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三百八十五章:奴性

第三百八十五章:奴性

    而此时马棚之内,陵天苏既然还见到了一个熟面孔,吴三儿。

    他一见到陵天苏立马将手中的草料放下,将手在身上擦了擦,满脸笑容的迎了上去。

    “小的见过世子殿下。”

    话说,这小子在顾瑾炎身边也没有露出过这么灿烂的笑容吧。

    “你怎么在这?”陵天苏问道。

    吴三儿笑答道:“顾少爷派我来这的,说是小庄园需要人手,就把小的给打发过来了,我还来了几个仆从和老妈子,负责打理小庄园。”

    陵天苏笑道:“那家伙倒是安排得挺好。”

    吴三儿嘿嘿一笑,然后理了理自己身上的青衣小衫,朝陵天苏行了一个极度标准的大礼。

    陵天苏楞道:“你这是做什么?”

    吴三儿一脸感激道:“小人感谢殿下救出大小姐,若无殿下相助,大小姐的那一双腿怕是都要废了。”

    陵天苏摆手道:“不必谢我,我救你家小姐也不是没有私心,况且该谢的,顾瑾炎那家伙都谢过了,不必你再一本正经的再谢一次。”

    吴三儿却是一脸认真的摇首,他依旧保持着深深鞠躬的姿势,说道:“小人还要感谢世子殿下在顾少爷面前为小人说话。”

    他不过是顾家最不起眼的小厮,可就在不久前,忽然得了顾瑾炎的青睐。

    他虽然想平步青云,但对于这位大少爷一直是并无多大好感。

    所以刚开始在他身边做事,故意犯错,希望顾瑾炎能够将他早日打发出去。

    可却没想到,素来极不好说话的顾大少居然不过是象征性的口头上说了两句也并无动怒的意思。

    后来跟在他身边时间久了,他才隐隐发觉事情不对劲的地方。

    因为在跟在大少爷身边的期间,总有一些管事顾府内的年轻弟子过来探他口风,所问之事大多是些顾瑾炎近日来的生活状况。

    而他虽然不喜那大少爷,不过想着为人做事,拿人恩惠,岂能做吃里扒外的事情,便一一打太极将那些人给推了回去。

    再到后来,顾瑾炎那厮便经常将他使唤在身边了。

    他的地位甚至隐隐超过多年跟在大少爷身边的来福小厮。

    贴身伺候了一段时日,他这才隐隐发觉,自己的这个主子,似乎并未如大家表面那般看到的庸俗不堪。

    而顾瑾炎也是有意无意的向他展现出自己隐藏的一些手段与人脉。

    吴三儿不傻,自然之道其中的门道重重,稍加推测,便知是谁在从中促进了什么。

    陵天苏朝他笑了笑,暗道自己果然没有看走眼。

    这吴三儿,是一个可用之人,且脑子十分聪明。

    不过他显然不想继续进行这个话题,他转身道:“行了,先随我出去看看新来的昆仑奴与舞姬吧。”

    吴三儿跟着陵天苏出了前院,便看到那一百昆仑奴与五十舞姬,左右隔得远远,分别跪伏在地上,不敢发出任何声音。

    吴三儿十分有眼力见的从屋内搬了一张太师椅让陵天苏坐下。

    桃花树下,陵天苏就这么坐在舒适的太师椅上,垂着眼帘打量着底下这些人。

    他悠悠道:“如今,你们应该知道你们的新主子是谁吧?”

    地上的昆仑奴与舞姬纷纷点头,恭敬回应道:“是世子殿下您。”

    他们再被转送出去之前,便被人交代过,他们的新主人,则是叶王府的叶世子。

    比起那赵国丈的地位,只高不低,自然不敢放肆。

    而且他们还听说,这叶世子与心情乖张暴戾的顾瑾炎是一丘之貉,性格脾性自然也好不到哪里去。

    对于昆仑奴们来说,这主子是谁都一样。

    因为买下他们的主子大多脾气都不好,把他们当狗使用,基本上抱着是能活一天是一天的心情。

    可那五十名楚女们却不这么想。

    他们听说过这叶陵的威名,好色成性,夜夜流连于烟花柳巷之地,就连犯下大错之日,还是在京城第一青楼中把他给捉出来的。

    她们心中一片绝望,纷纷暗想自己的清白身子终将是保不住了。

    陵天苏没想着给众人下马威,不过是想微微寒暄几句,吩咐一下日后的工作?

    刚欲说话,他的眼神忽然一闪。

    只见得那一百昆仑奴中,有一名身材相较于瘦弱点的且年纪较轻的昆仑奴是在身边一名同伴的扶持下跪伏在地。

    他的身体却是不住的颤抖着,浑身黝黑的肌肉紧紧绷起,泛起一层层的冷汗,好似在极力忍受这什么莫大的痛苦一般。

    陵天苏眉头一皱,低声道:“他怎么了?”

    他身边的那名同伴脸色大变,赶紧用自己魁梧的身子将他挡住,一脸焦急心虚道:“没…没怎么?”

    他这么一挡的动作,自然而然也就松开了他。

    没了人的扶持,那名颤抖的昆仑奴闷哼一声,扑通一声就倒在了地上,发出一声痛苦呻吟声。

    那名挡在他身前较为魁梧的昆仑奴脸色大僵,粗犷的面容上有着无限惊恐,连大气都不敢出。

    陵天苏从太师椅上站起身,走向那群昆仑奴。

    楚女舞姬不敢有太大动作,大多数人纷纷低头目光微瞥,只敢偷偷观看。

    对于直径朝他们走来的陵天苏,那群昆仑奴却是连他的衣角都不敢触碰。

    仿佛自己的身子极度肮脏,小心翼翼的挪开自己的身体,让开一条宽敞的道路。

    陵天苏面色显得有些阴沉,他还是小瞧了这些昆仑奴的奴性。

    他来到那名护着身后同伴的昆仑奴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让开!”

    那名昆仑奴面色一阵痛苦挣扎,抬头看着陵天苏的眼神满是绝望之色。

    身后那名昆仑奴是他的胞弟,在运往永安城的途中,被残忍的商人打成重伤。

    一直高烧不退,如今能强撑到这小庄园内实属不易。

    重伤的昆仑奴是干不了什么重活的。

    一旦被人发现,甚至还会有的人怀疑受伤的人是否得了什么传染的疫病。

    等待这种人的,唯有扔到外面被人挖坑埋了。

    他本想着今夜在新主人家中偷点疗伤的草药,让弟弟熬过这一关再说。

    若是被发现,大不了兄弟二人一起死好了,反正他也是自己在这世上唯一的亲人了。

    可却没想到,这位新主子眼力耳力如此之好,刚入院子就被他发现异样。

    他狠狠咬牙,默然的侧开了身子。

    因为他知道,主人的命令是不能违抗的。

    他这么一侧开身子,陵天苏便看到那名昆仑奴奄奄一息的趴在地上抽搐着,显然就快要不行了。

    他深深皱眉,脸色不是很好看的蹲下身子,翻开那名昆仑奴。

    这一系列动作不禁让周围所有的昆仑奴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身份高贵的世子殿下居然愿意屈尊去触碰一个低贱的昆仑奴的身体。

    陵天苏将他身体翻开,干净的手掌上就传来一层滑腻之感。

    那是这名昆仑奴肌肤上的冷汗混合了深深泥垢的触感。

    不得不说,从表面上来看,这些昆仑奴的身体确实有够脏的。

    这怎么看也有几年没洗澡了吧,难怪一路走来总能问道一股浓烈的怪味,难怪那些楚女没要隔着他们老远老远的。

    那名昏迷过去的昆仑奴看上去年纪不过十八左右,貌似是众多昆仑奴中年纪最小的一个。

    他的身上布满了狰狞的鞭痕之伤,还有烙铁的烙伤。

    看得出来那鞭子是长有很多倒勾,因为每一道鞭伤就将他打得皮开肉绽。

    昆仑奴的肉身是出了名的强悍,能抗能挨打。

    可这鞭痕裂口极深,显然施鞭者是动用了元力的。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