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四百九十八章:你说……我家殿下是妖?

第四百九十八章:你说……我家殿下是妖?

    几位世家家主听闻此言,心中不由也松了一口气,纷纷肃容钦佩。

    因为他们相信王渊大人口中的绵薄之力,那绝对不仅仅只有字面上的那般绵薄。

    叶沉浮回礼弯腰的弧度加深一分,他沉声道:“那么还望王渊大人在最后一刻,为我叶家留下一道大门,我叶沉浮向大人保证,那一座大门,由我叶家军彻底死守,绝不会让人间沦陷!”

    王渊皱了皱眉,沉默了下来。

    叶沉浮会这样郑重其事的请求他这一点,其事不难猜出,他是为了他那唯一的独孙。

    留下一道远古大门,由叶家军进入远古试炼之地搜寻叶家世子下落,直至将他找回为止。

    而那道大门也有可能将会无限制的一直开启下去。

    因为王渊认为,那位甚至极受剑神看好的叶家世子,落在了国师的手中,能够回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而远古试炼之地是一块极大的诱惑力,只要他开启一天,便会引来无数饿狼的注视以及远古生物的时刻降临。

    虽然王渊认为叶家世子没有该死的道理,但顾全大局,也不愿留下这么一个隐患。

    “且答应他吧,有老夫在,一道大门而已,我看何人敢造次!”

    天空之上,不见那位老者的身影,之听得他的声音犹如滚滚奔雷自云层之中传来,带着不容置疑。

    星父王渊面露苦笑,摊了摊手,表示无奈。

    叶沉浮神情一肃,朝着天际恭敬行了一礼。

    十大侍军,除了天侍军踏出一步以外,其余人皆一动不动。

    待叶沉浮重新站直身体一言不发时,立于众多黄侍军前的抱剑女子没有接受到任何命令,开始缓缓抬步,来到赵勾玉身前,一双犹如墨星般的眼眸平静的与之对视。

    众人的视线不禁皆被如此诡异的一幕所吸引。

    其中一人,恰巧包括了潇竹学院孟子愉。

    从骆轻衣迈出一地步引起众人注目的那一刻,他的目光就好似蚂蟥一般,紧紧的“咬”在她怀中的那把承影剑上。

    被一名如此美丽的女子认真注视,赵勾玉心中非但没有生出一丝愉悦之情,反而头皮莫名一炸,遍体生寒。

    他下意识的捏紧袖中那把青冥小剑。

    他不知为何自己的行为举止为如此怪异的窝囊。

    更不明白为何他堂堂赵家家主,竟会被一名小小黄侍的平静眼神所震慑得说不出话来。

    骆轻衣眼神清澈,不含一丝杂质,她缓缓开口,声音悦耳:“你说我家殿下是妖?”

    她的称呼既不是赵大人,也不是赵家主,而是平称…你。

    不论是年龄,辈分,官职,对于她一个黄侍而言,这绝对是一个极其失礼的态度。

    众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叶沉浮的面色。

    只见他面上表情没有任何起伏,明显对于这位小黄侍的突然发问没有任何意见。

    赵勾玉眉宇沉凝,心头那股诡异之感怎么也挥之不去,但还是勉力应道:“我所说的,都是事实。”

    骆轻衣的目光平静得没有丝毫变化,她继续说道:“在万首试结束期间,你曾两次对我家殿下出手,试图将殿下击杀,是也不是?”

    赵勾玉眉头皱得更深了,还是答道:“是,奸佞妖邪,人人得而诛之!”

    “你不否认,那便是最好……”

    骆轻衣抱剑的姿势改变,单手握着承影剑的剑鞘,自然垂于身体一边。

    她忽然抬首看着满目疮痍的天空,也不知世子是坠入到了哪一道大门之中。

    她淡淡说道:“我很少出剑…但是我家殿下却见过,他知道…我的剑很快。”

    赵勾玉一怔,随即反应过来她话中的意思,眼眸顿时阴冷下来。

    平阳王秦不破的心情已经不能用很差来形容。

    如今就连这么一个小小黄侍也敢站出来胡言乱语,他沉声呵斥道:“不得放肆。”

    众人心中亦是感到一阵好奇。

    她说她的剑很快……

    那么有多快?

    难不成还能快过星父大人王渊的剑?

    众人这般想到。

    霎时间,在他们双眼没光明所覆盖的前一瞬,他们看到王渊大人的眉头微微皱起。

    然后眼睛被突如其来的光明瞬间刺痛。

    好在给他们来到刺痛的光明仅仅只有短短一瞬,刺痛的双眼甚至还来不及闭上,足以覆盖一切视线的光明就已经褪去。

    “咚”的一声轻响。

    好似瓜熟落地之声……

    可这里哪里来的瓜呢?

    人们睁着略带疑惑的眼睛,冲着声音源头看去。

    好巧的是,那声音的源头竟然是赵家家主所站之地。

    他们看到赵家家主双腿依旧稳稳的站在那里。

    只是……那双大晋官靴旁的不远处,有一颗模样甚是相熟的头颅,轻轻的滚动着。

    他们清晰可见,头颅上的那张脸庞带着始料不及的僵硬错愕,瞪大的眼眸满满的不甘。

    而他身前静立的那名美丽女子,则是保持着收剑的动作。

    他们呼吸紧紧一悸!

    不曾见她拔剑,更不曾听到一声拔剑之音……怎么就收剑了?

    收剑了……

    直到那道不算伟岸的身躯缓缓的倒了下去。

    所有参试者这才反应过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这才猛然的吸了一口凉气!

    她杀人了!她竟然杀人了!

    而且她杀的不是别人!而是九大世家之一的赵家家主大人!当朝重臣!

    她怎么敢!

    不对!

    参试者们心中又是一惊!

    赵家家主有着安魄境界的实力,而黄侍,素来以医术药理成名,对于修行一道,远落后与其他八大军侍。

    可她这么一个小女子…竟然能够做到瞬杀赵勾玉!

    何其可怕!

    而此刻,面部表情最为精彩的,莫过于那位潇竹学院的学子孟子愉了。

    他曾在参试途中,质问过叶陵。

    问他为何要将君主之剑交到一个女子手中?

    更是义正言辞的说着他此举行为无疑是让那明珠蒙尘。

    而现在看来,他那时的话语,竟是显得这般可笑。

    拥有如此可怕强大剑技的女子,怎么可能让那把承影蒙尘。

    “混账东西,谁让你动手的!小小黄侍,胆敢当着本王的面杀人,是要造反不成!”

    平阳王秦不破怔楞良久,反应过来,顿时勃然大怒!

    对于这位陛下同胞兄弟王爷的怒火,以及赵勾玉的身死,在场所有的叶家军皆是一副漠然到了给人一种理所当然的模样。

    让参试者们更为震惊的是,那位遭受到平阳王呵斥的女子竟然上前一步,神情平静的踢了踢脚下那颗头颅。

    她嗤笑道:“叶家黄侍,多年以来,虽然精通岐黄之术,救人居多,但是这不代表着不会生气,不会杀人。”

    她现在就很生气,所以才要杀人。

    叶沉浮语气幽幽:“我叶家的人,还没有哪个是混账东西的,还望平阳王谨言!”

    平阳王神情一滞,这叶家黄侍如此放肆,听他话中的意思,居然还大有维护之意?!

    “那可是赵勾玉,赵家家主!不是什么下九流说杀就杀的小喽啰!”

    叶家出来的人,都是这般疯狂的吗?

    叶沉浮颔首淡淡道:“赵勾玉勾结国师,几次三番杀害吾孙,为何不能杀?”

    他忽然转身,看着秦不破认真说道:“如今的叶沉浮,不过是一个大半身子埋进黄土里的老人。

    吾儿无修已经不在了,老夫生平所求不多,只想为我那孙儿争来一方安宁净土,可总有人喜欢咄咄逼人,不给人留条后路,既然如此,老夫为何不能疯上一回?

    平阳王殿下应该知晓,老夫发起疯来,死的人,可不仅仅只会是一个赵勾玉。”

    平阳王气得浑身直抖:“老匹夫,你敢!”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