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四章:入蛇腹

第四章:入蛇腹

    陵天苏距离两人是越来越远,眼见香儿就要命丧蚀毒血蟒的口中,心中一紧,挣扎的更加厉害了,眼睛通红,爪子不断的拍打着光晕,模样甚是凄厉。

    它不甘自己的弱小,不甘只能独自逃命,不愿见陪伴了自己十四年的两人惨死蛇口。

    力量!此时它心中迫切的需要力量!足以保护一切的力量!陵天苏浑身顿时剧烈的颤抖起来,心中不停的呐喊叫嚣着。

    回想着过去的种种,一想到日后没有她们的陪伴,陵天苏心中陷入最深的绝望。

    “咔嚓!”一声,陵天苏听见自己体内仿佛有什么破裂了,周围的空间也几乎静止了下来。它清晰的感觉得到自己心脏跳动的每一频率,很不可思议,身体里的每一丝血流,每一个器官,从里到外,都可以感觉得到,好像拥有一双无形的眼,将自己看了个透彻。微微光芒闪动,从自己身体深处,传来一道淡淡的蓝光。再往下看,蓝光是从一裂缝渗透出来的。陵天苏觉得有些奇怪,身体里怎么会有一道裂缝,它疑惑的向裂缝抓去,看起来明明触手可及的裂缝,却怎么也握不住。

    陵天苏陡然一惊,不知不觉,他却能做到内视了,可内视不是需要凝魂境界才能做到的吗?他如今修为才固体境界,是如何能办到这点的?

    “叮铃”尾巴上的铃铛好像受到了什么共鸣,发出欢快的声响。清脆的响声打断了陵天苏的闭眸沉思,他徐徐睁眼,发现身体有些微妙变化,却又整体说不上来。

    抬头看着眼前月儿所化的结界,觉得似乎没有那么牢不可破了,伸出爪子试着轻轻一划,那光晕就如薄纸一般利落的一分为二,随后消散不见。

    陵天苏兽瞳无比吃惊,什么时候凝魂期的结界这么好破了。

    四肢落地后,陵天苏面带杀机的瞪向蚀毒血蟒,身体猛然一跃,脚下那片土地微微下陷,小小身影如同闪电般迅速掠出,带起一道破风之声,速度之快,令人用肉眼完全捕捉不到他的身影。

    蚀毒血蟒猝不防及,只觉右眼一黑,被它撞了个正着。陵天苏却不肯就此罢手,再度挥起利爪,狠狠抓向蚀毒血蟒的右眼,带起一道鲜血。惨叫声起,显然,那只右眼已然报废。

    蚀毒血蟒痛吼一声,身体微微放松,香儿便从它尾巴上慢慢滑落,陵天苏身形一晃,叼住她的衣领,将她稳稳接住。

    月儿看得真切,心中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好生愚笨,不知道攻击蚀毒血莽的眼睛,反而一个劲的攻击它防御最厚的地方,心中苦笑连连,多年苦修,战斗经验居然还不如少爷,真是令人羞愧。

    落地后,香儿头脑微微清醒,当她注意到自己身旁的小狐狸时,不由大惊。

    “少爷!咳……你怎么又回来了!快逃……咳咳……”焦急之下,牵动了体内的伤势,忍不住呛咳出一口鲜血。

    陵天苏眼中一阵心疼,凑到她跟前,伸出粉嫩的小舌,轻舔她嘴角的血迹,口中“呜呜”的低吼着,声音明显带着一丝哭腔。

    香儿艰难的伸出一只手,轻柔地摸摸陵天苏的脑袋,盯着它水汪汪的眼睛,柔声道:“少爷乖,听我的话,快逃吧,莫要让我与月儿抱恨归天。”

    蚀毒血蟒从疼痛中反应过来,它竟然给一只小小的狐狸伤到了,大意之下,还废掉了一只眼,想到此处,心里升起一股极大耻辱感。森然的独眼死死的盯着小狐,仿佛要将它生吞了一般。

    陵天苏坚定摇头,他身为狐族少主,若是连自己的族人都护不住,谈何肩负族中大任。

    转头看向蚀毒血蟒,向前踏出几步,用那小小身躯,以一个守护的姿态,毅然的守护在她们身前。

    眼中厉光一闪,暗想此蟒不除,身后两人绝无活路。因此,无论用什么手段,蚀毒血蟒必须得死。

    蚀毒血蟒见它这番模样,长啸一声,显得十分不屑,却不知眼前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家伙心里正盘算着怎样杀死它。硕大的身子一扭,卷起数道狂风向它刮去,声势之强,竟将周围几棵大树连根刮起。

    陵天苏丝毫不惧,眼神坚定无比,四只爪子深深的插进土地里,稳稳的固定好身型,全身毛发早已是凌乱不堪。低头嘶吼一声,露出一对尖锐的小虎牙,它的目光却突然停在蚀毒血蟒那巨大的血口上,不知在想些什么。

    一边身体娇小可爱,一边身躯庞大狰狞,形成了一道强烈的视觉反差。

    香儿欲想挣扎起身,伸手捞回它,怎奈身体提不起一丝力气,尽是徒然之功。

    趴倒在地上的月儿见陵天苏与蚀毒血蟒如此争锋而对,心中充满了感动,但马上这份感动就被担忧所代替。陵天苏就算天赋再好,但年纪太过于幼小,充其量不过是固体巅峰,连凝魂都算不上,怎么可能是这经过变异的蚀毒血蟒的对手,这样莽撞的冲上去,也只是给他塞牙缝罢了。

    蚀毒血蟒闪电般冲向陵天苏,巨口大张,准备将这不知死活的小不点一口吞下,以报毁眼之仇。却见陵天苏不闪不避,利落的冲向它的血盆大口,险险的避过那几颗巨大的毒牙,“咕咚”一声,就被蚀毒血蟒吞了个干干净净。

    “不要!!!!!!”

    月儿,香儿凄厉的一声惨叫。两人面如死灰,瞳孔绝望张大,如同被抽走了灵魂一般。

    陵天苏是冲昏头脑自寻死路吗?自然不是。它开始看了蚀毒血蟒与月儿和香儿两人的战斗,蚀毒血蟒的防御几乎是牢不可破,更有一层浓厚的剧毒包裹着,让两人无从下手。最脆弱的地方就是眼睛,可即便是毁掉了它的双眼,但那也不足以致命。血蟒的舌头可以感应到她们的体温,到头来还是逃脱不了成为它盘中餐的命运。

    那么唯一的办法就是从内部突破,陵天苏身体刚好小巧灵活,便于行动,只有进入蚀毒血蟒的体内,找到它的心脏毁掉,到那时蚀毒血蟒将必死无疑。

    陵天苏一路往下,它很不幸的发现,即便是蚀毒血蟒的体内,也充满了剧毒,甚至比它皮肤表面更甚。陵天苏不敢大意,赶紧运起“驭凝决”,光芒一闪,周围便升起一道浅薄的灵气光圈,将他包裹在内,顿时,周围的毒气皆被排开在外。

    它自己也清楚,这样也只能暂时解眼下的燃眉之急,过不了多久,元力用尽,也是到了自己的死期。

    不敢过多耽误,陵天苏赶紧加快速度。渐渐,周围毒气粘稠起来,只听灵气光圈上传来一阵“嗤嗤”的声音,陵天苏抬头一看,那光圈被毒气腐蚀得不轻,光圈强烈的动荡了起来,看起来是要崩溃的征兆。心中一急,也没来得急看清眼前的路,猛然一冲。

    “嗯?”怎么脚下空空的,陵天苏疑惑的低头看去。

    “吓!”

    陵天苏不看不打紧,一看惊的眼珠子都快突出来了。原来自己跑到血蟒的胃袋里来了,底下尽是胃酸。只听“噗通”一声,陵天苏小小身体便坠入了酸水当中。

    灵气光圈在这胃酸当中骤然消散,陵天苏眼中闪过一丝恐惧无措,紧接着那绿色液体就这样扑面而来,恶心刺鼻的胃水令它窒息。剧毒不断侵蚀着它的皮肤与神经,只觉一股强烈的灼热感从身体上蔓延,不断焚烧着自己,剧烈的疼痛一阵又一阵,如潮水一般猛烈。意识渐渐的迷糊起来,眼前一片漆黑。

    我要死了么?可是我怎么能死在这里,可恶的蚀毒血蟒还没有杀死,香儿和月儿也是危在旦夕。若我在这里放弃,那两人肯定逃不出那蚀毒血蟒的毒口。

    陵天苏从小就没有见过母亲,但它从不觉得自己缺少母爱,因为那两人一直在自己身边倾力做好这个角色,亦母亦姐,对它来说,她们早就如同家人一般重要,怎能就这样失去她们。

    想到此处,它心底升起一股强烈的求生意识。不能死!不能就这样结束!

    突然,尾处传来一阵清凉感,令它脑袋微微清醒。它艰难的睁开双眼,朝那望去,只见尾处那个铃铛在无声的颤动着,随着铃铛每一次抖动,它的头脑就清明一分。

    陵天苏诧异的盯着铃铛,想不到这看似平凡无奇的铃铛在这胃酸中竟没有丝毫没腐蚀的痕迹,反而还将这周围的毒素淡化几分。难道母亲留下的这个铃铛还是个宝贝不成。

    陵天苏心头微震,将信将疑的晃起尾巴。果然,在尾巴的晃动下,这铃铛所到之处的毒气皆被净化。陵天苏压下心头的喜悦之情,赶紧运用起狗刨式向上游去。即便毒气被净化,可在水里无法呼吸,它也支撑不了太长的时间。

    突然,陵天苏感到尾巴一痛,仿佛被什么东西扯住一般,低头望去,只见那银色的铃铛将自己的尾巴拉得笔直,要不是铃铛还牢牢的绑在自己身上,估计那铃铛早就不管不顾的冲了下去。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