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敦煌天机 第349章 亚历山大大帝之剑(2)

第349章 亚历山大大帝之剑(2)

    “你支持我?”乔伊娜十分惊讶。

    “每个人活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自己的权利和义务。你有权决定自己的生死,即使那样做会给世界带来不确定的伤害。可是,对于你的家人来说,你积极营救他们,就是最好的亲情表现。”我说。

    我们无法要求别人做更多,因为别人有拒绝的权利。即使是用“爱国、和平、善良、忠诚”这样的品德标准来敦促别人,其结果也是一样。

    “多谢。”乔伊娜用力点头,然后泪如泉涌。

    我冷静地轻拍她的肩膀:“好了,一个人做艰难的决定不容易,既然已经决定,就不要难过了。”

    面对即将到来的生死大考,如果不是有充分的心理准备,我绝对做不到平静如水。

    在港岛时,我曾遭遇过背叛、陷害、围攻、欺诈,而且不止一次,但我都冷静地挺过来了,就是因为我懂得,人生的任何时刻都要因势利导、顺水推舟,而不是逆水行舟、逆势而为。

    “对不起。”乔伊娜变得更加难过。

    我摇摇头,走过去打开门,面对一脸愕然的卓娅。

    “请给我们提供最完美的一餐,事情就要结束了。”我说。

    “龙先生,我刚刚听到你们——”卓娅压低了声音,“你们已经达成协议,任由核弹爆炸,是这样吗?你不是开玩笑吧?”

    我摇摇头:“我们现在需要一顿美食,或者,如果有好酒的话,请顺便带来。”

    卓娅盯着我的眼睛,最终确定我不是在开玩笑,猛地顿足:“都这个时候了,还要美食和美酒?”

    我很难向卓娅解释,毕竟我们站的位置和角度不同。

    或许在她看来,核爆随时都会开始,当下最应该盘算的是怎样快速逃离,逃得越远越好。很可惜,她想得完全错误,与日月娘的想法也背道而驰。

    日月娘是洞悉全盘的人,如果只是为了“求生”,就不会放我和乔伊娜进来,也就不会有核爆事件。

    与她一样,我也看到了最大的矛盾焦点,那就是人类为了疆界、地盘的增减而发生的种族战争。不解决战争问题,即便是不死于今日的核爆,也会死于明日。于是,人类、非人类将永远生存在核爆的恐怖威胁之中,惶惶不可终日。

    顶尖智者的责任就是找出一种方法,永久地消灭战争,让人类的思想回到远古初民的状态,不争不抢,不急不躁,不暴戾不乖僻,不仇恨不憎恶,不贪婪不妄图……让技术生产力先进而发达,但却让人的思想原始而纯朴。

    要做到这样,“逃”和“杀”都无济于事,而必须是通过“爱”。

    那么,乔伊娜为了对家人的“爱”而引发核爆,勇敢地牺牲自己,那正是“小我”的极致表现,应该被社会所承认、所肯定。

    “去吧,按我说的做。”我沉声说。

    卓娅愤然,甩头离去。

    如果这些话是向日月娘说的,相信她一定能明白我的思想。

    “不要多费力气了,龙先生,我已经做了决定。”乔伊娜在我背后低语。

    我笑着回头,然后轻轻摇头:“你想错了,我没有通过某种手段来感化你的意思。你有你的自由,我有我的自由。不久的将来,我们就要黄泉路上作伴,提前喝一杯又有什么关系呢?”

    死亡不可怕,只要想清楚为何而死,就能向死而生,像藏边的修行者那样,以“虹化、舍利、蝉蜕”等等不同形式,瞬间离世,用自己死亡继续给世人带来启迪。

    历史漫长如河,我只是其中一朵浪花。假如今日的核爆事件能写入历史,像通古斯大爆炸那样,至少——我做了自己应该做的、能做到的,绝对不会为了死亡而后悔。

    卓娅返回时,手上端着的托盘里只有一瓶白酒和两个杯子。

    “何至于简陋如斯?”我笑起来。

    卓娅不回答,把托盘放在桌上,转身出去。

    “如果酒里有药物……龙先生,你知道我在说什么,对吧?”乔伊娜说。

    她毕竟是一名间谍,对于所有的计算套路都很敏感。

    “我喝,你看着。”我说。

    既然她不想喝,我直接拿起瓶子,嘴对嘴喝了三大口。

    酒是好酒,但入口的味道却十分苦涩,完全是我的失落情绪所致。我不是超人,也不是九命猫,核爆开始,我首当其冲,连一线生机都没有。那么,从现在起,我在莫高窟的追寻可以画上个句号了。之前,我曾经以为无限接近反弹琵琶图的真相,最终却失之交臂,反而流落契卡镇,直到成为殉葬品。

    “这是命。”我说,酒入愁肠,情绪更低沉,“所有人的命都系于一根绳子上,谁都跑不了。我刚刚想过,唯一能为你做的,就是联系电隼、冰夫人,提前完成你的遗愿,把你的亲人放出来。等你听到亲人的声音,看到他们的视频,再开始行动也不迟。”

    临终前,我必须要做一件大好事,才算不虚此行。

    “能做到吗?”乔伊娜问。

    “当然能,如果你决定为他们牺牲,他们自然应该给你一个保证。”我回答。

    乔伊娜点头,从口袋里取出电话。

    在这里,任何通讯工具都没有信号,她的电话也一样。

    我击掌三声,卓娅再次走进来。

    “我要跟电隼通话,去安排吧。”我说。

    我知道,能让乔伊娜做出这么大的牺牲,她的家人所犯的罪一定非常严重,而且是触动国家利益的大罪。

    卓娅从自己口袋里取出电话,拨了一串数字后,电话立刻接通。

    “可以了。”她把电话递给我。

    电隼的声音听起来十分疲惫:“是龙飞吗?我一直在等你的消息。”

    我平静地回答:“对,是我,现在有一个新情况,请把乔伊娜的家人放出来,马上放,否则冰夫人的计划就不可能成功。我现在说的每一句话都代表了乔伊娜的意思,放了她的家人,签署永不追究总统令,让他们过上普通人的平静生活,然后,冰夫人的计划就可以顺利执行了。”

    “行。”电隼简单干脆地回答。

    这种回答,免去了很多繁复的解释。作为大国元首,电隼当然一眼就能洞悉其中的利害关系,也能明白我在此时此刻提这种要求的原因。

    “多长时间?”我问。

    “五分钟后,乔伊娜的家人会打电话过去,亲自说明情况。不过,龙飞,如果你知道他们被囚禁的原因以后,想必就能明白给她帮这个忙有多荒谬了。你救了我,有救命之恩,所以你有任何要求,我都会照办。”电隼说。

    我做好了一切准备,无论乔伊娜的家人犯了什么罪,都得全部豁免。只有这样,才对得起乔伊娜的巨大牺牲。

    “好,五分钟后通话。”我不受电隼那些话的影响,轻轻地挂断了电话。

    我做了决定,有任何后果都由我来承担。同样,无论乔伊娜的家人犯了什么罪,我答应了她,就会向电隼据理力争,用她的死赎家人的罪。

    “他们没有犯罪,他们只是在描述事实真相……”乔伊娜想向我解释。

    我摇摇头:“好了,安静五分钟,等电话。”

    现在,任何人都不必解释,只看结果就行了。

    “我怎样向日月娘交代?龙先生,我该怎样交代?”卓娅无法压抑自己的不满情绪。

    我摇头:“不必交代,只有交换。”

    乔伊娜用自己的死换来家人的“生”,这就是结果,就是对世界上所有人的交代。

    五分钟很快就过去了,卓娅的电话准时响起,正是来自北方大国首都监狱的电话。

    电话彼端的人身体极度虚弱,说话断断续续,我一句都听不清,便把电话交给了乔伊娜。

    “走吧。”我示意卓娅出门。

    这是乔伊娜最后一次跟家人通话,给她一个独处的空间,任她发泄情绪,才是最人性化的做法。尊重别人就是尊重自己,我一直都知道这一点。

    我和卓娅出门,面对着空荡荡、白茫茫的长廊。

    “至少有一百种方法阻止爆炸,为什么你和日月娘都不采用,而是任由事态失控?被禁锢在??神庙里的那些人——”

    我打断卓娅:“那些人生不如死,不是吗?”

    卓娅摇头:“可是他们都活着,只要??神庙存在,他们的生命就不会结束,这难道不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吗?”

    这种看法非常可笑,也非常可怕,就像过去中原一千多年的封建统治那样,统治阶级以为老百姓的目标不过是“活着、吃饭”就行了,根本没有将那些面朝黄土背朝天的人当成同类。正是因为这些错误的看法和做法,封建统治才一次次被推翻,那些曾经高高在上的贵族被打倒在地,然后踏上一只脚,永世不得翻身。

    卓娅说的,代表了她对人类的狭隘认知。与过去的封建君主、贵族一样,不把人当成“人”,而是“只会喘息做事的工具”。

    我不知道日月娘怎样看待这一问题,在跨越通天浮屠之前,她已经是中原之主、史上第一女帝,整个国家都在她的掌控之下,权力已经达到最高巅峰。她要万民生,万民就生;她要万民死,万民不敢不死。跨越通天浮屠之后,她进入了更高境界,对于人类的认识就更深了一层。

    女帝的前辈、大唐开国皇帝曾经说过——“君主为舟而百姓为水,水能载舟,亦能覆舟。”

    真正到了天怒人怨之时,统治者被打倒践踏不过是一转眼间的事。

    就像现在,以卓娅为代表的流鬼国人不看重乔伊娜的生命,乔伊娜自然也可以轻身赴死,将所有人送入下一个轮回。

    “你看错了她,也看错了我。我们热爱生命,但生命所蕴含的内容极多,而不仅仅是‘喘气’这一项。”我说。

    “流鬼国能够用最简单、最快捷的办法化解世界上的焦点矛盾,这一次,如果不是日月娘一定请你出头,应该早就解决这个*烦了。”卓娅说。

    “怎么解决?”我微微一笑,因为我早就想到了卓娅惯用的“方法”。

    “只要把她送入??神庙,接下来,在那种半流质的独特环境中,她就能永远地活下去,生命得以延续,爆炸将被遏止。”卓娅回答。

    这就是她的答案,跟我预想的一样。其实,她忘记了最根本的一点,乔伊娜是北方大国培养出来的超级间谍,即使身体被死死禁锢,她也有能力自断经脉或者自闭窒息而亡,这些都是跨国大间谍们的必修课程。

    换句话说,除非是乔伊娜“不想死”,否则,谁都无法阻止她“求死”。流鬼国的任何做法都无法维持她“不死”,这也正是日月娘求助于我的最关键原因。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