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五百二十五章:你的帐篷,归我!

第五百二十五章:你的帐篷,归我!

    秦紫渃托腮看他,目光依旧温和,只是那温和之中似乎多了一些让人看不懂的东西。

    她轻笑:“厉害起来的时候?是指你脱人家姑娘衣服的时候吗?”

    陵天苏干咳一声:“那是一个误会。”

    秦紫渃眨了眨眼:“那你是承认你脱了她衣服?”

    陵天苏亦是眨眼看她,目光坦诚:“嗯,脱了。”

    没有过多的解释与掩饰,正是这样一个坦诚不带任何羞涩的目光,便让人不会过多的去怀疑猜测他与那苏邪之间有什么。

    甚至会让人隐隐猜到,其中或许存在着什么其他的误会。

    秦紫渃有些释怀,亦有些受伤。

    释怀他的诚恳,受伤亦是因为他的诚恳。

    那双水色眸子微微一黯,她轻轻颔首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去休息了,你也早些休息吧,今夜我会让李姑娘同我睡一个帐篷。”

    在双容公子极度奢侈的滥用帐篷之下,如今仅仅只剩五个帐篷了。

    漠漠一间帐篷,双容一间帐篷,苏邪一间帐篷,秦紫渃一间帐篷。

    若是李依依再单独居住一间帐篷,那陵天苏今夜便会很可怜的要独自守夜了。

    不过好在双容公子带来的帐篷很大,容下两人也是可以的。

    所以秦紫渃的这个建议十分不错。

    陵天苏正欲点头,忽的,身后不远之处传来一阵簌簌声响。

    那声音…很近,是衣服擦过林间树叶的声音。

    陵天苏眼神骤然一凝!

    就连秦紫渃那双温柔的水色眼眸也微微泛起一抹冷然的警惕之意。

    那声音十分之近,明显便是在结界范围以内发出来的。

    而此间结界之中,除了他们六人,断无其他人的存在。

    如今却出现了响动,但那些小铜铃却依旧安静没有一丝声音,如今便只有一个可能。

    那便是有入侵者发现了此方空间异样,且那入侵者实力极强,强过他们六人中的每一个人!

    他甚至无需以神识刻意探查此地,仅需一眼,便可看出此地异样。

    甚至可以无视符线与铜铃的存在,直接穿梭至此处且不叫众人察觉。

    此人绝对有着瞬杀他们每一个人的实力,且是在众人毫无察觉之下。

    可此人却偏偏没有刻意掩盖自己的气息,甚至是衣摆擦过林叶的声音。

    苏邪的帐篷与双容公子的帐篷皆被掀开。

    刚进帐篷没多久的苏邪与进帐篷多时的李依依皆是满脸沉重警惕的走了出来,目光不善的看着那片不被月光所映照的榛榛丛林。

    暗夜丛林,任意的滋生着的野草足足有着成人之高,密集而立。

    那诡异的衣摆摩擦之声,不由让人心生出一种野草后方的无尽危险之感。

    就在此时,一只苍白略显病弱的手轻轻的拨开了杂草。

    遥远天际的月光,好似要为众人照清视线一般,云层漂移,月光倾华而下,将那黑暗的杂草横生之处清晰照亮。

    银色的月光缓缓的流泻在杂草后方那名黑衣少年身上,月光驱散了此间黑暗,却仿佛无法将那黑衣少年从黑暗之中

    带出一般。

    明亮的月光可清晰的映照出榛莽的颜色,无法在那黑衣之上显露一分,无尽的月华虽然耀眼,落在了那黑衣上,却依旧显得暗沉无光。

    他微微颔首打量着众人,一个简单至极的动作无不透露着他的生来高傲,暗红的眸子里浮动的是冷然危险的光泽。

    众人的脸色已经开始变幻。

    李依依知晓这少年的盛名,正是因为那盛名,所以也清晰的认知到这盛名之中,更多的是…凶名。

    她抿了抿苦涩的唇角,指尖有些发僵。

    秦紫渃一只手已经悄然探入衣袖之中,暗自警惕。

    苏邪眯起那双神采勾人的桃花眼眸,心中暗自震惊!

    这家伙,分明不久前还是一副垂死苍老之态。

    如今却是一丝老态不剩,重归少年巅峰模样。

    就连修为……竟是浩浩荡荡,妙玄无尽,已然达到了有人穷其一生也无法到达的通元境界。

    陵天苏心中倒是并无苏邪那般震惊,只是有些意外与吴婴既然能够成功从国师天明手中活下来,理应是恢复了自由之身。

    按照常理来说,陵天苏认为吴婴是一个独善其身,喜欢独来独往之人,即便有着一时合作的交集,在交集过后,他亦不会同你产生任何后续的人情。

    还未等陵天苏开口发问,吴婴已经先他一步的随手甩出一物,眉眼冷淡道:“还给你。”

    陵天苏抬手,两指夹过甩出的物品,指尖冰冷却带摩擦的触感已经告知他那是什么。

    将破魔镜收好,陵天苏微微一笑。

    当初借这破魔镜给吴婴时,他有意隐瞒此镜来历,是担心吴婴心生贪念,会将此镜据为己有。

    不过吴婴是何等聪颖之人,这么长时间的接触破魔镜。

    或许他不知此镜来历,但对于此镜的强大与珍贵想必比起陵天苏更加有着深刻的认解。

    可他依旧折了些功夫,将这破魔镜特意还给了他。

    倒是他枉做小人了。

    似是看穿他心中想法,吴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不属于我的东西,我不屑留之!”

    看着这狂傲无边的小子,陵天苏无奈的笑了笑:“那时,谢你帮忙拖出国师了。”

    吴婴眉角顿时变得冷硬,冷冷道:“可笑!你觉得我是为了救你才留在那里的?”

    陵天苏当然没那么自恋,不过即便那是他顺手为之的,也无法改变是因为他暂时拖住了国师天明,这才得以让苏邪带着他与漠漠离开了那枭阳国境的事实。

    吴婴冷然一笑:“我是为了杀死他,夺回属于我的东西。”

    陵天苏将他上下打量一番,点了点头:“看来你做到了。嗯……镜子你已经送回来了,还有别的什么事吗?”

    吴婴缓缓走出丛林,来至篝火旁。

    温暖的火光映照着他那历来苍白的面容,好似温暖的火光永远也照不暖他面上神情一般,他冷冷道:“国师未死。”

    陵天苏看他居然没有要走的意思,不由自主的皱起了眉头:“嗯,所以呢?”

    吴婴侧目看他:“我要杀他。”

    “然后?”

    “此

    地甚好,距离枭阳国境不远不近。”

    “所以?”

    吴婴目光从他面上收回,语气不容置疑:“你的帐篷,归我!”

    陵天苏嘴角抽了抽,感情说了这么大半天,你是想要没皮没脸不带一分商量的语气留下来啊。

    “凭什么!”

    吴婴嘴角翘起:“凭我救了你。”

    陵天苏愤愤:“我不也救了你?”

    吴婴傲然抬首:“你救我,我不愿承这个情。我救你,你必须承我的情。因为……我是吴婴。”

    其实他说得还算是婉转了,在场的每一个人都不难听出他此话何意。

    因为我是吴婴,在这里,谁强谁说了算,没有那么多的道理可言。

    苏邪一双眼珠子滴溜溜的一转,她惊叫一声,豁然拍手叫好,疯疯癫癫的模样不禁将众人的目光都给吸引了过去。

    苏邪小跑过来,很是大胆的直接无视吴婴的存在。

    她含羞带怯的扯了扯陵天苏的衣带,道:“要不叶陵哥哥你来我的帐篷睡吧,更深露重的,莫要冻坏了,夜半时分,你还可以抱着我的身子取暖哦。”

    那一声叶陵哥哥叫得陵天苏是浑身鸡皮疙瘩直起。

    他好没气的瞪了一眼这个唯恐天下不乱的小妖女,愤愤的扯过自己的衣带。

    李依依冷笑:“去你的帐篷,那这小子明日还不两腿发软的爬出来。”

    秦紫渃无奈的摇了摇首,没有多说什么。

    见吴婴并无敌意便也放松了心中的警惕之心,转身默默的回到了自己的帐篷之中。

    苏邪却是仿佛没有听懂李依依说什么一般,冲着吴婴动人一笑。

    “还真是谢谢你及时出场呢,我还想着要不要晚上大家深睡时分,拿根柴火不小心点了他的帐篷,这样一来,还真是省事不少呢。”

    陵天苏无力扶额:“这话被你说出来就已经暴露了你不是‘不小心’,而是‘故意’了。

    而且你想多了,就算吴婴要留下来霸占我的帐篷,我也不会跟你睡一个帐篷的,我去跟漠漠睡。”

    心知吴婴这家伙做了决定的事,他怕是谁也改变不了。

    便懒得再多浪费口舌去伺候他,也学着秦先生为好榜样,甩下众人,默默的朝着漠漠的帐篷方向走去。

    走到一半,陵天苏忽然回首用力瞪了一眼喜欢作妖的小妖女。

    “我警告你,你要是待会‘不小心’点了漠漠的帐篷,我就把你的帐篷也给点了。”

    苏邪幽怨的看着他:“不解风情。”

    看着一头重新栽回双容公子帐篷的李依依,苏邪‘喂’了一声:“你不跟秦公主一块睡啊?”

    李依依脸不红不臊的说道:“你都可以跟叶陵那小子一块睡,我为何就不能跟我表哥一块了?”

    众人回到帐篷之中休息,篝火之旁只剩苏邪与吴婴二人,苏邪并未急着会到自己的帐篷中去休息,似笑非笑的看着吴婴,面上并无多大惧怕之色,大有想要攀谈之意。

    而生性高傲的吴婴竟然也出乎意料的并未无视她直接去往到帐篷之中。

    (ps:神助攻出场了,北北要掌声!!)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