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宋疆 第七百八十六章 交浅言深

第七百八十六章 交浅言深

    这个世界无论任何时代都不会有绝对愚蠢之人,崇国公赵师淳既然能够出现在叶青的府里,对叶青旁敲侧击着,是否也在他府里安插了眼线,也能够在叶青的面前抖一些小机灵,就足以说明,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这句话,被赵师淳贯彻的很彻底。

    临近元日的原因,夜幕下的扬州城灯火通明、街道上同样也是车水马龙、人潮拥挤,就是连那每一条穿梭在城内的河流上,也渐渐开始多了一些画舫、船坞。

    虽然如今的热闹气象,比起临安城的盛世太平来,总是还让人感觉缺少了一些深厚的底蕴,但即便是这样,依然还是能够明显的感觉到,这几年的扬州还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不管是青楼赌场还是画舫楼阁,此时在扬州再次兴起后,以及随着各地商贾的涌入,所以使得扬州的各个场所,多少都有些在效仿着临安、建康的样子,即便是被赋予了人间美景二十四桥处,在夜色之下,灯光掩映着波光粼粼的水面前,依旧是能够寻到一些长江对面风花雪月的影子。

    人头攒动的街道上,因为元日即将到来的缘故,人们的脸上显然都是带着一丝的平和跟向往,洋溢着笑容也比平日里的笑容要轻松很多。

    坐在斜风细雨楼二楼的雅间内,打开窗户望向外面,如同一条火龙一样的长街,同样是颇有临安御街的影子,两侧密密麻麻的商贾云集,各色的灯笼招牌、幌子灯火照耀下,或明或暗的吸引着百姓的注意力,路边摊贩的叫卖声格外的卖力,除了要跟身后的商铺抢生意外,自然是希望借着如今的大好势头,能够在元日到来之际,让自己的腰包更丰足一些。

    毫无知觉的百姓,在他们的世界里,显然不会想得到,左右着他们是否能够安康填饱肚子的父母官,此刻就在扬州最大的斜风细雨楼内,静静地打量着他们。

    自然,也不会知晓,在他们认为的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日子里,朝堂之上的尔虞我诈、地方官场的明争暗斗依然在持续着,只是这些如同黑市上的交易买卖一样,一直都是无声无息的发生在他们的日常生活中。

    “再给淮南东路、扬州路几年的时间,或许你再次从这里往外看,景象又是另外一番盛世景象。”叶青双手拄着窗台,望着外面说道:“如今扬州的繁华在行家眼里只是虚有其表,在我看来,这是因为扬州经历过太多的惨痛了,想要重拾旧日的繁盛,必然要经历这个阶段。我刚才也跟庆王您说过了,如今扬州的商贸绝不亚于我大宋其他富裕的几路,每年的赋税也是远超其他有钱的几路。毕竟,扬州之前好几次的被摧毁,已经说明了扬州在军事战略位置上的重要性,但其商贸地位同样是极其重要。朝廷南来北往的商贩,大多都要经此地来转运,这也是为何扬州转运司更为受朝廷重视的缘故。要河有河、要江有江,即便是陆上的官道,庆王也可以在白日里看看,商贾的马车一样是络绎不绝,而不论是河面上、江面上同样是商船如织。所以啊,扬州想要富裕很容易,只要给他一个安稳的环境,他就能够给你一个极为富裕的盛世太平。”

    庆王赵恺望着那灯火通明、人声依旧鼎沸的闹市街道:“这条街有多长?”

    “十里,笔直的十里长街。”叶青笑着回答道。

    “临安号称筑九里皇城、开十里天街,叶大人如今俨然是要胜过临安一筹啊。”庆王的语气多少有些复杂的感叹道。

    “庆王非也。”叶青笑着摇了摇头,看着有些诧异的庆王,解释道:“建炎三年,朝廷改江宁府为建康府,称之为东都,绍兴元年,升杭州为临安府作行在,八年改为行都,建康由此变陪都。行都、行在之名,都乃是圣上出行时所在之处。所以扬州即便是大过临安,也是无可厚非,但绝不会大过开封府。”

    “叶大人此言可是话里有话。”庆王皱眉道。

    “朝廷一直立志要收复失地,那么收复失地后,朝廷就没有想过回到大宋当年的都城吗?”叶青嘴角的笑容依旧随和,不过那说话的语气,却是隐隐显得颇为霸气。

    庆王沉默不语,面对叶青的这个问题,别说是他赵恺,就是整个朝廷,恐怕都没有几个人敢如此想。

    当年一路仓皇南逃,如今虽然收复了些许失地,但朝廷对于若是收复所有失地后,是否要迁都回开封府,一直都是讳莫如深,或者说是,已经习惯了临安这种悠闲自在生活的朝廷,恐怕已经没有了想要问鼎中原的决心了。

    而且,更为重要,也因为叶青的一番话,让庆王感到忧虑的是,到如今为止,恐怕除了叶青外,整个大宋怕是没有一个人,认认真真的想过这个问题:收复失地后,是否要迁都!

    “庆王想到了什么?”看着赵恺那犹豫不定的神色,叶青笑着道:“不会连您也从内心里深深的忌惮金人吧?或者是,我们整个大宋,已经被金人彻底打怕了?即便是有朝一日收复所有失地后,朝廷也不敢迁都回中原?”

    “叶大人说话要三思啊。”庆王阴沉着脸凝重的说道,但即便是如此,脸上依旧是一片火辣辣的尴尬,就像是被人刚刚打了一巴掌似的。

    “所以庆王现在应该明白叶某人的难处了吧?叶某人想要为大宋卖命,即便是马革裹尸,也在所不惜跟金人死战到底,能够收复所有失地固然是好,但即便不能完全收复失地,可只要能够通过与金之战,能够扬我大宋之威武、朝廷之气概,展我宋人之血性,使我宋人上到朝廷、下到百姓,不再从骨子里害怕金人,能够唤醒我大宋臣民的血性与霸气,那么我叶青就算是死,也是值得的。现在朝堂之上有些人,不管是攻讦、弹劾我,其目的都是一个,就是阻我继续北伐,因为他们害怕,若是一旦收复所有失地后,朝廷怎么办?圣上怎么办?迁都还是不迁都?迁都,金人若是再次南下怎么办,不迁都,中原大片疆域如何是好?长江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子,隔开了两地,难道要分而治之?”叶青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接连问道。

    庆王有些受不住叶青的连番追问,不由自主的来回做着深深的呼吸,平复着自己复杂的心绪,心如乱麻的他,此时已经分不清楚,叶青到底是忠还是奸。

    感情上他当然希望叶青能够继续北伐、乘胜追击,而后把金人打的屁滚尿流,滚回长城以外那是最好。

    但现实之下的问题可就是显得个个尖锐,一旦叶青收复了所有失地,叶青的声望必然是如日中天,没有人能够与之相比,而这个时候,朝廷的地位就会显得更为尴尬,迁都还是不迁都,就变的更为纠结。

    迁都,那时候的叶青已经是如同一方诸侯、权倾半壁江山,朝廷、皇室过去之后,就如同外来客,与此同时,即便是不考虑叶青的忠诚,那么叶青是否会行“挟天子以令诸侯”之逆行。

    不迁都,大好的半壁江山谁能来掌控?是否又会引天下人笑话朝廷、皇室懦弱胆小,失地收复后都不敢迁都回去!

    如今叶青已然是独掌北地四路、京兆府路这五路北地,开封府也已经在他的手中,朝廷对此置若罔闻,对于其官员的差遣等等事物,全部交由叶青一人来决断。

    朝廷这样的默许行径,已然可以窥探出,朝廷如今对于北地四路、京兆府路的态度跟忌惮之心来,若不然的话,就不会不闻不问的全部交由叶青来打理。

    有朝一日,叶青若是收复了全部失地,就等同于把朝廷、皇室放在了火堆上来烧烤,使得朝廷、皇室进退两难、腹背难受。

    所以朝廷、皇室如今对于北地四路、京兆府路的态度,已经可以看出来,随着叶青独掌这五路后,不管是朝廷还是皇室,都已经不想再由着叶青继续在北地狂飙猛进了。

    毕竟如今,朝廷不迁都,还可以找着一些笨拙的借口,比如北地还未完全收复,朝廷、皇室不可冒险渡江,谨防金人贼心不死,疯狂报复。

    但若是一旦全部收复后,朝廷可就没有现在这些借口了,他们能够做的,要么就是眼睁睁的看着叶青,如同今时今日这般,在北地这五路为所欲为,随意差遣任命官员,等同于一国之主。

    要么,在叶青的“假情假意”之下迁都回中原,而后朝廷、皇室被收复北地之后,威望大涨,声名完全高过朝廷、皇室的叶青一锅端,以后就在叶青的眼皮底子下讨生活,唯叶青马首是瞻。

    无论哪一种情况,都不是朝廷、皇室想要的看到的局势,而对于朝廷、皇室来说,没有比维持现状更为理想,更能够让他们感到安心的办法了。

    “朝堂之上每个人的背后都有着大大小小的利益集团,所以,叶某人能够猜到,朝廷也好,皇室也罢,都害怕叶青收复北地之后一家独大,而后随着迁都开封府后,他们的利益被叶某人剥夺,使他们成为叶某人的傀儡、帮凶。”叶青叹口气,窗外繁华依旧,灯火通明,叫卖的商贩、人群的欢笑依旧是不绝于耳。

    “如此说来,叶大人就不该当初同意让本王来扬州府不是?那么叶大人同意本王来淮南东路节度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赵恺的目光从窗外收回,看着依旧望着外面夜景的叶青问道。

    “身正不怕影子斜,不做亏心事儿不怕鬼敲门,叶青赞同庆王来扬州,是因为庆王是宗室,叶青的一举一动,还是淮南东路的一举一动,叶青都不怕庆王翻箱倒柜的查看。朝廷、皇室、圣上信庆王,而叶青也想让庆王信叶青。”叶青笑着说道。

    “你不在乎本王把你在淮南东路的一举一动都禀奏圣上、朝廷?”庆王神色有些动容的问道。

    脑海里则是开始比较着,眼前叶青的坦诚,比那前几日刻意接近自己的刘德秀来,显得就要光明磊落很多了。

    刘德秀陪同自己浏览扬州一天,刘德秀的下人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就敢欺凌百姓、强抢民女,反观眼前的叶青,不仅刚刚大方承认了自己与斜风细雨楼的关系,还道出了当年他一直不解的,金人使臣在临安遇害的秘密。

    那时候还血气方刚、年轻气盛的叶青,暗中刺杀金人是为了保护自己的性命无虞,斜风细雨楼的掌柜柳轻烟,在那夜同时刺杀金人使臣,是因为金人在临安嚣张跋扈,是因为金人侵掠了大宋的半壁江山。

    在庆王看来,两人由此结缘、命运交集倒是在情理之中,毕竟二人是有着相同的目标,同样是有着强烈的爱国情怀。

    “你就不怕我把当年金人使臣遇害,你跟你家夫人是凶手的事情禀奏朝廷?”庆王嘴角带着一丝轻松的笑意问道。

    此刻的他,心里已经释怀了很多,对于叶青,他已经不像刚才那般警惕、设防,对于叶青在他面前的坦诚相待、光明磊落,此刻的庆王,心里只有深深的佩服。

    当然,若是说担忧的话,自然还是有,不过北地四路还未完全被收复,所以这件事情还远的很,甚至庆王有些侥幸的想着,万一叶青永远都不能真的收复其余失地呢?自己如今若是就开始担忧,岂不是有些杞人忧天?

    何况,叶青的意思已经很明显,他愿意让自己、朝廷监督他在淮南东路的一举一动,所以如此坦诚之下,自己还担心什么呢?

    “不怕,别说现在金人都不敢追究,而且就算是有人追究,大理寺也不会给他们机会的不是?”叶青意有所指的说道。

    庆王竟然是赞许的点了点头,道:“大理寺、皇城司、枢密院、安抚使、节度使、鲁国公、大学士,叶大人可真是让朝廷担忧啊,不过如此重权集于一人之身,也足可见朝廷对你的重视。”

    “圣上对我的信任罢了。所以圣上对叶青如此恩宠,叶青岂敢有异心?”叶青神色惆怅,而后叹了口气道:“不过……叶青倒是有一事儿相求庆王。”

    “赵某若是能够办到,必将为叶大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庆王坚定的说道。

    “就如同庆王您现在看到的一切景象,这些并非是叶青一人之功,其中更多的包括了刘德秀等人倾注的心血,才有了今日扬州之繁华。所以叶青想,庆王可否顾全大局,忘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叶青面有难色的说道。

    “你要为刘德秀求情?”庆王心中一惊,叶青的态度跟他想的完全是背道而驰啊。

    “刘德秀虽然是贪婪了一些,御下不严也是常有发生,跟同僚相处也虽然是不睦为多。但……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何况在淮南东路,刘德秀的功过完全可以相抵,所以叶某希望庆王能够高抬贵手……。”叶青有些尴尬的说道。

    “所以这么说来,叶大人也是知晓刘德秀暗中贪墨朝廷工部,调拨给北地四路不多的赈灾银两了?”庆王面色一寒,看着叶青问道。

    叶青神色瞬间僵硬:“这……这不可能。”

    “这是昨日我前往衙署时,同安抚使萧振萧大人统筹账簿时拿到的。”庆王一边说,一边从袖袋里掏出了厚厚一本帐薄说道:“其中一部分的银两,显示着是被刘德秀挪用,但……并没有用到北地四路,而是扩建了自己的后府花园。”

    “这……这怎么可能?”叶青一把抢过庆王手里的帐薄,忙乱的翻了起来。

    看着叶青难以置信的表情,庆王一时之间竟然觉得有些于心不忍,特别是加上刚刚叶青掏心窝子似的,把他跟他夫人刺杀金人使臣,这么重大的秘密都告诉了他,所以此时的庆王,也是恨不得跟叶青多说上几句掏心窝子的话语。

    常言道:切莫交浅言深,一句绝大部分人都明白的话语,但在现实中,又有多少人能够真正的做到呢?

    而眼前的庆王,随着叶青把当年的陈年旧事,当成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告诉庆王后,庆王便把交浅言深这句话,痛痛快快、毫不设防的抛到了脑后。

    何况在临安时,他还曾求助过叶青,叶青也曾毫不迟疑的帮了他,所以此时的他,已然把叶青当成了一个坦坦荡荡、值得他结交一辈子的知己。

    再加上崇国公赵师淳,自他来到扬州后,对于叶青一直都是推崇备至,这也自然而然的,让庆王的判断力,越发的有倾向性。

    何况扬州实实在在的繁华美景就在眼前,以及叶青对北地逃亡百姓的分流与安置,也让赵恺对于叶青是佩服至极。

    所以,此时的庆王,看着难以置信的叶青,心中更是坚定了不管叶青如何阻拦,自己都有帮着叶青,把扬州官场打造的更为清明的责任,也一定要上奏朝廷,告知赵汝愚,刘德秀在淮南东路贪墨银两跟欺压百姓的行径。

    “叶大人,一时不察也不能怪你,毕竟人心隔肚皮。虽然叶大人向来也精明能干,但终究因为北伐之战,而不在扬州的时日过多,被刘德秀钻了空子,我也能够理解。”庆王安慰似的拍了拍叶青的肩膀说道。

    “让他把贪墨的银两交出来如何?”叶青抬头问道。

    “你是淮南东路安抚使,自然是由叶大人你说了算,但……。”庆王静静地看着叶青,顿了下后道:“但本王也绝不会坐视不理,叶大人也莫再劝本王,本王心意已决,必将此事禀奏朝廷以及右相。”


同类推荐: 黑虫蛊求生阴祸死亡游戏厅我道为魔冥妻,你好毒舌尖上的霍格沃茨上天选中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