把画师们应得的福利全都克扣掉。而且,在帮画师卖画的过程中,大搞阴阳合同,中间捞了不少差价。

    我不卖画,他无法从我身上揩油,所以总在背后诋毁我。严老师私底下跟我说过很多次,要我提防宋所长,免得遭到小鞋排挤。

    “只是个人爱好而已。”我简洁回答。

    “据说——据我的同伴明小姐说,反弹琵琶的舞姬是活着的,那不是一幅画,而是一个真实的舞台,画中所有乐工全都活着,所有乐器都在演奏,所有声音都在响着。所有乐工的核心,就是那个反弹琵琶的舞姬,都是为她服务的,而这反弹琵琶的一幕,总是出现在所有乐器同时奏出最强音的时候,即整个表演的顶尖*。更奇怪的是——”说到这里,顾倾城停下来,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双掌横封于胸前,掌背向上,缓缓下压。

    我知道,这是道家气功中的“欲扬先抑之术”,其用意是压服胸口起伏的情绪,气沉丹田,经脉收缩,周天循环三次,便能控制住即将崩溃的情绪。

    道家练气之术极多,低级者只能靠着静室、深山、古寺、幽涧之类的外部环境禁锢来帮助自己达到平心静气的程度,而像顾倾城这样,随手就能横掌抑气,应该对道家练气法门十分精通了。

    “慢慢说。”我轻声说。

    顾倾城是个冷静镇定的人,如果某一件怪事能令她如此情绪激动,可知那一定是匪夷所思、空前绝后之事。

    “抱歉龙先生,我有些失态了,但是我相信,如果你听到接下来我说的,也会大吃一惊,因为明小姐说的话真的无法理解,比起昔日的斯芬克斯之谜,更为诡异。”顾倾城下意识地摇摇头。

    这种动作表示出她内心十分矛盾,口中转述明水袖的话,而心里根本不相信。

    我无声地做了个“请讲”的手势,然后继续端碗喝茶。

    “明小姐说,她从画中来。”顾倾城语速加快,连珠炮一边说了九个字。

    我的双手一颤,碗中茶水洒出来几滴,落在膝盖上。

    画中人成精、成妖、成仙的故事极多,蒲松龄所著《聊斋志异》中至少有百十个诡谲故事跟画有关。

    我回想明水袖的样子,排除她那些语无伦次的话、莫名其妙的动作之后,的确觉得她是一个具有浓厚古典味道的女孩子,换上古装,一定极美。

    基于这一点,我似乎能够勉强接受顾倾城转述的这件事,即——明水袖是画中人复活。

    “嗯,很好,还有什么,请继续说。”我点点头。

    “最奇怪、最诡异的不仅于此,而是后面要说的——明小姐说,她本是画外人!”顾倾城接着说。

    这句话殊为费解,我打了个愣:“画外人?意思岂不是——一个被壁画吸收进去的活人?”

    我可以接受前者,也可以接受后者,但都是基于幻想、推理的基础上,如果这些话讲给普通人听,那真的是要让人“大吃一惊”了。

    事实是,任何人都不可能进入画中,也不可能从画入、从画出,除非她是生活在蒲松龄的《聊斋志异》奇闻怪事之中。

    顾倾城应该早就料到了我的反应,不再说话,而是捧起了托盘里另一盏盖碗,轻轻啜吸茶水。

    莫高窟的壁画中有很大一部分是佛教题材,充满了唯心主义的色彩。换句话说,唯心主义的外衣之下,各种宿命论、信仰论、佛报论、转生论全都合理存在,教导众生向善,多行好事,祈求来世福报。

    明水袖的来历过于奇特,以至于盖过了所有佛家因果报应、阴阳轮回的理论,变成了空穴来风的怪谈故事。

    “顾小姐,真希望我刚刚是听错了。”我苦笑了一声。

    顾倾城摇头:“没有,你没听错,只不过你现在的表现跟我第一次听她说故事的时候一模一样。幸运的是,我跟她谈过很多次,所以也听过这个故事很多次,最终不得不相信,这就是明小姐真实的来历——画中去,画中来。现在,她最希望的就是重新回到画里,因为那里有她深爱着的情郎。”

    我禁不住啊了一声,再也掩饰不住自己的惊愕。

    “龙先生,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所以我再次说明,你一点都没听错,明小姐有一个深爱的情郎,就在那幅反弹琵琶图的壁画之中。”顾倾城再度补充。

    盖碗仍然在我手上端着,但我已经没了任何喝茶的兴趣。

    “情郎?她那情郎是不是还有父母、兄弟、姐妹?如果她没从画中走出来,是不是还会在画中结婚生子、繁衍后代,成就一个和和美美、源远流长的大家族?”我一连三问。

    这件事太荒谬,短时间内,我无法全信,只能一点一点接受。如果明水袖在这里,相信所有的问题都能迎刃而解,绝对比听顾倾城的转述要直观得多。

    “正是,正是,正是。”我每问一个问题,顾倾城便点头一次,承认我的推测完全正确。

    我彻底无语,若不是挎包里的画被严老师的朋友偷走,此刻早就拿出来给顾倾城看,要她明白,壁画是壁画,明水袖是明水袖,而且现在应该带明水袖去港岛最好的精神病院疗养,而不是到敦煌莫高窟来碰运气。

    “顾小姐,我们还是坦白说吧,这件事荒谬到极点,压根是完全不成立的。”我斩钉截铁地说。

    如果顾倾城留下我就是为了讨论这件事,大家应该不必继续浪费时间了。

    “事实胜于雄辩,事实就摆在这里,容不得人不信。”顾倾城微微皱眉。

    她的五官很美,也十分舒展,即相书上说的“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眉分八彩、王公之相”,既有福气,又有贵气。当她皱眉时,眉梢向上微吊,目中露出了淡淡杀气。这一点,又与她的心理治疗室、古玩大师之妹的身份大不相符了。

    “我想跟明小姐对话,听她亲口说这些事。”我说。

    顾倾城叹了口气:“龙先生,她亲口说,说的话只怕……你更不相信,因为她的描述具体而微,十分细致,其中包含着成千上万的细节,让你不得不相信,画中大有乾坤,绝非我们眼中看到的这些。”

    我放下盖碗,腾地站起来。

    理智告诉我,应该是告辞的时候了。再停留下去,所听到的,也只能是痴人说梦的故事。

    “你听不下去了?说实话,我也是忍了十几次,咬牙坚持住,才听完了明小姐说的全部内容。我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大学读于香港浸会大学,研究生、硕士、博士学位读于麻省理工学院,自小就相信自然科学而反对唯心主义神学,可想而知,我第一次听明小姐讲她的来历时,那种不耐烦之情是你今日的百倍。她说的话,我也不信,但我总得找到一个合理的解释,而不是对自己不懂的东西一棒子打死,把她交给精神病院里穿着白大褂的屠夫们。龙先生,给我点面子,再把这故事听一遍,好吗?”顾倾城诚挚地恳求。

    我摇摇头:“我已经听够了,除非……除非是明小姐自己来讲,否则的话,我还是告辞好了。”

    顾倾城也站起来,略带为难地问:“龙先生,这个请求有点困难。非得明小姐亲自对你讲,我详细转述不可以吗?”

    我点头:“对,她讲,我就坐下来听。她讲多久,我就听多久,直到讲完为止。如果是你转述,我马上就走。”

    刚刚回答完毕,我就发现了顾倾城眼中顽皮的窃笑。一瞬间,我反应过来,再想改口,已经晚了。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