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六十九章:追!

第六十九章:追!

    “陵天苏”面泛冷笑,脸上黑绫无火自燃,幽幽蓝焰,瞬间将黑绫化为灰烬,一双狭长的眸子缓缓睁开,幽蓝的瞳孔如同深渊般深不见底,如同地狱之火一般,眼眶中燃烧着仿佛永不熄灭的蓝色火焰,本就俊美的面容此时更添一番说不出的邪魅。

    牧连焯再也掩饰不了眼中的震惊,幽冥劫火?竟然是幽冥劫火,幽冥劫火不紧没有为他带来什么伤害,竟还被他掌控到了如此地步,要知道这可是连他的父亲牧魏都束手无措的东西。

    还未等他缓过神来,只听“嗤”的一声,握住靴子的那只手,升腾起一道蓝色火焰。牧连焯只觉脚上传来一阵炙热的疼痛,想都不想,急忙收脚,急退数步之后,低头一看,眼皮忍不住一阵狂跳。他的靴子是融入了冰蚕玄丝制作而成,火抗能力非同一般,如今却轻而易举的烧穿,几片焦黑的布料挂在脚上随风飘荡。

    正兴致勃勃走向香月二人的牧良平也止住了脚步,一脸错愕。

    好死不死的只听到牧片风的声音远远道:“唉,侄儿啊,你这一身修为都修到狗身上去了么?连个小辈都对付不来,需不需要二叔来祝你一臂之力啊,哈哈哈……”

    牧连焯面上有些挂不住,一脸阴沉道:“不用,二叔就在那看着我是怎么手刃南族少主的吧。”

    牧片风高声道:“我拭目以待。”

    “陵天苏”啧啧两声,道:“真当小爷我是泥捏的啊。”刚踏出一步,却发现胸口断骨横竖交错,令人十分不是,皱了皱眉,嘟囔道:“真碍事。”两指并拢如利剑,在牧连焯目瞪口呆的表情下,深深插入胸口之中,将一根根断裂得不像样的肋骨取出,再猛的一拍胸口,将损坏不是很严重却已错位的骨头拍正,如此自残般的行为,看得人一阵头皮发麻。

    “陵天苏”甩了甩满是鲜血的手,笑道:“舒爽多了。”脸上那舒爽的笑容,怎么看也不像是在骗人。

    牧良平眼中闪过一丝钦佩,忍不住赞了一声:“是条汉子!”

    “陵天苏”却摆了摆手,道:“不敢当,不敢当。”

    殊不知,真正的陵天苏在识海内痛得翻来覆去死去活来,心里直骂娘,这溯一这么不把他身体当回事,真是见鬼了,溯一占据了他的身体,按理说痛觉应该是由溯一来承受,现在反倒是没有身体的他承受这剧痛,溯一在外头装逼。

    “陵天苏”挥了挥手中的双刀,点头道:“还算不错,勉强可以步入上品玄器。”

    被他这评头论足的语气评判着北族重器,听那语气还是勉强合格的意思,牧连焯气就不打一处来,“小子,好大的口气,也不怕闪掉了牙齿。”

    “陵天苏”淡淡一笑,压根不理会他,身躯骤然淡化,下一刻便出现在牧片风眼前,举刀劈下,朴实无奇的一刀没有一丝花哨,不带起一丝刀风,只有快无声息。

    牧良平根本来不及思考,本能的双手合十,接住这令人心悸的一刀。刀面被夹在两掌之间,双掌瞬间兽化,牧良平心中猛跳,安魄对凝魂,要知道中间可是相隔了一个大级别的差距,本以为可以轻松接下这一刀,双手兽化并非他有意为之,而是硬生生被这平凡无奇的一刀逼迫出来的,即便如此,依旧无法阻挡下落的刀势。

    来势快的让人无法反应,这一刀可以和世上最顶尖的刺客相提并论了,牧良平身体没有任何元力护体,若此时再不做些什么,真有可能被一刀两断,电光火石之间,牧良平暴喝一声,多年的生死战斗经验,双掌夹带着凛冬微微一偏,刀锋偏转,偏过这致命一击,刀光划过,在他肩膀上带下一条血线。超能的反应还是没能避过这一招,身体依旧负伤,不过好在躲过致命一击,接下来他有所防备,就不会让这小子轻易的手了。

    牧良平却心中很不愉快,肩膀处虽然看上去只有一条细细血线,看似伤势不是很严重,可他的整条胳膊已然麻木,在“陵天苏”的刀落下时,已经将他的肩膀砍深至大半,若是再深些,他这条胳膊就要废了,之所以没有鲜血流出,只因凛冬那逼人的寒意瞬间将伤口冰封,从外表看来只留下一条浅浅红线。

    牧良平眼中闪过一丝嗜血的光芒,“小鬼,看来你是很想死在我手上啊。”

    “陵天苏”冷哼一声,信手斩出两道刀芒,刀芒落在香月二人身上,随即消融,香月二人直觉身体一轻,方才缚束感不再,显然牧片风世家在她们身上的缚灵术被“陵天苏”随手而解。

    香月二人丝毫无法掩饰眼中的震惊,她们少爷何时变得这么厉害了。

    “你们先走。”

    “陵天苏”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们,语气显得有些陌生。

    香月二人皆是一愣,“陵天苏”虽然嘴角含笑,眼中却是冰冷一片,看她们的目光只有淡然,这绝不是目盲看人的淡然,不知为何,他们不是很喜欢少爷现在的这个样子。所说如此,可她们也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陵天苏。

    “不!我们不走!”

    “陵天苏”冷笑道:“不走难道还要留下来拖我后腿吗?你们是聪明人,不要因为意气用事,而坏了大局。”

    香月二人面面相悸,少爷何时用过这种教训的语气与她们说话。不过的确她们留下来只会成为绊脚石。

    月儿语气低沉,道:“少爷说的不错,香儿,我们走。”

    “可是……”

    “没有什么可是!走!”

    香儿不愿就此离去,却被月儿强拖而去,转身之际,谁也没有看到月儿眼角有一滴晶莹滑落,此番一别,不知还有没有机会再相遇。

    牧良平愣了愣,一时之间不知是追好还是不追好。错愕的看了看众人为首的牧片风。

    牧片风略显凉薄的唇微微一动,吐出一字。

    “追!”鼻音浓重,杀意十足。

    “老族长可没说过可放过南族一人,此番行动,必要南狐一族绝种绝根!”

    牧良平重重抱拳,掩饰不住眼中兴奋,“是!”很好,那两个小丫头终究是逃不脱他的掌心。

    牧片风看出了他眼中的欲望,淡淡道:“可劲玩吧,若是整的不成人形了,自个挖个坑把她们埋了,省的族里小辈看到了不好,一大把年纪了,莫要把小辈们给带坏了。”

    牧良平直追而上,“陵天苏”冷笑一声,虚影一晃,再度拦截。

    牧良平面上尽是不耐和隐忍杀机,“滚开!”

    还未等他出手,一只手掌陡然出现,扼住“陵天苏”脖子,将他带得横飞而出数十几米,撞到两颗老槐树才肯罢休。

    “小子,可别忘了还有我。”

    牧连焯面目深沉的仿佛要滴出水一般,这小子身上变故太多,更是有一身诡异手段,六弟稍有不慎,还真有可能在他身上栽下一个大跟头。

    牧良平一愣,却听到牧连焯背对着他道:“你去追那两个丫头,他交给我。”牧良平无奈的笑了笑,他哪里听不出来自家三哥语气中的愤恨,想必是这小子与子优之间的不清不楚彻底惹怒了他吧。不再多加关注他们,此刻他心中最重要的是如何处置那两个小丫头。

    “陵天苏”就这样冷冷的看着他,一言不发,脸上没有害怕与失措,仿佛死死扼住他脖子的是什么微不足道的东西。

    牧连焯厌极了这目空一切的眼神,你算什么东西,一个即将灭族的南族少主,也敢用这种眼神看他。手下刚一用力,一抹蓝色火焰自他手心升腾,牧连焯冷哼一声,“反反复复就这么一个手段,你也不嫌腻。”手中元力飞速运作,一层浅浅白芒覆与肌肤之上,将那炙热的蓝色火焰阻隔其外。

    “是吗?”

    “陵天苏”冷笑一声,手中凛冬已一个极为刁钻的角度,由下自上猛然刺出,刀尖所对赫然正是牧连焯小腹的丹田所在。

    牧连焯眼皮一跳,好恶毒的小子,却不失慌乱,脚尖点地,身体在空中划出一个半圆,往前一个翻滚,躲开这一刀的瞬间,手中却依然死死扼住“陵天苏”脖子,连套 动作之下,连带着他狠狠一甩,用“陵天苏”的身体再度在空中划过一个半圆。

    “陵天苏”后背狠狠砸在地上,闷哼一声,嘴角留下一丝血线。

    牧连焯正欲得意一笑,却发现下面一凉,忍不住低头看去,却发现裆下衣裤被划出一个大口,露出一大块白色亵裤。牧连焯脸色瞬间涨红,他何时被小辈如此羞辱过。

    陵天苏“啧啧”两声,面露遗憾,“真可惜。”

    牧连焯心下大怒,可惜?这小子在可惜什么?他当真敢下手不成。

    牧片风虽一直与狐树老头对峙着,可目光却也从未离开他们二人的战场,眼见几次吃瘪的牧连焯,嘴角忍不住泛起一丝莫名冷笑。

    “焯儿,虽说生死搏斗之际玩弄猎物这等事,也不是不可为之,可那是鉴于两者之间实力悬殊的基础上,这小子虽然修为境界不怎样,可那一身诡异手段连二叔我也看不透,你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并未使出全力,到了这个地步,要是一不小心弄丢了猎物,老族长的怒火,可不是你能承担的起的。”

    牧片风幽幽说道。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