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四百三十四章:月儿少主

第四百三十四章:月儿少主

    双容微笑摇首:“不必了,多谢顾大少好意。”

    “行。”

    顾瑾炎起身出了凉亭,隐隐听到他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水映月那小娘皮哪去了,少爷我上场比试一场就不见了人影,真是不懂规矩!”

    顾瑾炎走后,双容面上犹豫一阵,作揖弯腰正欲说话,谁知领口一紧,却是被陵天苏狠狠攥住了领口。

    双容公子微微皱眉,没有说话亦没有反抗,任由他这般无礼的抓住自己的领口。

    反倒是李依依怒了,厉声道:“无礼之徒!还不放手!”

    陵天苏冷冷一笑,既没有放手,也没有多说什么废话,拳头捏得咯吱作响,直接一拳狠狠砸在双容白净的面颊之上。

    双容公子看着放大冲他脸上招呼而来的拳头,微微苦笑,并未动用元力护体,“嘭”!的一声闷响。

    双容公子高挑的身体倒退几步,右手捂着口鼻,一声不吭。

    任由鲜血自指缝中流淌而出,目光平静的看着陵天苏。

    陵天苏淡然的松开他的衣襟,身侧李依依双目一下子就冷了下来,全然不见平日里的温柔婉转。

    “你找死!”

    她正欲出手教训这狂妄的无礼之徒,手臂却被双容公子突然扼住。

    “阿容?!”

    她惊诧的看着双容公子,只听得他的声音平缓淡然的从染血的手掌之下传来。

    “依依,你先出去,我有话要单独与世子淡淡。”

    李依依摇了摇首,她从未见过他如此反常,让他一个人,她不放心。

    双容公子转头看了她一眼,那一眼竟是带着一丝哀求之意:“听话……”

    李依依一怔,咬了咬唇,没有说话,只是默默的推开他的手,然后转身离去。

    双容公子抹了抹脸上嘴角的鲜血,然后笑了笑,这笑容之中竟有一种说不出的如负释重。

    “这一拳,打得好。”

    陵天苏面无表情道:“可我觉得…这一拳还远远不够。”

    双容公子很认真的点了点头,然后做出了一个另陵天苏都为之变色的举动。

    他掀开衣摆,缓缓跪下,双膝落在实地之上,然后语气诚恳说道:“事情已经过去十八年,我知道,如今双容再以如今这副姿态来获取原谅已经为时已晚。

    双容已无颜面再见月儿,世子是月儿侍奉的少主,这一跪,与跪月儿无异。”

    这一刻,他不再是江湖上身具佳名的水月洞湖湖主,而是一个犯下过错而诚恳认错的负心人。

    双容公子这一跪,没有引来众多观试者的愕然目光与喧哗之声。

    因为在他进入这凉亭的一瞬,便已经设下结界,将内界与外界完全隔绝,任何景象与声音都无法传递到外界中去。

    他不是担心自己这一跪给他人看了去而影响自己的佳名形象,而是怕给陵天苏带来麻烦。

    陵天苏眼中惊色淡去,只是冷漠的看着他,说道:“既然已经知道迟了十八年,双容公子又何必再来自找不快。”

    双容公子低着脑袋,口鼻仍淌着鲜血,他苦笑道:“我欠月儿的,已经无法还清,但却不能不还!”

    陵天苏心中升起一抹躁意,淡淡道:“情债难偿,最好的方法便是阁下对我家月儿永不再干扰,那夜是你救了月儿,所以我只揍你一拳,若是再纠缠,事情便不会这么简单了。”

    双容公子轻笑出声,说道:“世上还能有这么一个人真心待月儿,真好。”

    陵天苏冷笑道:“日后对待月儿好的人,还会有更多。”

    双容公子神情一肃,看着他认真说道:“我是真心喜欢月儿的。”

    陵天苏俯视着他,说道:“你觉得你还有资格说这话?方才你那位表妹姑娘是叫李依依吧,江湖上可是有着不少关于你们的传闻,据说你们二人之间,好事将近啊。”

    双容公子面容苦涩:“我是有苦衷的。”

    “呵……你所谓的苦衷,不过是最俗套的人妖殊途罢了,也是…既然殊途,又怎能同归。”陵天苏嘲弄一笑。

    双容公子豁然抬首,眼神意外,他没有想到这位叶家世子居然能够如此爽利的承认自己的身份。

    “妖又如何?月儿是我在这世上见过最温柔,最动人的女子,双容的内心无时无刻不在告诫自己,即便月儿是妖,我亦爱她!

    只是……我与月儿之间的横沟,却不仅仅只是人妖殊途四字简单能够说明得了……”

    双容面有惭色,眼底深处似有一团即将熄灭的火焰,火焰熄灭之后,便是无尽黑暗。

    陵天苏眸光一动,聪颖的他隐隐猜出当年之事或许另有隐情。

    他皱了皱眉,面上冷意不减,但眼中敌意却是悄然消散不少。

    他扶起双容公子,看着他说道:“我并非迂腐固执之人,还请阁下与我说句实话,当年你那般行事,可是有何苦衷?”

    双容公子看着陵天苏认真说道:“若无苦衷,双容即便是死!也绝不会负月儿,只是这苦衷,双容不能说。”

    陵天苏眉峰紧皱,看着双容公子这双即便染血依旧清秀逼人的脸。

    这张脸配上这般深情模样,暗想难怪能够让月儿记挂心头这么多年。

    他取出怀中一方手帕,叫给双容公子,说道:“不管如何,你为了她人,而害得月儿被万鬼噬体,几乎万劫不复这一点是无可改变的事实。

    而你要取她人为妻亦是事实,我不管你当年是何种苦衷,只是日后,月儿与你……再无半分瓜葛!”

    看到陵天苏递出手帕给他的这个举动,双容公子面露感激,他接过手帕,将面面上血迹擦尽。

    随即说道:“今日双容前来,是想给世子殿下提前一个交代,双容知道,今日世子参试,是为了夺冠而回,只是前路艰难,仅凭世子一人之力怕是难以进入十强,双容不才,愿自荐与世子定下双人试之约,还望世子成全。”

    双人试与方才的甲十一一样,是万首试中较为特殊的一种试规。

    只是双人试与‘甲十一’不同的是,参试者可私下组队,将玉牌组成一队。

    在匹配过程中,其中一人数字被选为上阵一轮中,另一名参试者便可替为出战。

    若是两者才淘汰赛中皆落败,倒也无后续问题。

    若是同时走到最后,则是二者之间再进行最后一场比斗,胜者,则为万首试的首榜。

    陵天苏对于万首试试规并无多加研究,所以也不明白这双人试是何种规矩,但是看着双容公子的态度,他已经隐隐猜出其中大概意思。

    “抱歉,我并不打算与你有太多纠葛,我们之间还是桥归桥,路归路比较好。”

    双容公子说道:“世子身中禁元丹的事我亦有所耳闻,虽然方才世子与汪子任一战让人大开眼界,但肉身再强悍,也抵不过元力深厚的修行者。

    更何况还有一个越国吴婴也为参试者之一,说句不好听的话,世子仅仅依靠肉身的力量,很难走得长远。”

    陵天苏淡淡道:“这个就不劳双容公子费心了,我已有安排。”

    见他如此固执己见,双容公子不好勉强,垂头说道:“也罢,那双容告辞。”

    “不送。”

    双容撤去护亭结界,离去时,他仍是朝着陵天苏行了一礼:“万首试结束后,双容定会给月儿一个交代。”

    陵天苏皱眉,他不想深究这个交代是什么,只不过今日得见双容,倒也没有如想象中那般可憎可恨。

    不过他不管其中有何苦衷,但凡有人伤害了月儿,他便不会轻易原谅对方。

    “表哥……”

    看着走出凉亭的双容公子,李依依幽幽呼唤道。

    她视线在他身上上下打量许久,虽然他脸色的血迹已经擦拭干净,恢复以往白净面容,可她那一双柳眉还是深深蹙了起来。

    因为她发现……双容公子膝盖衣摆处,有着极为显眼的灰尘印。

    她与双容公子相识相知多年,只他是一个极爱干净之人。

    即便是在赶路途中,也仍要保持身体衣物的洁净。

    可她方才不过离开了这么一小会,他的衣摆处却发生了这样的变化。

    聪慧过人的她,不难猜出其中发生了什么。

    “阿容,我希望你能够老实告诉我,你与叶家世子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她深深的看了一眼双容公子,不等他开口,随即又道:“我知你不会说,但是你若不说,我只当是他逼你下跪了,你知道,我不会容许这世上有人这般羞辱你的,我会杀了他。”

    李依依语调非常平静,但神情却是异常认真,就连眼中的杀意都丝毫不加以掩饰。

    她看着他,沉声且肯定道:“而且……我能杀他!”

    她不是汪子任那个脓包,杀死一个无法运转一丝元力的体修,对于她而言,并不难。

    双容公子盯着她的眼睛看了办响,过了很久才无奈说道:“他是月儿的少主……”

    李依依浑身一震,眼中的凌冽杀意顿时消散的无影无踪,只剩下无措与惊慌。

    她有些无法理解,失神喃喃道:“叶陵是叶王世子……怎么会是月儿少主?!”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