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敦煌天机 第265章 背后一刀(2)

第265章 背后一刀(2)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我淡淡地说。

    背上的刀伤不痛,痛的是我的心。

    “我杀你,就是杀了吞噬天下的怪兽,保护满城百姓。你难道不知道吗?秋银蝉,你口口声声要讨伐的怪兽其实就是你自己……你还想要欺瞒我多久?上个月十五月圆之夜,你在御书房里做过什么?还想抵赖吗?”他指着我的脸连连摇头,一副深恶痛绝的表情。

    “做过什么?”我追问。

    “月圆之夜,你就会化身怪兽,吞噬水中明月,就在那里,就在那里!”他一边嘶声叫着,一边指着院中屋檐下的八口紫铜大水缸。

    那些水缸里贮满了清水,水面上漂浮着睡莲,既能观赏,又能防火。

    我当然不是怪兽,但他提到“吞噬圆月”时,我的心里也微微一沉。

    莲花曾经说过,“地狱守门犬”能够吞噬一切,并且在噩梦中连她一起吞掉。

    如果皇帝看到的怪物连水中圆月都不放过,那么,就等于是他亲眼看到了“地狱守门犬”。

    这种时刻,否认无用,他既然这样说,一定有某种真凭实据。

    “那缸中除了圆月,还有什么?”我问。

    他幽幽地冷笑:“还有什么?还有你说过的,永生之药。你说了那么多,自己也都忘了吧?到了现在,真的想全都否认吗?”

    我带伤走向大缸,脚下踉踉跄跄。

    缸中的睡莲已经半残,叶下游鱼隐约可见。

    在缸中不仅有叶和鱼,也有我自己的脸。

    我看着自己的眼睛,忽然记起了万大师:“此时此刻,他还在我消失的那个房间里吗?我赶到反贼坑是为了解决问题,但却突然消失,会不会引起更大范围的恐慌?”

    想到万大师和反贼坑,自然会想到顾倾城,也想到敦煌城内种种的转折变化。

    “兜兜转转,事情究竟要向何处发展呢?”我苦笑起来。

    水中的我也在苦笑,但眼神却清澈明亮,并不困惑迷惘。恍惚之间,我觉得那不是我,而是另外一个陌生人。因为我走到现在,不但身负刀伤,而且对将来要走的路没有一点把握,也理不清思绪,眼神应该是非常迷茫才对。

    “你是谁?”我不由自主地问出声来。

    皇帝已经跟过来,站在我的对面,两个人的脸投影于同一口缸中。

    “我亲眼看到你,在这里吞噬了八个圆月,攫取了每一口缸中的精华。”皇帝说。

    当他开口说话,缸中的“他”也张口,那影子正在迅速变化,变成了莲花描述过的样子,长舌阔嘴,诡谲无比。

    “是我还是你?”我问。

    “你和我,不分彼此,不是吗?那一刀刺下去,以后就只剩下一个我,没有你了。好好在这里安息吧,五国城的事,没有你,我也能做得妥妥当当的。”他说。

    滴答一声,他的涎水落在缸中,水面上的两张脸立刻被水波打散,变成了斑驳的碎片。

    我抬起头,皇帝不见了,面对的却是一张无比狰狞丑恶的脸。

    “地狱守门犬——”我现在明白了,莲花并非做梦,而是真的遭遇过“地狱守门犬”的袭击。

    “这是末日,你的、你们的末日……现在你应该知道,我不为汴梁城失陷而痛惜的原因了吧?”他桀桀怪笑起来。

    他既然是怪兽,就不会对任何人类珍惜的事物感兴趣,而只对“吞噬人类”感兴趣。

    “我该早杀了你的。”我说。

    “我也一样,该早吞了你的。夜长梦多,不知道又要发生什么怪事了。”他也说。

    对话进行到此处,我觉得自己的身体猛地一寒,接着便是燥热难当,如此冷热交替三次,我的心情才慢慢平复下来。

    “你在想什么?”有人在我对面发问。

    我再抬头,看见的正是万大师那双蕴意难测的眼睛。

    “我——”我恍然惊起,却发现自己仍然在万大师房间里,没有皇帝,更没有后背上的刀伤。

    “你刚刚,走得太远了。”万大师悠悠地说,“传说中,魂魄的行动没有距离的限制,一念之间,想到就会抵达。我拼命想阻止你离去,却被……刺伤了。呵呵,一切当世缘分,都是往世纠缠。这一世他刺我一刀,却不知道,前世之中,我欠他多少?”

    我跳起来,一把薄刃快刀就插在万大师背上,伤口附近的血痕已经干了。

    “真是奇怪,这把刀原本应该插在我身上——”我困惑地摇头。

    从万大师洞察一切的眼神中,我蓦的感觉到,一切过程都是梦幻泡影,今日以前,今日之后,没有什么是真实存在的,能够把握的,唯有当下。

    “你明白了?”万大师问。

    我缓缓摇头:“不敢说明白,只是……对过去的历史又多了几分了解。”

    历史全都是胜利者所撰,就连号称刚直不阿的史官,也都要遵循统治者的意志,每次落笔,都得经过皇帝的三审五审。

    由此看来,历史所代表的也只是个人好恶,根本不可能做到完全的公正。

    我们从《宋史》中研读徽宗皇帝,所读到的,不过是史官们的文字,而非完全准确无误的东西,可以信,也可以不信。

    以此类推,在“靖康之难”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最终无人可知。

    “我一无所得,抱歉。”我恳切地致歉。

    “不怪你,这都是宿命。”万大师艰难地喘息着。

    “我送你去医院?”我问。

    万大师摇头:“你来了,我的生死已经无足轻重……”

    那是致命的一刀,就算此刻送他去医院,只怕也回天乏术了。

    “记住,真正的敦煌天机的意义……就在于寻找永远不败、天下无敌的秘密。一个人的前途如何要取决于一个国家的前途变数,你找到敦煌天机……了解其中变化,就能帮助我们的民族、我们的国家走向不败……”万大师倒下,声音变得更急促,“不是财富,不是个人权柄,敦煌天机是国家的大秘密……一定记住,抛弃个人生死荣辱,为了国家和民族,为了中华民族的未来……”

    他的声音越来越虚弱,眼中的神光也渐渐淡去,最终倏地消失,荡然无存。

    我站在房间里,感觉到一阵难以名状的怅惘。

    明水袖在112窟出现后,发生了一连串咄咄怪事。直到现在,我进了徽宗皇帝的幻境,又离开幻境回到这里——我最终得到了什么?一无所得;最终悟到了什么,一无所悟。

    当我知道自己历经辛苦却两手空空的时候,不禁惨淡而笑。

    我走出去,不理睬任何人,只是径直向前,一路走到一处冷清寂静的断崖上。

    “现在,连顾倾城都消失了。”我在心底长叹。

    不知过了多久,空气中飘来淡淡的衣香。

    我没回头,从身后的脚步声判断,来的是明水袖。

    “我听说,你回到过去,在历史的长河中看到一些事,遇到一些人。我了解那种感受,一切像梦,却又不是梦。在梦与醒之间,似乎只要一抬手,就能从梦中清醒过来,或者一低头,就能从清醒进入梦中。多少次,我在梦里*,想离开梦境;多少次,我又在现实中*,想回到梦境中去。人的思想就是这么奇怪,有时候竟然无法控制。你说,现在是梦还是真实?没有人能回答,醒着的人说是在梦里,睡着的人却回答这就是现实……”明水袖絮语着。

    这些哲学的理论已经没有意义,我开门见山:“你以为这是现实还是梦幻?明亡,是已经发生的事,无论你怎么说,都改变不了现实。”

    明水袖突然尖声叫起来:“不对,明不会亡,只要做好几件大事,明不但不会亡,而且能够度过难关,再创辉煌——”

    现代人都知道,一个朝代的毁灭并非是近三代、近五代才决定的,而是政权自鼎盛时期下落的趋势一旦形成,最终一败,就是时间的迟早问题了。

    “没有例外。”我向明水袖摇头。

    顾倾城消失了,我从她脸上并未看出一丝悲伤。

    “你不是我,怎知我心中所想?”明水袖眼中露出了被刺痛的愤慨之色。

    “如果有机会翻盘,现在的社会就是大明天下,而不是——”我开口反驳她,但是话说到一半,立刻停止。

    天下大事,如今已定,再去做这种无谓的争辩,还有意义吗?

    明亡、清灭,这都已经是盖棺论定的历史了,何须多谈?

    “你不知道,我们曾经有一个最大的翻盘机会,只有我知道那秘密,但父王却没有听取我的建议,死守京城,终于导致了后来的城破之难。如果世事可以重来,我一定自刎死谏,用自己的鲜血唤醒父王的噩梦。”明水袖说。

    这些话一般会被现代人视为“疯话”,然后嗤之以鼻。

    我无法辨别明水袖的来历,但以顾倾国、顾倾城两兄妹的鉴定能力,一定从某些蛛丝马迹上有所发现,才会费心费力,陪着明水袖到敦煌来。

    “万大师死了,否则,他或许能成为你的知音。”我说。

    万大师被视为莫高窟研究的最高标杆,世界级的大师,他的知识能够涵盖的范围,几乎已经到达了莫高窟历史的极限。

    “他?”明水袖嗤地一笑,“夏虫不可语冰而已。”

    我不禁皱眉:“如果万大师在你眼中只是夏虫,那么其他人就更不值一提了。”

    明水袖轻轻抬起右手,翘着白皙纤细的食指,向我脸上一指:“你,才是真正能够深入了解莫高窟的人,不盲从历史,不盲信传闻,愿意以最老老实实的态度去考察历史,而不是人云亦云,以讹传讹。我从典籍中看到,有位大人物说过‘实事求是’四个字,真的是醍醐灌顶帮的醒世恒言。当今天下,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万里无一。唉,做人,必须得从古法根源上去寻找榜样,必须舍近求远,而不是随性选择。龙先生,我听雷先生说过,你是他平生所见的最肯实事求是的年轻人,没有人能够相提并论。所以,我跟顾小姐一路北上,寻的就是你。”

    我既不受宠若惊,也不淡漠孤傲,只是轻轻点头,示意明水袖继续说下去。

    “雷先生说,许多人觊觎霹雳堂的大权,无论是外姓徒弟还是本族子弟,至少有百人以上,为了这一权柄而明争暗斗。只有你,能够做到世人皆醉我独醒,撒手撤离港岛,没有一丝一毫犹豫,视金钱权柄如粪土。全球六十亿人中,无论江湖还是朝廷,能做到这一点的,屈指可数。我要做的事干系太大,只有找到你这样的人,才可以进行下去。否则的话,宁愿不做,让那秘密永远埋在历史的故纸堆中。”明水袖接着说。

    在港岛,任何场合中,雷动天都会说我是他的好兄弟。

    我是江湖人,但不想做一个纯粹的江湖人,而是要做一个“完整的好人”,既不哗众取宠,也不妄自菲薄。

    雷动天选择的那条路虽然光明,我却不一定要亦步亦趋,跟他走同样的路。

    “谢谢。”我只简短地道谢。

    “愿意跟我合作吗?”明水袖向我伸出右手。

    我背过身去,远眺戈壁长夜。

    顾倾城的失踪还没有一个令人信服的定论,明水袖已经在圈定下一步的合作对象了。这种做法,已经是朝廷普遍的规矩,而不是江湖人的行径。

    “找到顾小姐再说吧,或许她更愿意跟你合作。”我说。

    “先合作,再找她,岂不更好?”明水袖问。

    我背向她摆手:“找到她再说。”

    没有人应该给莫高窟殉葬,不管高低贵贱,都是一条大好生命。如果顾倾城就此不见了,那这西部大戈壁上的断崖石窟也太凶险了些,所有人必须远离,免遭不测。

    “我知道她在哪里。”明水袖突然说。

    我不想听玄之又玄的话,而是要解决实际问题,把活生生的顾倾城找出来。

    “人在画中游。”明水袖回答。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