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敦煌天机 第253章 前世对前世(2)

第253章 前世对前世(2)

    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以我对112窟的了解,尤其是对反弹琵琶图的了解,一个人根本不可能在瞬间消失在壁画中。

    “是不是非常难以置信?”朱天王问。

    “当然。”我毫不客气地点头,“如果不是出于对阁下的信任,听完这第一段,我就应该掉头回去了。”

    朱天王苦笑着挥袖:“的确,的确。如果我们的位置换过来,我听完这些话以后的做法,应该跟你一样,掉头就走,不听这些胡说八道的话。可是,我说的全是真的,没有一句假话。关于顾小姐的失踪,就是上面这样。”

    我不禁皱眉,在心里反复咀嚼他说的话。

    反弹琵琶图后面没有暗道,即使是多层图画结构,也容不下顾倾城那样一个大活人。而且,一个人进入了壁画,就会将这幅著名壁画破坏掉,无法保持原样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在朱天王离开112窟的时候,里面发生了匪夷所思的超自然变化。

    很可惜的是,监控系统并未深入到每一个洞窟之内,因为那样就会破坏了莫高窟的原始结构。

    “那样消失,就不会再回来了。”我思谋良久,得出了这唯一的结论。

    “呵呵,龙先生,我不想承认这一点,但却不得不承认。二十四小时以来,我每一分每一秒都在思考该如何向顾氏一族解释这件事。其实,他们有可能告我谋杀,我已经想到了。现在,我请你过来,如果你也束手无策,我就准备召开记者发布会,公开说明此事。”朱天王说。

    “还去别墅干什么?去莫高窟,去112窟。”我立刻停步。

    “没用的。”朱天王摇头,“去了没有任何用处,人不见了,壁画好好的,我们根本做不了任何事。”

    “去别墅,同样没有任何用处。”我沉下脸来。

    朱天王摇头叹气:“早知道如此,我就不从坦克帮手里把人夺过来了。现在,做得越多,错得越多,已经没法回头了。”

    很久以来,我都忘记坦克帮的事了。

    那个帮派只是一群乌合之众,为了一点小钱,愿意给任何人当枪头,几乎到了有奶便是娘的地步。

    当然,像朱天王这样的人也未必能好到哪里去。否则,他就不会从坦克帮手里夺人了。

    “说实话吧,把我请来也没有什么好办法,还是……还是早点准备记者招待会的事吧。”我说。

    三年时间里,我在112窟待了那么久,都没有发现壁画的秘密。现在去,真的也毫无办法,只是徒耗时间罢了。

    召开记者招待会的话,至少能向社会广泛征求解决办法,争取找到一线希望。

    “有个人想见你。”朱天王说,“见完了他,再着急不迟。”

    “谁?”我问。

    “亚洲莫高窟研究的泰斗级人物。”朱天王回答。

    “万大师?”我立刻明白了。

    朱天王点头:“正是。他单独提出要见你,所以我不敢耽搁,马上派阿标去接你。”

    “呵呵。”我冷笑一声,“怕我推辞,故意将顾小姐的自拍视频做了处理,关键处截断,吊我的胃口?”

    对方用的这些手法都很低劣,如果我不想来,任何办法都引诱不动。我来,只是因为担忧顾倾城、明水袖的安危。

    “无奈之举,龙先生见谅。”朱天王低声下气地说。

    我没有跟他纠缠的兴趣,直接吩咐:“赶紧带路吧,带我去见万大师。”

    万大师的大名与敦煌、莫高窟齐名,当今亚洲研究莫高窟文化的群体之中,他是当之无愧的百年第一。

    他是真正的大师,其余任何研究敦煌文化的专家学者见到他,都自称晚辈,毕恭毕敬。

    在朱天王别墅的书房里,我见到了盘膝打坐于罗汉床上的万大师。

    那是一个枯瘦的老人,白发白须,长手长脚,仿佛一尊坐佛一般。

    我们进屋之前,别墅里的下人曾经报告,万大师打坐入定前吩咐,要等桌上那盘香燃完,才能叫醒他。

    那盘香足足有十八环,全部燃完,恐怕不少于四个小时。

    我十分焦虑,面上却不动声色。

    “等吧。”朱天王低声说。

    我们在侧面的沙发上坐下,不再开口,各自默默地想心事。

    “消失于壁画”这种事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就像明水袖说自己“来自于壁画”一样。

    当超自然事件发生时,任何解释都是苍白无力的。

    我闭上眼睛,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慢慢推敲朱天王说过的话。

    顾倾城是在朱天王离开112窟时消失的,不早不晚,就在朱天王走出去打电话时发生。

    那么,在那一瞬间,她做过什么异常动作,导致了失踪事件的发生?

    众所周知,那幅反弹琵琶图具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任何人长时间凝视画中舞姬的时候,就能从她脸上看出某种表情来。

    有时候是笑脸,有时候是愤怒,有时候是鄙视,有时候是哀伤……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最早发现这个规律的是中国著名的美术家司马芳芳,即外号“画痴”的那位。

    我试验过,这种说法是非常真实的,不同角度、不同时刻观察反弹琵琶图的时候,就会获得不同的表情反馈。

    按照司马芳芳的解释,当时绘制反弹琵琶图的时候,画师用了“乱披风”的运笔技法,在“无章法”中寻找章法,最终成型后,其结果完全超出了该画师的真实水平,即艺术界常说的“天授神笔”。

    那一刻,画师如神附体,画笔虽然仍然执在其手,运笔之时,却是神力纵横。

    司马芳芳曾说过,面对这样一幅“神作”,出现任何“神事”都是正常的。

    关于“画痴”司马芳芳,很多民间媒体都有过大量报道,很多内容进入了玄学领域,最后被传得神乎其神。

    在这里,我只想说一点,就是——反弹琵琶图是莫高窟壁画中最神奇的一幅。

    这已经是所有人的共识,不必我标榜推崇,艺术家的目光都是雪亮的。

    顾倾城的消失事件会带来很多麻烦,最起码,顾倾国不会善罢甘休,要动用所有社会关系去追查这件事,生要见人,死要见尸。

    “年轻人,只要你想,就能找到她。”有个声音突然响在我的脸前。

    我睁开眼,一双黑少白多的眸子停留在我面前半尺远的地方,对方的鼻尖几乎要碰上了我的鼻尖。

    最奇怪的是,如此近的距离,我却感受不到对方的呼吸。

    “你去,就能解决问题,非你莫属,他人无计可施。”对方接着说。

    “怎么去?”我问。

    对方后退,倏地回到了罗汉床上,一下子恢复了盘膝打坐的姿势,但双手的十指与双脚的十个脚趾各自相接。

    “万大师,晚辈愚钝,望明示。”我恭恭敬敬地拱手。

    万大师盯着我,两道银色的眉毛忽然一阵颤栗。

    “你知道,反来问我?”他说。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做,但却知道,他采用的是禅宗“打机锋”的对话方式,每一个字、每一句话都是暗指、暗喻、暗语,只有深刻咀嚼,才能直达本意。

    “我知道一些事,千头万绪,不知如何找到最正确的那一条路。万大师是敦煌文化研究的泰山北斗,如果能够在这种时候给予指点,晚辈一定能有醍醐灌顶般的开悟。”我说。

    “所谓宗师,不过皮毛。动心见性,方为神仙。你就要醒了,醒了,这世界就是你的。”万大师说。

    “大师结这种‘二十智印’,是想告诉晚辈什么?”我问。

    藏密、天竺密、梵密、东洋忍密都有“结手印”的功法,表面类同,但又有本质的区别。

    这种“二十智印”的本质是前辈教诲弟子,使其通过心心传授、口口传授、身身传授等等各种途径,领会密宗的种种法门。但是,严格来说,只有本门宗师向本门弟子的传授,才可以使用此种手印。我和万大师之间没有宗派关系,使用此印,并不恰当。

    “我将尽我所能,让你明白那个世界。”万大师说。

    “晚辈无比感谢,但对于密宗中的世界,并不是十分贪恋。”我说。

    密宗疆域辽阔,是智者角逐的世界。现在,我还没有解开心头的疑惑,对现实世界仍然有着无比的眷恋,所以不可能抛下一切去亲近密宗。

    我深谙修行之苦,尤其是不能专心修行的话,长期下去,必定被这种心猿意马所害。

    当然,如果我有志于密宗修行的话,早在港岛时,就已经有机会登堂入室了。

    “不,你不知道,你的过去就是——”万大师说到一半,低下头去,默默思索。

    我不追问,只等他自己开口。

    “菩提树下三天龙,搅乱乾坤地火风。”万大师说。

    我点点头,对于这两句话的意思能够完全理解。

    港岛排名前十的算命师都曾对我说过同样的话,翻译成白话就是,我本是菩提树下三条天龙之一,那三条天龙的名字分别为地、火、风。龙在菩提树下修行,一旦脱离菩提树的束缚,就会搅乱乾坤,给这世界带来巨大灾患。

    “修行,救世界也是救自己,功德圆满之时,你就能明白,一切修行,先修自己,后修外物。现在你抗拒的,正是以后你苦苦追求的,知道了吗?”万大师说。

    “告诉我一些顾小姐的事。”我说。

    我来见万大师,为的是寻找顾倾城,而不是为自己。

    “我不知道。”万大师摇头。

    “您一定知道一些世人不知道的事,关于敦煌,关于莫高窟,关于反弹琵琶图的壁画……我相信,您只要开口,就能对我有所启迪。”我说。

    只要对万大师稍有了解的人都清楚,他的脑子里仿佛藏着一座莫高窟一样,其知识结构涵盖了一切阐述莫高窟的典籍。

    他对莫高窟如此熟悉,就像面对自己家的房子一般,了解每一寸地方。

    “你说错了,对莫高窟越了解,就越清楚地知道,人类对它根本就不了解。过去三十年里,我一直试图让自己忘掉心里的莫高窟,从零开始认识真正的它,这才是最正确的了解莫高窟的道路——看山只是山,看山不是山,看山仍是山。”他说。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