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敦煌天机 第266章 背后一刀(3)

第266章 背后一刀(3)

    如果“画”指的是反弹琵琶图,那么“画中游”应该是指顾倾城已经身在画中。那种情况下,“游”倒是未必有心情了,只能说是陷入困局,无法脱出。

    《聊斋志异》中有《画壁》的故事,说的就是某人游玩禅寺、误入壁画的传奇故事。

    我相信,顾倾城一定是在某种特殊情况下,身不由己陷入其中的。

    “在112窟吗?”我问。

    “不是。”明水袖摇头,“那只是一个入口,就像一面镜子。人照镜子之时,影子虽然在镜中,但却不是浮在表面,而是深入内里。那样的话,人在镜中,而不是在镜面。我所阐述的,就是这个道理。”

    不等我追问,她又进一步解释:“人在画中游,画不是平面,而是极为深邃的多维立体结构,可以无限深入。所以,我只说‘人在画中游’,而无法解释更多。”

    我忽然记起唐诗中的《寻隐者不遇》,诗的后两句为“只在此山中、云深不知处”,其意境正是明水袖所说的——人在画中,云深不知。

    “这样说,我们根本无法找回她了?”我问。

    明水袖又摇头:“她有她的人生和追求,如果这就是她要的,我们却要强行破坏这一切,岂不是帮了倒忙?”

    我一时语塞,被明水袖的话绕住。

    其实,我们的对话一直在“子非鱼安知鱼之乐乎”的哲学怪圈中打转,如同庄子、惠子当日在“濠上之辩”,永远没有正确的答案。

    “明小姐,你这完全是在诡辩,于事无益。”我只能出言停止这场讨论。

    这种谈话就像我在万大师房中遭遇的幻象一样,情节复杂,条理混乱,看似能够给人以许多启迪,但是都浮在空中,无法有机地串联起来。当这种幻象越来越多的时候,就会将人的思想完全困住,塞得满满的,让人头昏脑涨,什么都干不了。

    只有停下来,清空幻象,重新进行深入思考,才能决定下一步向哪里去。

    “我不是诡辩,而是有难以反驳的佐证。”明水袖平静地回答。

    “有什么证据?在哪里?”我问。

    明水袖抬起右手,掌心里托着一只卫星电话。

    我没有多问,把电话接过来。

    “顾倾国先生痴迷于宋、明两代的古董,研究极深,收藏甚广,超过世界上任何公立博物馆。他的话,应该是最值得信任的。”明水袖说。

    在港岛时,我跟顾倾国在某些场合里见过面,但没有交谈过,最多算得上是点头之交。

    他是商场大佬,我是帮派中人,双方走得过近,本身就触犯了港岛的某些不成文的规矩。所以,即使在顾倾城失踪的情况下,我也没想跟他做过多的联系。

    “打给顾先生吧——如果你觉得有必要的话。”明水袖说。

    我沉吟了一下,轻轻按亮了屏幕。

    通讯记录中只有一个号码,标注为“顾倾国先生”。

    我拨出了那个号码,只响了一声,立刻有人接电话。

    “龙少?”电话彼端那男人焦灼而不失礼貌地问。

    “顾先生好,我是龙飞。”我也很有礼貌地回应。

    这是我们的第一次通话,顾倾国的声音一如既往地彬彬有礼:“龙少,我很期待这次通话,因为我知道,很多危险而困难的事,只有你能做得到——”

    他停下来,等我的回应。

    我平静地回答:“过奖了,顾先生。”

    顾倾国一笑:“龙少,这是港岛江湖人物的共识,不要谦虚。”

    在港岛名媛圈子里,顾倾国是一个永不消失的传说。他的儒商风度、优雅谈吐几乎无人超越,即使是演艺圈子里的几位被奉为“天王”级的男星,在其面前都会黯然失色,发不出一点点星光。而且,他所从事的古玩业比起别的大佬们的赌业、船业更具有文化性,是上得了台面的高档生意,不仅仅可以赚钱,而且可以扬名,在政经两界都能拿得出手。可以说,自顾倾国出世,港岛名流圈子便牢牢地站住了脚、立下了位,成为别人无法撼动更无法取代的绝对大人物。

    我想,如果不是发生了顾倾城突然失踪事件,顾倾国是绝对不会主动向我伸出橄榄枝的。

    “找到她。”顾倾国沉吟了一会儿,抛弃繁文缛节,直截了当地说,“我会提供一切帮助。”

    “再给我一些还没公示过的线索。”我也很直接。

    “好。”顾倾国答应,“稍后,我会亲自发一份文档到明小姐的邮箱,她会转交给你。”

    我毫不犹豫地回应:“好,我会全力以赴。”

    找回顾倾城不是对方的要求,而是我内心的真正需要。只要一息尚存,这件事就一定要继续下去。

    “龙少——”顾倾国欲言又止,稍后才接下去,“一小时后,请回敦煌城中,我们再通话。记住,一小时时间……一小时时间。”

    他的语气没有改变,但我却从他三次重复“一小时”这个关键词,立刻寻到了端倪。

    从反贼坑到敦煌城的车程为半小时甚至更多一点,那么我留在反贼坑的时间就只有二十多分钟了。

    反向推理,我必须在二十分钟内离开这里,才能及时赶回敦煌城。

    “听懂了。”我没有刻意地去确认,而是淡定如常地回答。

    现代化的通讯技术虽然方便快捷,但却极容易泄密,通话时的数字信息流随时都有可能被人截获,遭到即时破译,内容便毫无遮掩。所以,遇到重大秘密事件,通话时必须使用“隐语”,为破译者增加难度。

    我坚信,顾倾国说的“一小时”就是隐语,其背后含义是提醒我“二十分钟必须离开反贼坑”。

    危险来临的时候,任何聪明人都会有所反应,正如古代武者所说的“金风未动蝉先觉”。

    “顾先生,一小时后再联络。”我说。

    “呵呵。”顾倾国笑了两声,主动挂断了电话。

    他听到我重提“一小时”,一定也明白了我的心思。

    与智者交谈,就是如此简单。任何话都不需要说得太直白,点到即止就可以了。

    我把电话交给明水袖的时候,很明显,她的眼中充满了某种困惑。

    “好了。”我说。

    “顾先生似乎没有说太多关于顾小姐的事,现在事情紧急,下一步如何去做呢?”明水袖问。

    我摇头:“线索并不多,但唯一值得欣慰的是,顾先生说,他会发一个文档到你的邮箱。文档到了,请转交给我。”

    明水袖松了口气:“好,好。”

    在112窟初见,明水袖给我留下的印象十分奇特。她自述是亡明公主,但除了那些断断续续的自述,没有任何其它材料能够佐证她说的内容,只能笼统地认为这是“轮回转世、前世记忆”里的某种奇特现象。

    那么,真实答案又是怎样呢?

    在没人证明“子非鱼安知鱼之乐”的时候,一切都是未知,一切都无定论,只能归结为自说自话,不足以认定为实情。

    明水袖的经历与十九世纪末的“沙皇公主流亡案”有异曲同工之处,那时世界各地出现了太多太多“沙皇公主”,都说是在国内遭到迫害,不得已才带着侍从流亡全球,虽然身边没钱,却有大量金银财宝留在了沙俄国内,一旦得势翻身,将能买得下全球。

    这些所谓的“沙皇公主”最后都被归为国际骗子,因为她们展示出来的所有血统证据都被推翻,毫无可信度,其“沙皇御赐血书铁券”上的血被化验出来,是百分之百的鸡血。

    我真心希望明水袖不是那样的,否则,一定会伤了雷动天的心。

    “龙先生,你在想什么?”明水袖问。

    我苦笑摇头:“我在想,顾小姐或许已经不在人世了——”

    这句话当然只是在试探对方,因为我坚决相信,像顾倾城那样的人,一定会被别人更善于保护自己,即使身陷恶劣环境,其求生能力也远远超过普通江湖人物。

    “是吗?”明水袖大惊失色,掩面长叹。

    表面看,她是极度悲恸、极度震愕的,但我从她掩面的动作分析,却是过于夸张,明显是在演戏。更可怕的是,她的悲情背后,竟然隐藏着某种更深层次的喜悦。

    综合分析,明水袖的内心世界定然十分复杂,暂时无法探知。

    “回去,看看文档传过来没有。”我说。

    “好,好。”明水袖率先转身,匆匆向回走。

    “轮回转世、前世记忆”现象一定是存在的,不仅仅在藏边,就算在各大洲的其它国家,也屡见不鲜。

    人类对于自身的了解极为肤浅,一旦某个事件超过了自然现象,变成了“超自然现象”,那么就没法拿从前的物理规律来加以解释,陷入茫然无知的境地。

    我判断,明水袖自称为“亡明公主”这件事一定另有隐情。同时,我又觉得,在雷动天、顾倾国、顾倾城这三人中间,存在某种不为人知的协议,发生在敦煌的一切事情,都掌控在他们手中——除了顾倾城的失踪以外。

    顾倾城失踪是个真正的意外,这一点从顾倾国电话里的语气就能听得出来。

    “刀——”我忽然发现,明水袖的左侧袖子里有一件东西时隐时现。那是一把长约五寸的小刀,反贴在她的左腕到肘部位置。

    这种“袖中刀”十分犀利,能够充分发挥“一寸短一寸险”的优势,猝然发难,十分难防。

    “或许,她就是能够突然给人‘背后一刀’的关键人物了。”如此一想,我背后的汗毛陡地竖起,深深地打了个冷颤。

    顾倾城与明水袖双双出现,难道前者就一点都没察觉后者的虎狼之心吗?

    “山雨欲来,风起了。”我暗自思量。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