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三百零五章:赵万青

第三百零五章:赵万青

    这无论是楼上还是楼下的,都不是他能够惹得起的,真是左右为难。

    “德顺小子,怎么跟顾少说话的?雅间满了,你小子就难不成是想让顾少掉头离开不成?没有眼力劲的,闪一边去!”

    从一旁窜出一个花枝招展的中年男子,一身锦袍红橙黄绿蓝五种颜色给他同时给穿了出来。

    他当即赔笑道:“顾大少请见谅,这小子新来的,不懂规矩。”

    顾瑾炎一掀眼皮道:“少爷我来这也有几回了,这小子的面孔本少也是见过几回,老白你说他是新人?不对吧?他方才还要跟我讲规矩来着。”

    能在青楼中干活的,那除了小厮便是管理小厮的龟公。

    这老白便是这听雨轩的龟公,全名白四全,手低下的人往往都称呼他为四爷。

    “哪能啊,咱们这听雨轩的规矩在您身上还不都是摆设,哎哟,在这站着多累脚啊,德顺啊,四层楼十八号雅间的宋公子不是喝醉了吗?赶紧派人将他扶回府中吧。”白四全眯了眯眼,对德顺吩咐说道。

    德顺脸色微变,向前一步轻声说道:“四爷……那宋公子可是京城四大公子之首,如今正与橙儿姑娘对诗,雅兴大发,您这个时候借着酒醉将他赶走,这怕是把人得罪了啊。”

    白四全冲着顾瑾炎微微一笑,微笑礼仪十分到位。

    “顾少爷,请您给小人一句话的功夫,让小人教训教训这个榆木脑袋。”

    顾瑾炎微微颔首,眉宇不耐。

    白四全随即转身,转身瞬间,脸色瞬间阴寒下来。

    先是一巴掌重重拍在他后脑勺之上,一把箍住德顺的脖子,将他拽到一旁。

    “你小子想死不成!老子都给你指了一条明路你还冥顽不灵!那顾瑾炎何时在青楼跟人讲过规矩,他在听雨轩没有看中哪个姑娘就给你直接抢走已经是极讲规矩了!

    你跟老子讲什么宋公子?京城四大公子之首?在顾大少面前,他算个屁!

    宋家连九大世家的门槛都够不着个边,就连汪家都不照样给顾瑾炎整的翻不了身,你自己掂量掂量吧!”

    德顺惶恐的连连点头:“小人懂了!小人谢四爷提点!小人这就去办!”

    说完,朝着顾瑾炎这边行了一礼,拔腿就准备往阁楼上跑去。

    “等等。”

    顾瑾炎却懒懒开口,手中折扇刷的一下合拢。

    他眼皮微掀,仿佛带着一抹肃杀认真之意。

    “本少听说,赵家二公子今儿个好巧不巧的也来了听雨轩?”

    说这话时,顾瑾炎眼中划过一丝诡异的笑意。

    他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陵天苏,见他似笑非笑,嘴角弧度扯得更深了。

    白四全冷汗顿时垮了下来,面上完美的镇定之色出现了一丝破裂痕迹,掌心都开始发着凉意。

    他咽了咽口水,勉强的挤出一个笑容道:“顾少爷您怎么知道的。”

    这货今天不会是又想惹事吧?

    顾瑾炎没有回答他是如何得知的,继续懒洋洋的问道:“赵万青那小子在几层楼?”

    白四全嘴角一僵,他现在可以十分的肯定这小子绝对是来找茬的。

    但知道又能如何,他只能赔笑道:“那个,顾少爷……”

    “回答我。”顾瑾炎油盐不进。

    “呃……赵公子在五层楼。”白四全说完这话大气都不敢出,心砰砰直跳。

    果然,只见顾瑾炎脸色刷的一下沉了下来。

    他皮笑肉不笑道:“老白你可真是出息了,是不是觉得我顾瑾炎好欺负?赵万青那小子你给安排在五层楼?少爷我就要低他一等,屈居于四层楼?你是觉得我顾家不如他们赵家了?”

    白四全直觉嘴巴里含了一口的黄莲,苦不堪言。

    对于这些贵人公子来说,最重面子,所以几大世家间攀比那是常事。

    但是这次的攀比却是把他给夹在了中间,那可真是无妄之灾了。

    一个是皇亲国戚的赵家,一个是富可敌国的顾家。

    还真是两头都不好得罪了……

    虽明知是顾瑾炎的无理,但他那霸道性子又何时与人讲过理了。

    刚准备上楼去说服宋公子的顺德皱了皱眉,觉得这顾瑾炎好生难伺候。

    他们听雨轩已经难得的为他破例坏了规矩,他却还得寸进尺,无理还不饶人。

    “顾少爷,人家赵公子早在前三日便已经下了帖子预约了五层楼的雅间,而您后来者还要居上,这实在是让我们这些做下人的为难呐。”

    顺德不比白四全,年轻气盛,心中有不满忍不了。

    白四全瞪了他一眼,却没有阻止,也没有继续说些什么,显然是不想得罪赵万青。

    可是这种扯虎皮拉大旗的事情顾瑾炎还干的少了?

    更何况今日还不止他一人来此,他自然不可能就这样乖乖的带着陵天苏转头回去。

    毕竟,陵天苏想要达到的效果,还没有达到。

    而他顾瑾炎,光是这三字带来的臭名声,就足以为他铺平前路。

    他顾瑾炎,就是来找茬的!

    手往陵天苏肩膀上一放,抬首傲然道:“老白,今天对于少爷我来说是个特殊的日子,所以少爷心情很好,不跟你身边这个出言不逊的小厮计较了,看到我身边的这位了吗?

    我顾瑾炎最好的兄弟,叶家世子殿下,我们二位加在一起,在你心中还比不过一个赵万青?你自己好好掂量掂量吧。”

    顾瑾炎的说话声音不小,堂内在座的,大部分都是修行者。

    这么一句威逼利诱的话,自然清楚的落在了大多数人的耳中。

    众人不由纷纷感慨,看来在不久的将来,永安城又会出现像顾瑾炎这般的败类。

    白四全冷汗直垮,看着陵天苏的眼神都变了,一颗小心肝狂跳。

    这下好了,两家之争成了三家之争,咬牙衡量了一下,终于道:“德顺,请赵公子!”

    德顺脸色一变:“四爷!”

    “去!”

    怎么说,这里是听雨轩,权贵之间的争斗,他们无从插足,谁胳膊粗,那便听谁的。

    “是!”德顺无奈,只得听从。

    蹬蹬蹬的上楼声急促慌乱。

    顾瑾炎摇着手中折扇,摇着没两下,众人头顶上方的五层楼,一阵嘈杂之声掩盖了丝竹之声。

    白四全抬头看了一眼,面上隐隐浮现出担忧之色。

    德顺虽然是他的手下,但是这小子对他处处护着,颇为孝顺,他还是十分担心德顺。

    怕赵公子饮了酒,醉熏之下,下手没个轻重,要知道即便德顺死在赵家公子的手中,也不会给他造成任何影响。

    一个青楼小厮的生死,如何能够撼动九大世家之一。

    果然,嘈杂之声拌夹着德顺的陪笑道歉声与一个男子愤怒的斥骂声,紧接着便是德顺一声惊声惨叫。

    众人举目看去,一个模糊的身影喷洒的鲜血,手舞足蹈的自楼上扔飞而出。

    白四全脸色大变,他虽看不清从五层楼坠下人的样貌,但已猜出这般悲惨模样的怕是只能是德顺了。

    可惜他只是个普通人,听雨轩的没一层楼的都建筑得比寻常楼层要高上不少,五层叠加,对于普通人来说更是足以将人摔死的,他不敢随便去接。

    面带恳求的看了一眼顾谨炎,想着德顺毕竟是为他去传话的。

    但令人失望的是,这位大少爷对于眼前的惨状却是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心生绝望之际,陵天苏抬步上前,原本与顾瑾炎并肩而站的他,如今因为这两步而站到了顾瑾炎的身前。

    他微微侧首道:“长空。”

    语气很轻,但其中的吩咐之意云长空听懂了,他很乐意效劳。

    “是,公子!”

    脚掌猛一跺地,整个人一跃而起,颇有龙腾虎跃之象,双臂如大鸟展翅一般张开,手掌向前一托。

    在即将触碰到坠落之人的背心之时,双掌合扩之间,便已卸去了坠落的重力之势,这才稳稳的接住德顺身子。

    “狗奴才!也不看看自己什么身份,也敢来赶老子走!顾瑾炎那废物给了你几口奶喝,居然如此为他跑腿说话!”

    一人口中骂骂咧咧的抖着身子走了出来,头发微微显得有些散乱。

    他衣衫松垮,衣带不翼而飞,面上红潮未散,显然是在与姑娘温存的要紧时刻却生生被人打扰。

    这人长相风流却不倜傥,平凡的面容油光满面,一脸的痘印宛如被虫蛀过一般。

    此刻满脸被人搅了好事的怒容,挂着残忍的笑意俯视着下方,眼神寻找,似乎是想找到自己踹出那人的那一滩血肉模糊的尸体。

    但出乎意料的是,一楼大堂下方竟然没有引起丝毫喧哗之声。

    他眉目一沉,竟然看到又有一个不知死活的家伙竟然接住他扔出去的狗奴才,救了他一命。

    “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接下他!想死不成!”他满目阴沉极为不悦。

    陵天苏不用猜,也想得到这人便就是顾瑾炎口中的赵万青赵家公子了。

    只见他身后立马蹿出两个随从,如同恶狗般恶狠狠的蹬着混圆的眼珠看着下方的云长空。

    他狞笑道:“不过是个固体境界的小杂碎!少爷,属下这就去给您把这不知死活的狗东西给活撕了。”

    既然能够给贵族子弟当走狗的,自然也是个有着八面玲珑心思的,他们不难猜想到既然这小子敢多管闲事,那自然是受教于顾瑾炎了。

    为主人排忧解难,那是他们分内之事。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