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敦煌天机 第299章 鹿鸣鹿鸣(3)

第299章 鹿鸣鹿鸣(3)

    简鹏飞来得快,也去得快,几乎没有留下有效线索,就这样匆匆离世了。

    我只记住了他最后说的“鹿鸣”二字,其它的,全都是一派虚言。

    简戎无奈地向我摊开双手,满脸都是歉意。

    “节哀。”我说。

    简戎叹气:“早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不如……不如坦然迎接最坏的结果,任由祖父留在关塔那摩。我一直以为,祖父长寿至今,一定是冥冥之中有他存在的使命与意义,才不遗余力地在外围展开营救。抱歉龙先生,我麻烦了你那么久,却实在没法给你提供一些有用的帮助。这一次,感谢你费了那么大心力,把祖父救出关塔那摩……”

    世事难料,大概就连电隼都没想到,刚刚换到手的简鹏飞会在几日内撒手人寰。

    “我出去通知那些人,为简老前辈准备殓葬后事吧。”我走向门口。

    “稍等一下,祖父最后说了‘鹿鸣’二字,让我想到了一件事,莫高窟壁画中有九色鹿壁画,难道那壁画跟祖父的临终遗言有关?”

    那壁画在莫高窟的第257窟,是北魏本生故事画中最早的横卷式连续画之一,画意用来表现释迦牟尼生前的各种善行。

    如果简鹏飞用“鹿鸣”来代表九色鹿故事的话,那就扩大了我们探索莫高窟的范围,由单纯的112窟扩散至其它洞窟和壁画。

    “事到如今,先把简老前辈埋葬再说吧。”我说。

    简戎眼中既没有眼泪,也没有愤怒,仿佛已经对上天加诸于简氏一族的不公平待遇已经习惯。

    我打开门,几名贴在门上偷听的保镖立刻散开,装出若无其事的样子。

    “人没了,大家放心吧。”我冷冷地说。

    所有人都以为简鹏飞会带来天大的秘密,最后却只剩下一场空。电隼与五角大楼的大手笔交易,以电隼这一方完全失败而告终。

    我找到了电隼,他正靠在窗前喝茶。

    “简老前辈离世了,帮忙处理后事吧。”我说。

    表面看上去,电隼变得异常消沉,握着茶杯的手十分用力,手背上的青筋都无声地暴凸出来。

    “有没有什么好消息?”他问。

    “有,但必须先处理完简老前辈的事,我们再谈。死者大过天,这是中国人不能逾越的规矩。”我回答。

    “好,我命人把他运下山,在华人的聚集区,挑一块好墓地安葬。”电隼说。

    我们都应该感到非常沮丧才对,毕竟从遇到简戎到现在,大家都在围绕交换关塔那摩囚犯来绞尽脑汁。电隼交出“北极向北”的秘密,亦是做了非常精确的利益分析。

    人算不如天算,电隼计算到极致,仍然忽略了简鹏飞的身体问题。

    命由天定,阎王叫人三更死,谁敢留人到五更?

    “我预先计算到这一点了,并没有半点疏漏。我的人曾经收买了关塔那摩的狱医,对简鹏飞的身体做过四次检查,确保他能熬过六个月。六个月……本来足够完成所有预定的项目,把敦煌天机的秘密找出来,我甚至想到,可以用印度医疗机构开发的‘不死新药’去刺激简鹏飞的生命,延长至两年……现在,龙飞,你告诉我,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电隼虽然有极强的涵养功夫,但在这种打击之下,仍然露出了气急败坏之色。

    “简鹏飞留下了线索,鹿鸣。”我说。

    电隼眼珠一转:“难道是指莫高窟中的那幅壁画?”

    我无法解释更多,每个人的思路不同,对错暂时不知,最好不要互相干扰,错失了解开谜题的机会。

    电隼立刻击掌,有人闪进来。

    “莫高窟壁画,关于鹿的那一幅——不,所有跟鹿的题材有关的,全都秘密监控,同时安排专家查阅资料并进行解与敦煌天机有什么联系。动作要快,二十四小时内控制一切。”电隼吩咐。

    他的手下立刻去办,没有丝毫迟疑。

    “还有吗?”他继续问。

    “简鹏飞对于莫高窟的研究再深入,时过境迁,他从前掌握的资料,都已经变成过去式了。知识也会过时,这就是个最好的例子。”我说。

    简鹏飞的死让我联想到很多,在抗战时期,书籍资料稀缺,那时候,只要静下心来博览群书,就能够快人一步,知道很多世人无法解释的秘密。

    如今,资讯高度发达,连51地区那样的“秘密之王”都不敢自诩无所不知,更何况是其它的私人机构、江湖帮派?

    我只能说,简鹏飞生对了时代,却错失了机会。

    “等卫星图片资料吧。”我说。

    这是最好的希望,当然,如果拍到的只是幻象,对真实世界不知道会不会有帮助。

    “希望……希望这一次你带给我的是全新的东西。”电隼患得患失。

    简鹏飞离世,令跟随他一起过来的黄花会高层人员如丧考妣。这是一群聪明人,从关塔那摩赶来的路上,应该已经明白了获救的原因。

    在电隼安排下,这群人被送回城市,妥善安排,暂且没有后顾之忧。

    此前,电隼曾经承诺,要在北方大国的版图之上划出一块地盘,重建黄花会。

    “这承诺永远有效,只要我的国旗还能飘扬在北极圈里,国内就永远有黄花会的一席之地。”再次见到简戎的时候,电隼豪情万丈地说。

    简戎并未表现出感激涕零的模样,跟我们一样,她也极度消沉,提不起精神。

    如果她够聪明,就明白北方大国、美国、五角大楼、电隼这些超级国家、大政治家、大国元首的做事方法殊途同归,都是为了国家利益而战,不会白白行善。

    换句话说,电隼答应接纳黄花会的前提是,后者能够为北方大国做出巨大的贡献,而不是借一席之地苟且偷生,养老至死。

    在大国博弈的惊涛骇浪之中,黄花会再强,也不过是一条舢板小舟,没顶之灾,顷刻而现。

    以她单薄的肩膀去承担重建黄花会的重任,实在困难之极。

    “鹿鸣鹿鸣,我们吃饭,加鹿肉。”电隼哈哈大笑,试图驱散笼罩在我们头顶的阴云。

    我有种预感,电隼的将来会非常晦暗。

    在他的生命中,前期政治生涯过于辉煌,也许会导致后期坍塌式下坠,成为国际政坛上又一颗“流星”,飞得越高,跌得越重。

    按照最新天气预报估计,四十八小时候,高加索山地区的雪势就能停止,之后的两周全都是大晴天,最低温度也不会超过摄氏零下十度。

    “守在这里,四十八小时后,重上古舞台。”我说。

    大雪封山之后,根本不必担心有人捷足先登。而且,电隼已经火速调集人马,将高加索山脉沿线的路口全都架设岗哨,大队敌人无法通过。

    “黄花会的人获释后,美国间谍应该会在后面追踪。”这是我另外的担心。

    “我的人采取了疑兵之计,分为三队,一队去南非,一队去澳洲,一队去中欧,已经成功地引开了美国追踪者。还有,我审查过获救者,把有可能被策反的人剔除,单独送往其它城市。”电隼说。

    他算得上是二战后间谍界首屈一指的人物,安排这种工作,堪称得心应手。

    监测站里共有二十块大屏幕,一块正对古舞台,其余的那些,可以接收世界各国敏感地带的时事新闻。

    跟“北极向北”相关的新闻共有三条,都来自美国。从新闻内容分析,五角大楼对这个秘密非常看重,已经开始招兵买马,摩拳擦掌,要在地球表面找到那个神秘入口。

    “我们对地球的了解实在太少了。”这是我最深的感叹。

    古人训诫我们,未知生,焉知死?

    地球是人类生存之地,如果连脚下的大地都不甚了解,整天叫嚣要冲向太空、冲出太阳系、火星旅行之类,还有什么意义?超级大国之间掀起的“太空制霸战”又有什么意义?

    半天之间,电隼的个人特供系统赶到监测站来,靠着山坡安营扎寨,将各种美食、美酒源源不断地送到监测室。

    他不是一个追求个人享受的人,但身为一国大人物,这些“特供”都是必不可少的。

    “放心,简小姐,我一定遵守诺言,即使简鹏飞先生没有给我太多资料,我也会帮忙重建黄花会,让你们在全球占据一席之地。有龙先生在,我决不食言。”电隼重复自己的话。

    简戎蹙着眉头,礼貌地微笑着回应:“多谢,多谢。”

    我对于“重建黄花会”这个概念突然产生了疑问:“为什么要重建黄花会?黄花会遭到美国五角大楼抛弃后,重建它还有什么意义吗?电隼麾下已经有非常完备的间谍系统,其工作效率超过十个黄花会,又何必画蛇添足,单独建造一个华裔谍报系统?那岂不是变成了‘卧榻之侧容他人鼾睡’,久而久之,又会变成电隼的心头之患?”我在心中暗自思忖。

    从很多真实历史案例看,那些帮助帝王登基的江湖帮派没有什么好下场,要么和平解散,要么惨遭一网打尽。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如果连这一点都看不到,就不要混迹江湖了,徒增历史笑话。

    “你呢?龙飞,跟简小姐一起重建黄花会,还是直接加入我们——间谍系统还有几个重要的职务,必须是我真心相信的人才能担当,你……你们二位有没有兴趣?”电隼直截了当地问。

    “我回敦煌,很快就回去。我是中国人,不适合在贵国间谍系统任职。至于简小姐,她的身份特殊,既有黄花会的江湖领袖身份,又有与五角大楼深度合作的经历,更不适合进入贵国间谍系统。将军阁下三思,不要勉强,弄得大家都尴尬。”我立刻回绝,连简戎的拒绝词一起说完。

    “是。”简戎点头,“正是这样,多谢将军阁下美意。”

    电隼怫然不悦:“我在间谍系统多年,是敌是友,完全由个人立场决定。二位这么说,已经是最终选择了吗?”

    我迎着他锐利无情的目光,缓缓点头。

    大家不可能长期合作,在国际政治中,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

    我并不惧怕电隼翻脸,因为他在太多事上需要倚仗我,正是用人之际。此刻翻脸,他对于古舞台、敦煌天机的研究又要重新清零了。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