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本宫玩转高科技 第四百一十五章

第四百一十五章

    十二大人目瞪口呆的看着叶枫……

    全大陆的人都知道不应该砍那里他偏偏砍了……

    而且砍几下不好非要砍三下,这下麻烦了。

    同为系统,十二大人当然知道二先生那里的事情,也是从玉爷那里得到了指令,所以十二大人飞快地打开面板给玉爷发出消息,得到了下一步指令之后松了口气,放任不管。

    不过十二大人就算想管也管不了。

    叶枫砍完后落地,却在下一秒爆发出一股可怕的力量。

    “……叶枫……?”马珈有点担忧的喊了一声。

    十二大人却摇了摇头,虽然马珈看不见听不到。

    “不是叶枫。”

    【叶枫】站起身,瞥一眼马珈,仅仅是一个眼神却让马珈仿佛掉进冰窖里,连血液都是凝固的。

    “马珈……龙?”

    马珈僵在原地。

    “居然看上了你吗……”

    【叶枫】走了几步,来到马珈面前,而后将她的脸按在他的胸膛上。

    “接下来的……别看。”

    却见【叶枫】抬起手,正对着食人蚁兽。

    没什么表情的脸却让食人蚁兽有些暴乱,似乎是在害怕。

    【叶枫】眼底一道冷芒闪过,轻轻吐出一个字。

    “死。”

    下一秒,所有食人蚁兽都灰飞烟灭。

    【叶枫】低下头,看着这条母龙,然后往她手里塞了一个东西,接着闭上了眼。

    又是一秒,一切归于平静,似乎什么都没发生过,只是食人蚁兽不复存在。

    看着方鹤殊的举动,十五歪着头笑了。

    “鹤鹤好温柔啊,鹤鹤最棒了!”

    “唉?鹤鹤要去酒吧吗?”

    “好吧好吧,那鹤鹤要少喝一点哦……”

    “唉,鹤鹤你喝慢一点啊。”

    不止十五着急,施案也在疯狂叹气。

    “这家伙……以后再让我陪他出来喝酒,我就,我就……”

    施案头疼的捶了捶脑袋,唉声叹气,泫泪欲泣。

    “还能怎么办,继续陪着呗。”

    方成故匆匆赶到,看着喝的烂醉的方鹤殊,眉头紧锁。

    对着施案略一点头,和施案有过几面之缘,还都是因为方鹤殊,或者说除了工作和方鹤殊,方成故少有能与其他人有交集的时候。

    结果刚靠近他就被问了一句……?

    方成故有几分错愕,眼底莫名其妙带上笑意,却夹杂几分愧疚。

    “嗯,**。”

    施案欲言又止。

    于程欣在奔跑的路上吐了吐舌头。

    “抱歉啦小栎栎,告诉你了你肯定不敢去!”

    没一会,于程欣就看到了于承志,于是直接扑到他身上。

    “哥!我找到了一个鬼屋,我们想进去可是我们怕……”

    说完还做了一个可怜巴巴的表情。

    于承志简直哭笑不得,之前被她直接扑过来就已经想要说她这是很危险的动作了,结果她突然间这么一说,搞得他又不好说她。

    “既然怕鬼屋,那你们还去干嘛?”

    本来想给她一个爆栗,但是于承志想了想还是没舍得。

    他嘴上说是这么说,但还是跟着她一起往前走。

    “小栎栎我们来啦!嘿,进去吧!”

    于承志失笑着摇了摇头,对着薛栎点了点头。

    “薛小姐,又见面了。”

    虽然这里并不是见面的好地方。

    —带着人去了医院又转回到家里,无视属下的目光将昏睡的人带进屋里,别人他为什么这样做,他也不知道。

    维持这一片高冷其实内心早已炸毛。

    他感觉到了这个世界对他深深地恶意。

    —“宝贝,你说,我能成功通关吗?”有些颓然的看着沙发上睡着的人,在没人的情况下终于可以放松自己,来到这个世界的这几个小时里,他感觉自己完全就是在卖蠢。

    “所以我到底是来干嘛的。”顾瑾表示他想哭?

    —复杂的看着秦煊承,便发现他睡的并不安稳。

    “这是做噩梦了?”自言自语到。

    起身去洗手间拿了条湿毛巾,轻轻的擦着秦煊承的脸,其实他很想呼上去的。

    —“宝贝,可以让他醒来了。”

    唇畔溢出铃串轻笑,他的吻青涩而又笨拙,像情窦初开的少年。枝头雀啼花底滑,盈跃上枝头。食指抵上他唇,分开片刻。堆墨幽深,惊破缥缈。无言无语,却酝酿出勾魂夺魄薄热绯然的醉意朦胧来。嵇不周眼睫微动,俶尔回吻了上去。舌尖撬开牙关便灵巧地探了进去,若一尾游鱼四处点火作乱。

    足足吻至断气,嵇不周才松开纠缠。喘出的吐息都反复裹了蒸腾的热气,将起伏胸腔处心跳声刻画得如此猛烈。

    尽管如此嵇不周还是有些坏心眼儿地掐灭这旖旎氛围。转而戏谑调侃:

    “萧将军还想抱我多久?不干正事了么?”

    ——哪还有半点醉酒的模样。

    看着一脸无可奈何的于大总裁,薛栎终于绷不住露出了点笑来。

    这会儿不是什么礼节性假笑了,是犹如乍暖还寒、春水破冰,随即又像是掩饰什么一般收起的,稍纵即逝的真实笑意。仅是唇角眉梢的细微牵动,却有满满当当的愉悦,糅合着忍俊不禁与揶揄之意满溢而出。

    仅仅片刻,她妆容精致的脸上又恢复了礼貌疏离的表情,只是眼中还未来得及褪去的笑意昭示着方才的一刻并非幻觉。她对于承志回以颔首,像是不经意般,这次比上一次的幅度些微大了,神情也似乎有所柔和。

    “又见面了。”

    ———

    “嘿,进去吧!”

    被这么轻轻松松一句话骗进来的薛栎,看着四下里乌漆墨黑的情景,满脸写着一言难尽。

    她稍稍压低嗓音,用自己也不太确定能不能被于承志听到的音量,从牙关里挤出压抑着一丝颤抖的字句:“欣欣,你没和我说——”

    啪嗒。

    突然响起的脚步声在幽暗的空间里回荡。薛栎半句话还在嗓子眼里,就像被扼住了咽喉放在案板上的母鸡,忽地没声儿了。

    啪嗒。

    她颤抖着手去探于程欣的,牙关上下撞了几下,才发出一点儿不成调的气音:“欣,欣,欣……”

    巨大且平坦的草原,清风徐来,竟夹杂着令人作呕的味道,原本在这生机盎然的生长着的绿植,像是在为什么让路一样,通通躲到了一边,给这条绿色的巨龙添加了黑色的瞳孔,男人呆呆的站在原地,他简直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自己失去意识这段时间做了什么,刚才摆在这这么大一个食蚁兽呢?像是在捉迷藏的时候直接回家的小朋友,完全不按套路出牌啊,手中大宝剑落在了地上,把他拉回了思绪

    “对了,马珈呢”

    快速跑到马珈身边,把她扶起来

    “马珈,你有没有怎样,这些都是你做的?你不会把他吃了吧。。你太厉害了吧!哪天也教教我啊”

    一把拉起她的手,站立起来

    “走吧走吧,接着找果子去,诶对了,你手里的是什么?能吃吗?”

    林七染看到金越从自己家里出来脸色都变了,这个人住进来真的浑身不舒服,终于在金越抓着她手的时候爆发了,“老子女的不女的管你什么事儿,你娶老子?皇帝杀就杀,反正老子一想到你住这儿老子就恨不得去死!”

    “老子……我这不是觉得应该没问题吗,这知道这皇帝……有病。”林七染皱眉小声道。看着金越如此着急的模样终于有了些安慰,她将金越带进自己的房间,“你也别急,我这身功夫隐姓埋名,游走江湖挺好的。”

    “倒是你。”林七染从匣子里拿出所有的银票,“你说你无家可归要住老子这儿,现在怕是不行了,这府邸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被收回去了,你算得上是老子的心腹他不放过我也不会放过你。这些钱你拿着,找个地方买个小院子,老子以前听下面的人说杭州哪儿山清水秀地方不错,你可以去看看。剩下的钱够你用很长一段时间了,接下来在找份工作,自己保重。”林七染拍了拍金越的肩,“要是欢迎老子,哪天儿等事情结束,老子去你那儿坐坐。”

    林七染将匕首塞在腰间,又拿起佩剑,“青山不改,绿水长流,金兄保重!”

    顾言的家处在人均面积较大的郊区,因为写作需要安静所以选择的高档小区,这里面大多都是比较有素质的人,减少了很多没必要的生活琐事和杂音。

    等楚煜全副武装的赶到顾言家门口的时候已经过去一个多小时,手上提着大包小包的蔬菜还有不少调料品,甚至还有度数不高但后劲十足的米酒。

    在门前站了一会调整下自己的心态,不至于看见人就忍不住一拳揍上去,在彻底平静下来且挂上自我感觉良好的微笑后才伸手敲了敲门。听到敲门声,顾言再怎么不想起床也不得不起。

    没办法,谁让他之前定了个快递,没准是送到……

    顾言看着一脸微笑的楚煜,本来懒散随意的表情有一丝崩塌。

    顾言脑内无限循环卧槽两个字,然后对着楚煜微微一笑。

    “你怎么来了?”

    下一秒就想要关上门好假装看不见外边这张脸。金越看着手中的东西,心中有几分复杂。

    他垂下双眸,让人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一声微不可闻的叹息发自肺腑,轻“嗯”一声。

    “林兄……保重。”

    说完,头也不回地走了。

    三三见到金越就这么走了也是有点遗憾,不过在“看到”他的内心想法时也是一愣,眨巴两下眼睛后在心里小小的欢呼一声。

    “神,神使大人……我们快……走吧!”

    三三朝远处看去,眯了眯小眼睛。

    “快……快点走吧,皇上……派了人来……杀你!”

    “没有。”

    八小哥一脸郁闷的说。

    “玉爷为了不让你们在听到好感度多少多少的时候觉得不付出感情也可以就隐藏了,因为只有真心付出才有回报。你看那些渣男,哪个有了好下场?不被别人一口一个唾沫喷死都是厉害的了。”

    “所以好感度什么的我是不会说出来的!我们说出来等同于你们失败!”

    八小哥也是叹了口气,嘀嘀咕咕的。

    他也才刚出生,也是第一次得到神使大人做任务,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做啊。

    每个小系统在成功带着神使度过二十个世界后就会成为更高一级的系统,虽然只是去掉了小字,但是对于系统而言是完全不一样的两个概念。

    “神使大人加油哦,等完成了二十个世界后我就可以成为正式的系统了!”·男人双眉紧蹙不耐地晃动身体,脊背笔直,坐的位置不断前移最后只挨着座椅的边缘。端正的坐姿会使身体比起其他姿势来更加疲惫,然而采用这样的坐姿仅仅是为了能够减少与座椅的接触面积,毕竟有些洁癖的他面对没有全面消毒的座椅可谓是避之不及,即使座椅已经事前拿酒精纸巾擦过也无计可施,只能盼望着整个典礼能够尽快结束,之后再好好洗个澡好除去这些细菌。即使经纪人刘正事先向自己再三说过这个奖项非自己莫属,但事到临头还是心跳加速,内心紧张。在主持人念出自己名字的时候眉头略微舒展似乎大松了一口气但还是之前那副冷淡的样子,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西装并换上新的白手套才站起向台上走去。

    ·接过颁奖人手中的奖杯和话筒,向台下各位微微鞠躬致意,按照事先准备好的稿子像是学生时代在台上演讲一样缓缓得将稿子背出:“多谢各位的支持……”“好。”林七染拿起佩剑,从马库里挑了匹马,翻身上去就出了门。没过多久就看见了有几个人鬼鬼祟祟的跟在身后。林七染看着街上人来人往的百姓,若是现在打起来遭殃的还是无辜平民。

    林七染一夹马肚,她记得城外的森林边上有一条河。这是一场必“死”的战役,不然狗皇帝怕是不会轻易罢休,就是可惜了这么一匹好马。她将马栓在树上,背后是河。林七染拔出了佩剑,道“躲什么呢?出来给老子受死!”

    经历过战场之后林七染对打斗越来越得心应手了,至少不像之前一样面上镇定但是心里慌的一批。

    林七染挽了剑花朝那群人勾起手指,“过来!”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