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四百三十五章:开开心心去打饭

第四百三十五章:开开心心去打饭

    双容公子点了点头,道:“其中种种,我也不慎明了,不过月儿与世子的身份事关重大,不可外传,不然,会引来很大的祸端。”

    李依依神色复杂的点了点头,然后伸手轻轻捏住他的衣袖,小声问道:“表哥……今日以后,你还会见她吗?”

    双容公子反手握住她的手,轻声道:“十八年前,始终是我们做得不对,若是月儿愿意见我,我一定赎罪。”

    “此事怨我,我同你一起赎罪……”李依依深情款款的看着他说道。

    “好……”双容公子握着她的手,微微一笑。

    ………………

    入了虚境空间,即便是顾瑾炎这无法无天的性子也不由收敛几分,领取饭食也是老老实实的派对等待。

    毕竟这里可是星父王渊的地界。

    大晋军中伙食很好,即便供应这么多参试者,饭食依旧做得十分精致,所以排队数量的人有很多。

    顾瑾炎手执折扇,无聊至极,轻佻的对着几名合欢宫的女弟子们吹着口哨。

    而合欢宗的女弟子们则媚笑连连,眼波流转,很快就与他眉目传情起来。

    忽的,他目光微闪,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也在排队领取饭食。

    正是离了凉亭许久未归的水映月。

    只不过她一人站在队伍之中,显得有些孤单可怜,她前方队伍分明不长,可是总是无法前进。

    不少外来参试男子都对她露出嘲弄鄙夷笑意,甚至连有的万花宫弟子也故意在她身前插队。

    顾瑾炎皱起了眉头,停止与合欢宗弟子们的眉目传情,漠然的脱离这一条排队队伍,往那边走去。

    恰好,在一名青年男子的插队之下,那人明显带着故意占便宜的行为,用力往水映月的胸口上撞去。

    水映月虽不懂修为,但警惕性与眼力见却是极为灵敏的。

    她心中大为皱眉,连连后退几步,避开这男子的身体。

    那曾想,慌忙避开之下,没有注意到身后的人,将身后那名万花宫女子的脚背不小心踩了一脚。

    那名女子怒道:“不长眼睛!”

    她本就自恃名门大宗出声,素来看不起这些勾栏瓦舍的卑微女子。

    她虽不愿与自己同宗一般,故意插队挤兑她,但一直在她身后也颇为不爽。

    如今被她这么一踩,顿时将心中那怒气全给踩了出来。

    水映月连忙转身道歉:“对不……”

    “啪!”

    一巴掌,毫不留情面的扇在她那洁白的脸庞上,很快,五道鲜红的指印浮现出来。

    水映月捂着脸,有些委屈,平日里在听雨轩中累积出来的娇气让她有些生气,下意识的准备一巴掌回击过去。

    可又联想到近日以来,她像一个玩物一样被顾瑾炎收入房中,破了身子以后,就连平日里对她多为相护的吴妈妈态度也急速冷淡下来。

    往年日夜想要脱离的听雨轩,如今却成了她想要回去的归宿。

    如今她与卑微的宠姬无异,而对方则是高高在上的修行者。

    这一巴掌下去,还不知道能否落实在她脸上,反而还会得罪这位万花宫的弟子。

    以顾瑾炎那凉薄的性子,她可不会天真的以为他会为了她而得罪万花宫的人。

    面上一阵苦笑,刚抬起来的手臂又颓然的垂了下去。

    看到这一幕,顾瑾炎暗自皱了皱眉,顿下脚步没多久又再度迈出。

    “哟?你这还是想还手不成?一个只会卖身的贱婢,也敢如此猖狂。”

    虽然水映月放下了手臂,停止了还手的动作,可那抬到一半的反抗动作仍是落在了那名女子眼中。

    她掀起凌厉刻薄的眉峰,冷笑一声,出手如电,又是一巴掌挥出。

    被一股巨力扇得侧过脑袋,唇齿溢血,脸颊上的疼痛,四周嘲弄的笑声,让她遭受到了剧烈的羞辱之感。

    她没有瑟瑟发抖,没有悲愤交加的哭泣出声,只是平淡的抬首看着眼前女子,目光空洞。

    下一刻,一只大手无礼且用力的揽住她的肩头,狠狠将她搂入一个冰冷的怀中。

    她眼底羞愤,正要挣扎,却听到上方那个可恶又熟悉的声音响起:“什么卖身的贱婢,她是我顾瑾炎的女人,也是你个丑女能动手打的?”

    水映月赫然抬首,映入眼帘的是一个蓄有一点青色胡渣的刀削下巴。

    顾瑾炎似笑非笑,语调也是懒洋洋的听不到一丝怒意。

    可水映月与他相处多日,对于他的性格也算是有所了解。

    她知道,顾瑾炎是一个怜香惜玉之人,面对女人,即便是一个容色不佳的女人,也绝对不会说出‘丑女’二字来的。

    更何况,眼前这位万花宫的女子,虽然面相生得凶了些,但容貌却觉得称不上丑。

    所以她知道,这位顾少,是动怒了。

    不知为何,想通这一点头,她有些迷茫了。

    那名万花宫的女弟子气得浑身发抖。

    正欲张口还击,顾瑾炎却是嗤笑一声,看都不去看她一眼。

    他低首温柔爱怜的捏住水映月的下巴,轻轻抬起她的脸,一个附身,便低头舔去她嘴角的鲜血。

    这一暧昧动作,顿时引来不少人的唏嘘声。

    “当庭广众的,真是有伤风化!”

    “花花公子配浪荡女子,果真是天生一对!”

    “有辱斯文!”

    对于那些辱骂声,水映月却是一句也听不进去了,两颊的指印也遮掩不住她面上的羞红之色。

    她暗道自己这是怎么了,分明往日在床榻之上与他行那鱼水之欢也没有今日这般小鹿乱撞啊。

    对了,方才他说她是他的女人……

    是因为这一句话,她才羞意不止吗?

    顾瑾炎摸了摸她面颊上的指印,轻声说道:“很疼吧…少爷我过会就为你上药,现在先给你出气。”

    被他手指抚过的地方更加烧红,水映月不知这时应该说些什么,呆愣愣的看着他,模样有些傻。

    “你方才打了我女人两个耳光,你是自己动手扇自己耳光以示歉意,还是要本少来动手。”

    顾瑾炎抬首看着那名万花宗女子,眼中温柔顿时散去,仅剩下懒洋洋的冷意。

    在这样的目光注视下,那名女子遍体生凉,她下意识的打了一个寒颤。

    随即冷声道:“可笑,是她先踩到我的!”

    顾瑾炎嗤笑道:“可我的女人很有素养的跟你道过了歉,虽然在本少眼中,我的女人踩你一脚,那是你的脚莫大的福分,没有道歉的必要。

    不过既然她已经道歉了,也就罢了,可是你这丑女,还不知好歹的还了两耳光,将我这小宝贝如花似玉的脸打成这样,少爷我很生气。”

    那名女子冷笑:“都说顾瑾炎霸道无礼,今日一见,果然不同凡响,怎么,我若不动手,你还敢在这虚境空间中动手不成。”

    万首试试规,出了望归台,在虚境空间的万首试管辖范围之内,不准私斗,一经发现便会被取消参试资格。

    “你都动手了,少爷我怕什么。”

    顾瑾炎哈哈一笑,然后就是二十声清脆的“啪啪啪啪啪……”响。

    顾瑾炎手掌带出阵阵残影,那万花宫女子不过凝魂中期修为,顾瑾炎出手甚至连给她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二十个巴掌过去后,那名女子已经肿成了了猪头模样,披头散发,呆呆愣愣的捂着脸反应不及。

    顾瑾炎转了转手腕,龇牙咧嘴道:“脸皮可真够厚的,抽得少爷我手都疼了。”

    众人汗颜,觉得这厮实在无耻,居然还真的敢做出动手大女人这种有失君子风度的事来,纷纷像他投来鄙夷的目光。

    “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觉得本少有失君子风度是不是?但是本少何时说过我是君子了。”

    顾瑾炎斜眼冷视众人,冷声道:“我只知道,谁欺负了我的人,我便会十倍奉还!这么多年了,少爷我是什么德行你们不会不知道,还敢动手……还有你!”

    顾瑾炎一脚狠狠踹出,正中方才故意插队占便宜的青年胸膛之上。

    这一脚,他没有丝毫留力,凌厉的元力在他脚尖形成一道犀利的飓风。

    那青年惨叫一声,胸膛直接凹陷先去,噗出一口鲜血倒飞而出,生死不知。

    万花宫的那名女子真的没有想到这顾家少爷当真敢如此猖狂,在这虚境空间中出手伤人。

    她浑身一抖,捂着脸颊不敢再多说话,生怕他也再来上这么一脚给她。

    顾瑾炎闹出的动静不小,很快便引来罗生门的军官。

    贺梭打量了一下场地,看着口吐鲜血昏迷不醒的青年男子皱了皱眉,然后冲顾瑾炎行了一礼说道:“顾少爷,你违规了,还请交出身份玉牌。”

    水映月脸色一变,有些惶恐,挣扎着想要挣脱他的怀抱准备为他辩解几句。

    因为她也没想到自己简单的领一个饭食竟会为他惹来这么大的麻烦。

    或者说,她根本就没有意料到,顾瑾炎居然真的会为她出面。

    万首试事关重大,对于修行者来说,正如那些寒窗苦读数十年只为一夕中榜的重要时刻,若是顾瑾炎因为她一个青楼女子而失了参试资格,恐怕顾家家主第一个就不会放过她。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