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七十一章:放生

第七十一章:放生

    牧连焯呵呵冷笑,眼神冰冷一片:“自然没有,她所做的一切皆是她自己的决定。”他自然不会让陵天苏心中抱有一丝幻想,他没有说牧子优是如何看待这场婚礼,又是如何满怀期待的试了一套又一套的红色嫁衣。

    “好了,事实往往都是这么残忍,既然无期待,便安心上路吧。”

    牧连焯眼角闪动,撇过床脚地上的那两把匕首。

    ……

    香月二人脚步急促的奔逃着,鬓角早已被狂风吹乱,奔逃了许久,身后那串轻佻的口哨声就未停歇过。

    “该死!甩不掉!”香儿恨恨道。

    月儿脚下生风,目视前方,淡淡道:“甩不掉,也要甩,我们不可辜负少爷的一片苦心。”

    提及陵天苏,香儿眼眶又是一红,险些落泪。

    “哭什么,少爷吉人自有天相,一定不会夭折在此地的。”月儿训斥道。

    香儿抹了抹眼角的泪水,抽抽鼻子道:“没错,少爷一定会回来找我们的。”

    “小丫头们,正所谓期待越大失望就越大,这个道理你们难道就不懂吗?”

    香月二人脚步一顿,不善的看着前方不远处,依靠在一颗大槐树上摇首失笑的牧良平。

    牧良平紧接着又道:“南族已成崩溃之势,二位已无处可去,不如随了我,我定能护二位周全。”

    香月二人并未搭话,眼神冰冷的注视着他。香儿冷哼一声,五指成爪,陡然出手。

    谁知牧良平不避不闪,仍由那五道爪印落在脸上。

    香儿一脸错愕,实在不懂他什么意思,看着他脸上的五道抓痕,暗道可惜,早知道他不反抗,应该直接向他脖颈下手的。

    牧良平哑然失笑,摸了摸脸上伤口,两指摩擦血迹,淡淡道:“好了,不开玩笑了,这次老族长下达的命令是一个不留,即便跟了我,也是难逃死路,你们走吧,路上小心些,莫在被我族之人看见了。”

    这是玩的哪一出?

    这回连月儿都被他搞蒙了,美眸中不可置信,道:“什么意思?你……你要放我们走?”

    牧良平神色不似开玩笑,道:“不错,我故意引你们脱离二叔视线就是方便你们离开。”

    香儿狐疑道:“你为什么帮我们。”

    牧良平好没气道:“还不是为了我那好徒儿。”

    “好徒儿?”

    牧良平看了看香儿那娇嫩的面孔,暗想女色真是误事啊。“想必你们还不知道吧,怀山是我唯一的弟子,若不是他苦苦央求我在关键时刻救他心爱女子一命,我会这么不要老脸,妄想对你们两个后生做什么无礼之事?”

    香儿神色复杂,她本以为她已经将怀山彻底放下,可如今再次提及他的名字,她还是无法做到心如止水。

    牧良平眼珠一瞪,道:“还发什么呆,还不赶紧走,切莫小心,莫要被我族之人瞧见,否则到时我与我那徒儿也难逃责罚。我此番也不是没有要求的,香儿,我知我那弟子早已对你情根深种,不过你们以后还是不要再见面了,以免误人误己。你们记得往西南方向走,那个方位并无我南族兵力。”

    香儿娇躯微颤,却咬着唇冷硬回应道:“这种事,不用你说我也知道。”

    牧良平被堵的语塞,真搞不明白怀山那小子是怎么看上这横丫头的。

    虽说感谢他救她们二人性命,可他毕竟是灭南狐一族中的一员,实在不好道谢,月儿拱手微微行了一礼,道:“就此别过。”说完,拉着心绪不明的香儿疾驰而去。

    看着二人离去的背影,牧良平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怀山啊,我可是为了你这小情人,老脸都不要了,可不要辜负了为师的一番期望啊。使劲揉了揉脸颊,将脸颊揉的红润散发,又将衣带解松,挂着一副满足的表情,吊儿郎当的向药园走去。

    牧片风看着面色红润的牧良平,心中嗤笑,北狐一族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事情办好了?”

    牧良平颇为猥琐的抓了抓裤裆,一脸满足道:“嗯办好了,那两个小丫头的味道还不错,一个性子火辣,一个性子婉转,一冷一热,着实动……”

    牧片风没兴趣听他是如何玩弄女人,当即打断道:“尸体呢?”

    还未等他答话,只听狐树老头暴怒咆哮道:“无耻之徒,老子要将你们千刀万剐!”

    牧良平奇怪的看着被二叔一只手掌死死压制在地上的狐树老头,阴阳怪气道:“这糟老头还不弄死他?”

    牧片风淡淡道:“这老头留着有用。”也不多做解释。

    “一个糟老头能有什么用处,二叔,可别忘了,老族长的命令是一个不留。”牧良平看似毫不为意的说道,眼中却悄然泛起一丝寒芒。

    牧片风面无表情道:“一个看管药园的药师,我留便留了,况且这老头从本质上来说也并非南狐一族,退一万不说,我做什么事,还轮不到一个小辈来插嘴。”

    牧良平面带微笑,拱手一礼,道:“二叔严重了,小侄不过随口一问,还望二叔不要记在心上。”

    牧片风冷哼一声,再次问道:“我问你,那两个女人的尸体呢?你还没有回答我。”

    狐树老头一脸悲切的看着他,眼神似憎恨,似无助,似凄凉,一时之间,看着竟像苍老了几十岁。

    该死,即便转移话题也无法让他忽视香儿她们吗?

    牧良平随意道:“还能怎样,当然是玩完就处理干净了呗。”

    狐树老头身躯猛然一垮,如同烂泥一般躺在地上,口中喃喃自语,看嘴型似乎是在低声呼唤香月二人的名字。

    牧片风低头冷冷的看着地上

    “吱呀……”牧连焯推开残破的木门,一步步缓缓走出。

    狐树老头见此,差点晕厥过去。

    牧连焯眼底寒得如万丈冰窟,脸颊上尽是斑驳血迹,大片的血迹染红了他的衣衫,不断顺着衣角滴落,屋内只有他跟陵天苏二人,二人实力悬殊,这一身鲜血自然不会是牧连焯的。

    狐树老头只觉整个世界都黑了。

    牧片风目光审视,淡淡道:“杀了?”

    审视的目光让牧连焯觉得十分无理,冷淡回应道:“杀了。”

    “干得不错。”分明是赞赏的语气却被他说的嘲讽意味十足。

    牧连焯冷哼一声道:“二叔这是在取笑我吗?一族之长杀一个小辈,还需要这种虚伪的赞赏?”

    牧片风哈哈大笑,笑的猖狂,道:“在二叔眼中,你永远是需要赞赏的小辈,二叔高兴了,赏你颗糖吃,若是你有什么地方做的不对了,二叔的鞭子可不会因为你是族长而留情。”

    明显的话里有话,牧连焯脸色瞬间就阴沉了下来,“二叔想多了,小侄担任北族族长多年,不说有什么大功,却也胜在脚踏实地,稳扎稳打,也无什么大过,二叔的鞭子还是留给自家小辈吧。前不久还听说二叔的那个宝贝孙子把六弟唯一的一位掌上明珠下药给糟蹋了,那么好的一位姑娘,如今已是羞愤自尽,我那六弟天天喊打喊杀要废了您那宝贝孙子,如此不肖子孙,用二叔鞭子颇为合适。”

    丑事重提,牧片风心中颇为恼怒,脸上却不动声色,道:“年轻人做事难免冲动了些,再说我已狠狠责罚,就轮不到你在这里说三道四了。”说着,眼睛望向木屋,道:“我可是听说子优那丫头对陵天苏上心得紧,我就怕小侄你心慈手软,不忍对你那未来女婿下死手,日后留下大患。”

    牧连焯眉梢微动,面无表情道:“二叔说笑了,事关重大,小侄心中自然有谱。”

    牧片风阴冷一笑:“凡是都有万一,要是那小子没死绝,可就不好了,待二叔补上一击。”

    一团赤色火焰自他手中飞出,落在木屋上,牧片风修的是玄阶武技,赤金日炎术,火球虽小,可却也不是寻常木屋能抗衡的,木屋如同点火的石油,瞬间整个木屋燃了起来,浓浓的黑烟滚滚,周围泛起一股刺鼻的气味,这是尘土烧焦的味道。

    牧连焯袖子中的拳头紧了紧,目光望着即将焚成灰烬的木屋,仿佛在等待着什么破茧成蝶,冷声道:“还是二叔想得周到。”

    ……

    疼,无与伦比的剧烈疼痛来自陵天苏的后背,方才迷糊之间,他看见牧连焯从地上捡起一对匕首,狠狠插入他的后背,刀刃深深没入皮肉之中,只留下一对刀柄在空气中,奇怪的是明明没有拔出匕首,从伤口处喷薄而出的鲜血溅了两人一身。真是可笑,牧连焯要杀他一根手指头就足以将他碾死,却偏偏要多此一举用匕首杀他,也不查看他断没断气,独留奄奄一息的他转身离去。

    “唔……”强烈的疼痛令陵天苏忍不住呻吟出声,忽地,身体响起一阵噼里啪啦的炒豆子声响,偏偏在这个时候突破凝魂,视线逐渐清明,陵天苏抬头看着头顶的漫天大火,心中苦笑连连,怪不得问道一股烧焦气味,今日,果真是在劫难逃了吗。

    生死之间,陵天苏发现他原来还是过不了心中的那一道坎,不知不觉的拿出寻风珠,当他知道北族攻打南族的那一刻时,他就在寻风珠上下了一道禁制,他不想听到她的声音,也不敢听。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