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八十一章:暗金

第八十一章:暗金

    陵天苏重重的吐了一口气,惊得一身冷汗,勃然大怒道:“你对我的刀做了什么!”

    溯一微愣,不知道他为何发这么大火。

    看着手脚并用也难以拔出的凛冬的陵天苏急得满头大汗,溯一不由暗想是不是自己做的太过分。

    “呃,没什么,只是在你这把刀上加了点暗金。”

    陵天苏吼道:“谁让你加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了!你把我的刀弄回原样。”

    溯一也怒了:“你吼什么吼!老子是好心助你练刀!你轻刀是练得可以了,是时候练重刀了。”

    陵天苏看起来不知为何有些失去理智,有些蛮不讲理道:“我不管!反正你给我弄回原样!”

    溯一凌乱了,这小子平时看起来挺沉稳的啊,怎么偏偏对这刀失去了理智,他忽然明白过来什么,沉声道:“小子,你该不是还放不下北族那丫头吧。”

    陵天苏身体一僵,拔刀的动作猛然顿住,低头一言不发。

    溯一叹了一口气道:“算了算了,你把刀给我,我把暗金去掉就是。”

    陵天苏冷静下来,松开凛冬,缓缓起身,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面朝北方,喃喃道:“我是不是……还是太不成熟了。”

    “心之所属,人之所想罢了,这也是人之常情。”

    陵天苏嘲笑道:“可我……算什么人啊,一个混血罢了。”

    溯一声音一沉,认真道:“小子,你给我记住了,就算你是混血也好,杂种也罢,你既然被我选中,那就是世间最好的,你不输于这任何一个人,终有一日,我定能帮你登上天道山上那一座顶峰,所以我不准你在这里自怨自艾。”

    陵天苏苦笑道:“怎么听起来你是在变相的自己夸自己呢?”

    溯一傲然道:“我本来就是最好的,何须自夸。话说,你还要不要我帮你去掉刀内的暗金了?”

    陵天苏脚尖轻轻点了点凛冬刀柄,面无表情道:“算了,没这必要了,溯一希望我练重刀,自然是有你道理的,我练便是。”

    “好,那你首先先得把这刀拔出来,这才算迈出第一步。”

    陵天苏点头,提气握刀,可一座山峰的重量,他如何能轻易拔起。日落黄昏,凛冬依旧深插地底。

    “先回去吧,今日恐难以拔出凛冬了。”

    也不怕凛冬被盗,留下凛冬,徒步下山而去。

    回到村内,他却与一位出村之人对上了视线,陵天苏多看了几眼,只因那人并非寻常之人,他一身黑色劲装,年纪不大却眼神冷漠,冷酷的模样到是十分出众,更吸引陵天苏视线的是他脖子上的纹刻的妖狼图腾,那是妖族的图腾印记,但陵天苏十分肯定这人只是个人类,而且还是个很厉害的人类,陵天苏看不出他的修为,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人……比他强。他的每一步走得极稳,气息内敛,却怎么也隐藏不住身体深处的浓厚杀气,走近了,陵天苏敏锐的甚至可以嗅到一抹极淡却深入骨子里的血腥味,他不仅很强,还杀过很多人。

    一个人类,身上却刻有妖族印记,这是个值得深思的问题,可陵天苏却没有多余心思去深究,因为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凛冬还在山上青岗石内等着他拔出,他必须珍惜每一刻时间好好修复体力。

    两人擦肩而过,那人冷漠的表情微微一动。

    “站住。”那人声音略带沙哑,却十分磁性好听。

    陵天苏顿住脚步。

    “有事?”

    那人折身,走向陵天苏,从怀中取出一个羊皮卷,在陵天苏面前摊开,道:“见过这个人吗?”

    羊皮卷上画着一个女人,而且是一个非常妩媚的女人,即便是隔着一副画都能感受到那双桃花眼中的媚意。

    陵天苏摇了摇头。

    “没见过。”

    那人看着他的眼睛,沉声道:“你确定。”

    “确定。”

    渔村人数有限,这女子长的又如此出见,他若见过,定然有印象。

    那人收起羊皮卷,不再多说一句,转身离去。

    但陵天苏却有一种预感,他不久后还是会再次出现在这村子里的。

    推开院门,小姑娘趴在院里的石桌上睡着了。

    陵天苏皱了皱眉,倒不是嫌小姑娘偷懒,此时分明天色还未入夜,小姑娘却睡得这么死,有些反常,心头忽然闪过村口擦肩遇见的那个奇怪外乡人,陵天苏心中有些不妙,推醒小姑娘,却见她枯黄的小脸比平时更加疲倦,揉着几乎睁不开的双眼,声音沙哑道:“陵哥哥,你回来了啊,我去给你热饭菜。”

    陵天苏却将她拦下,“先不急,今天怎么了,看你好像很累的样子?”

    小姑娘继续揉眼,“唔……许是犯了春困吧。”

    陵天苏眯了眯眼:“你今天见过什么陌生人吗”

    “今日阿馒一天都在家里为出门呢?”

    陵天苏还是有些不放心:“那可有外乡男子上门讨过水喝?”

    “外乡男人?”小姑娘想了想,道:“那倒没有。”

    陵天苏心中微松,看来这阿馒没有接触那个诡异的男子。

    “既然累了,就早些休息吧,我中午吃的晚,现在还不饿。”

    小姑娘甚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回房间去了。

    唔,外乡男人今日倒是真没见着,不过昨日到是见着了一位好漂亮好漂亮的大姐姐,大姐姐人可真好,还给她吃糖果,只是不知道为何,吃完了糖过后的记忆有些模糊了,是不是阿馒越来越笨了。变笨了,陵哥哥会不会嫌弃阿馒,阿馒忧心忡忡入睡了。

    黑暗里,似有一双眼睛,忽明忽暗。

    此日清晨,陵天苏早早起床,洗漱干净,草草的吃了点早餐,就往山上奔去。凛冬依旧静静的插在那里。陵天苏深深吸了一口气,双手握住刀柄,用力一提,地面微微颤动,凛冬刀身缓缓从土地中生长而出,陵天苏面色涨红,豆大的汗珠从额角顺着脸颊颗颗滚落。紧咬牙根,一寸一寸,终于将凛冬完全拔出。只不过陵天苏双手提着刀,如同喝醉酒一般,摇摇晃晃,走路都艰难,更何况砍豆腐。

    “嘿嘿,陵小子,真正的训练,现在才开始。”溯一有些幸灾乐祸的说道。可心中暗自震惊,昨天这小子还完全对凛冬动弹不得,也许是有心急缘故,可这进展也太快了吧。

    陵天苏缓缓的均匀吐气吸气,一道细小微弱的白色气体窜进鼻内,脸色渐渐平复不在涨红。

    溯一呆了,在这种情况下这小子居然学会了如何吐纳,那一道白色气体,分明就是天地间最为纯粹的灵气。

    手中的刀是如此沉重,他现在连抬臂都觉得十分困难,双手直托朝下,缓步走着,刀尖点地,在地面上留下一条长长印记。也不急着砍豆腐,围着湖水一圈圈的走着。

    鼻息见进出的白的气体渐渐变粗,速度变快,阑珊的脚步逐渐沉稳,一天下来,不吃不喝,就这么一圈圈走着,凛冬依旧沉重,却不是不可驾驭了。至少陵天苏现在能够勉强抬臂,将凛冬颤巍巍的归于鞘中。说来也怪,刀柄与刀鞘毫无间隙的合上瞬间,那股压迫全身的重力感陡然消失不见。

    “这……这是?”陵天苏摊开双手,难以明说这种奇妙感。

    溯一好心解释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的双刀本就非凡品,藏锋的刀鞘自然有它的玄妙之处。”

    陵天苏这才恍然,如此说来,他倒还真是收了一份北族大礼,呵,这便是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吗,不过想来也是,北族计划周详,估计也是自信满满的觉得能够回收凛冬霜叶。北族如此执着的要追杀他,想必也有不少原因是因为这双刀吧,可如今他逃出来了,牧魏想必悔得肠子都青了吧。想到这里,心中不由有些畅快。

    掌心在凛冬刀鞘上微微一抹,藏于刀鞘内的暗金再度爆发,好在陵天苏早有准备,膝盖微微一弯,以最短的时间适应了暗金的重量,膝盖恢复原状。

    “小子,你这是?”溯一愕然中带着一丝欣慰。

    陵天苏理所当然道:“既然要练刀,不管手中刀变化多大,都得以最短的时间来适应甚至是熟悉,凛冬是我的第一把刀,我得对他负责,这便是我的养刀之道。”

    溯一忍不住大赞道:“好!好一个养刀,练刀不如养刀,小子,你有如此觉悟,日后刀道这条道路上必定会走得长远。”

    陵天苏哈哈一笑:“借你吉言。”

    从此刀不离身,即便迈着沉重的步伐,艰难的一步一步走下山,走到家中,身体如同豆子在石磨里来回碾压般的难受,他都不曾解下刀,他所背负罪孽的比凛冬更是沉重千倍万倍,如何能在这里倒下。

    他终于理解到修行的不易与时间的珍贵,即便晚上睡觉都将凛冬解下放在胸膛之上,身下床板都被压塌,陵天苏干脆睡在地上,每夜他是在压迫与喘息中入眠,凛冬寒意森森,令人头脑清醒无比,起初几夜,夜夜辗转反侧难以入眠,陵天苏心中难免压抑暴躁,有好几次他都差点将凛冬扔下去,可他还是忍住了,这样不对,身为一个刀客,如果连自己手中的刀都扔了,那么他还能剩下什么。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