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四百二十章:大师姐

第四百二十章:大师姐

    顾瑾炎咧嘴一笑,道:“天才天才的,不都是被人给喊出来的?赫连霸子女无数,但真正能得他赐姓赐名的又有几个,而这赫连乾正是他赐下姓名中最为出色的一个。”

    陵天苏眸光一动,问道:“这么说这赫连乾比赫连还要厉害了?”

    如此说来,那这神霄门的少年弟子真的很有可能就在这场中惨败下来。

    顾瑾炎沉吟片刻后道:“也不能这么说,赫连那妖孽也不是那么好超越的,这赫连乾与赫连一样,都是先得父姓。

    后来赫连叛出了家门,还未来得及等到赫连霸赐名,而赫连乾的一直都待在赫连府中,后得的名字。

    所以二者之间没法比,赫连乾今年刚好十九,凝魂巅峰大圆满境界。”

    二人谈话间的功夫,战斗接过果真如顾瑾炎所说,那神霄门的少年败得十分惨烈。

    他不过初入凝魂境界,甚至连身后的刀都来不及出鞘,只见赫连乾体内奔雷般的元力瞬间滚涌而出。

    血色影子铺天盖地,将少年尽数包裹,一息不到的时间,只听得其中惨叫一声。

    那神霄门的少年浑身是血重伤倒飞而出,重重的撞在光幕之上,砸下一滩血迹。

    那血迹顺着光幕中的符文逆流而上,飞升至了上空。

    “血影功?”

    陵天苏微微皱眉,那血影当日在争夺碑竹之战时他亦是亲眼见证过其血影功的厉害之处。

    顾瑾炎懒洋洋的掀了掀眉角,说道:“想不到叶少你对赫连家的绝学还有此研究,不过赫连乾这血影功的功底也不过是有所小成罢了。

    你是没见他父亲所施展威力,血影一出,天昏地暗,沙场之上,可将敌军之鲜血尽数抽干化作己用,可谓是越战越勇。

    而他却不行,他实力不到安魄境界,无法同化他人精血与自己的力量相融合,所以他只能以血影功杀人,却不敢取血,不然还得花费元力去将他人的精血消除体外,吃力不讨好。”

    陵天苏也看出来了赫连乾与赫连霸之间的巨大差距,不过对付一个凝魂初期却是绰绰有余。

    赫连乾甚至没有去看一眼地上重伤的对手。

    面上挂着傲然冷笑,带着一丝不满,腰间玉牌一闪,便带着他的身影离开台面之上。

    而其他比试台上仍旧继续着战斗,由于其他人大多都实力相当,所有也并未出现像赫连乾这般一息定胜负的情况。

    陵天苏好奇问道:“这赫连乾都赢了,怎么还一副不满意的样子?”

    赫连道:“这不是很正常吗?贵家子弟,又是天才人物,第一场就匹配了一个与他身份不想当的对手,他觉得自己大材小用,自然不满了。”

    第一轮比赛倒也进行得平平淡淡,大多都是他国小地方出来的修行者,战斗也并无多大出彩的地方。

    陵天苏粗略的看了两眼,结果很快出来,并未掀起多大波澜。

    唯一令人意外的是其中一名万花宫的弟子是在赫连乾结束战斗后,她亦很快击败对手,消失在台面上。

    万花宫是魏国的一个女子修行门派,实力属众多势力中中等偏上,在九州大陆之中也只能称得上是小有名气。

    但是那名女弟子却能够在极短的时间里击败与自己同等境界的对手,可见近几年这万花宫发展得极为不错。

    顾瑾炎抹着下巴双目放光:“万花宫,不错不错,本少喜欢。”

    陵天苏与他身后的水映月同时翻了一个白眼。

    第一轮比赛很快结束,比试台上因为战斗而留下来的痕迹也因为虚镜空间中那神奇的力量而修补得焕然一新。

    陵天苏只觉得腰间玉牌再度灼热,如方才一般,出现三十二道数字。

    他摇了摇首,依旧没有轮到他,不过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如今的他太早上场只会早一步的暴露他实力恢复的事情,反而不美。

    底牌嘛,总是得留在最后关头用,才会起到关键作用。

    第二轮比赛很快开始,陵天苏看到四面观望台上有人理了理衣袍,负好兵器,便下了阶梯。

    不久后,便从墙面下的铁门中缓缓行出。

    依旧是陵天苏不甚相熟的人比试,九州大陆上的修行者皆在此刻聚集在这虚镜空间之中。

    今日聚集在这的人成千上万,参试者更是多不胜数,而现在台上的比试的确是并无过多出彩之地,他浅看几眼便兴致寥寥的收回目光。

    忽的目光一闪,陵天苏抬头便看到远方眺望台上有个身穿红衣的小姑娘正在冲他招手,笑容灿烂。

    陵天苏会心一笑,也冲她招了招手表示回应。

    然而那小姑娘似是不满意他这含糊态度,嘟着个嘴有些生气的又冲他招了招手。

    顾瑾炎噗嗤一笑:“呆子,苏家小姑娘冲你招手可不是跟你打招呼,是让你过去的意思。”

    陵天苏面色微微有些尴尬,收回冲她招手的手,说道:“许是有事找我,我过去看看。”

    顾瑾炎挥手打发,口吻有些吃味道:“去吧去吧,长得好看就是惹人小姑娘喜欢。”

    “你可别胡说了,我与她是朋友,人家喜欢的可是赫连。”

    陵天苏从果盘中哪了两个青梨便起身向外走去。

    顾瑾炎表情一僵,悲愤大喊:“真是没天理啊,赫连那个僵尸脸都有姑娘喜欢,本少爷我这般风流倜傥玉树临风怎么就不招姑娘喜欢呢!!!”

    水映月偷偷的撇了撇嘴,心中暗想你顾少模样是生得不错。

    可你那见一个爱一个的性子,哪家正经姑娘敢把真心交付于你。

    “叫我过来何事?”

    陵天苏将手中青梨递给苏天灵。

    此刻天气日头渐升,温度有些高,而苏天灵与自己的同门们坐在这里连个遮阴的地方都没有,看着有些让人于心不忍。

    苏天灵眯弯着眼睛接过一颗青梨毫不客气的咬了一小口,青色的果皮之下出现一个小巧可爱牙印。

    她伸出小拳头轻轻的锤了一下陵天苏的肩膀,笑道:“没事就不能找你玩了啊,看你伤势都恢复得差不多了嘛,还有闲工夫过来看热闹。”

    陵天苏将另一个青梨作势往她兜儿里塞去,却被她轻巧避开:“不用了,一颗解渴足够了。”

    陵天苏笑了笑,也没有勉强。

    “灵儿,这位是?”

    一名白衣女子从苏天灵身后走出,与苏天灵不一样,腰间配有一把黑鞘长刀,目光隐隐透着不善的看着陵天苏。

    “师姐,这就是我与你说过的,我最要好的朋友叶陵。”

    她转头冲女子灿烂一笑,然后又对陵天苏说道:“陵陵,这是我刀越宗的大师姐白唯,她可是除了爹爹以外最疼我的人了,平日里在宗门之中也是她最为照顾我。”

    陵天苏将那白衣女子微微打量一眼。

    刀越宗……

    他可是对这个宗派十分感兴趣。

    刀越宗是如今九州大陆为数不多的一个古老门派,流传已有万年之久,且他们所信奉的道,便是无祁邪。

    而他则是无祁邪的传人,说起来与刀越宗还有点渊源,心中不由对刀越宗的人也生出一种亲近之意。

    名为白唯的女子先是满脸慈爱笑容的摸了摸苏天灵的小脑袋,说道:“我是你大师姐,你又是门中最小的一个,我不疼你谁疼你。”

    随即,她转过视线,面色如十月寒霜一般骤然的就冷了下来,刀子般的目光朝着陵天苏投射而来。

    “叶家世子叶陵,你的大名我亦有所耳闻,只是不知世子这般处心积虑的接近我们家灵儿究竟是何用意!”

    “呃……”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