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一百二十六章:无私的母爱

第一百二十六章:无私的母爱

    世人皆知他赫连视财如命,能为了那一点赏金,可以不择手段。

    可谁又知对于赫连来说,这些买命钱都是为了解脱束缚在孤月狼王身上赫连家的枷锁。

    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日日奔波,他宁可对自己吝啬,不舍多花一分,也要存下大量钱财,用来买下孤月狼王。

    这是他与赫连霸的约定。

    孤月狼王是赫连家先祖活捉的,一直禁锢在赫连家的兽房之内。

    那年,兽房尽显黑暗之色,暗无天日,就连孤月狼王的感知下,也看不到一丝光明。

    肮脏的废水从脚下流过,伤痕累累的四爪浸泡在冰冷的废水之内。

    这里唯有阴冷死寂,感受不到一丝生机,在这绝对幽寂的环境下,若是常人,恐怕早已精神崩溃了。

    几百年了,孤月狼王就如同家畜一般被赫连家的人代代圈养至今,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

    它随时可以重见天日,驰骋江湖,但它不愿,只因它是王,孤高的狼王,怎么屈服于这些虚伪贪婪的人类,沦为他人可悲的坐骑。

    赫连家花了数百年的时间都没能消磨它的意志。

    即便它一身血污,囚禁在这牢笼之中,它也不曾低下它那高傲的头颅,这是它生而为王的骄傲。

    直到十八年前,一位喂养妖兽的奴隶女人,将一位未满月的婴儿扔进了禁锢孤月狼王的兽房牢笼之中。

    那一日,它通过头顶上方的铁门护栏缝隙之中,看到了那个女人彷徨惊恐无措的眼睛,那双眼睛还带着某种不明迫切的情绪。

    它不屑,人类总是会将一些自己解决不了的麻烦事想办法以最干净利落的方式来解决。

    正如这婴儿,它明确的感受到了那个女人对这个男婴的怨恨以及迫切希望他消失的心情。

    孤月狼王对于这种弱小无用女人的想法不感任何兴趣,它在这里过得很清苦,显有鲜活肉食进食,如今却有送上门的美食,它自然是来者不拒了。

    就当它张开硕大狼口,那男婴似乎被动静惊醒,男婴清澈的眼瞳中倒映着自己的模样,他却咯咯的笑出声,天真的伸出小手拨弄着孤月狼王的胡须。

    孤月狼王微微一怔,世人都惧它,畏它,这这么个小崽子看到它要吃它,还能咯咯傻笑……

    那时,它余光瞥到了铁护栏外女人眼中因它要吃掉婴儿而快意的眼神,它心中莫名升腾起一股愤恨。

    它为何要随这女人的心意呢?

    孤月狼王还是一口吞了那个婴儿。

    在那个女人如重释放的表情下。

    婴儿不再咯咯笑,极为聪明的躲在它狼口之中不发一丝声响。

    它没有将这道美食吞入腹中,而是偷偷养了下来。

    这一养便是十四年,它教他养他,教他学会野兽生存法则,以及修炼原理。

    他很聪明,一学就会。

    甚至透过那道铁门,从那些人类奴隶口中,学会了人类的语言,对此它很不满,你是我的孩子,做一匹势不可挡的孤狼即可,又何必去学人类的语言。

    可又一想到,他本来就是人类啊。

    它更不愿让他一辈子窝在这个牢笼中这样不生不死的陪着它,它更希望它的孩子能出去看看这个世界,替它驰骋草原沙漠。

    它喜欢他软软的叫自己阿月,更希望他能亲口唤自己一声娘亲,虽然他早已将它当做亲娘来看。

    而这位男婴,就是被自己亲生母亲抛弃的赫连。

    有了赫连的日子,犹如它在漫长黑夜看不清前方道路和自己的时候,迎来了一道曙光。

    在赫连还未长牙的时候,他依靠的是孤月狼王自己提炼过的兽血为食而生存。

    因为自己怎么说也是一位妖王,即便被岁月磨损得不堪,可体内的兽血依旧狂暴,不加以提炼,这男婴根本禁受不住这么狂暴的兽血。

    可在赫连有了自己的意识后却怎么也不愿再喝它的兽血,一人一兽每日靠着仅有的食物存活。

    而在赫连的世界里,这便是生活,他喜欢这样的生活。

    直到赫连十四岁那年,他被发现了……

    因为那日,正是赫连霸,他的亲生父亲心血来潮亲自投食给孤月狼王,而赫连的存在,自然隐瞒不了这位安魄强者的犀利目光。

    他第一次离开那个生活了十四年的牢笼。

    但是对他来说,那不是牢笼,而是他的家。

    他第一次看到了外面的世界,被几名武者拖到这位周身充满血杀之气的赫连霸。

    说实在话,他与赫连霸长得一点都不像,倒是与那缩在阴影角落瑟瑟发抖,却一脸阴毒神色看着他的那位瘦小女人有着七分想象。

    赫连霸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用那坚硬的军靴强行抬起赫连下巴,审视的目光看着他。

    虎眸不怒自威,仿佛看一个小丑般的语气。

    “这就是我赫连霸的儿子?长得倒是还不赖,跟个娘儿们似的。”

    当时年幼的赫连还没有名字,也听出来赫连霸语气中的玩弄之意,他做出了震惊现场所有人的举动。

    他不知哪里来的力气,挣脱了武者的禁锢,抱着赫连霸的军靴,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脚腕之上。

    当时他还记得全场倒吸冷气的声音。

    唯有赫连霸,他依旧是那副居高临下的模样,饶有兴趣的看着脚底下那个凶狠的小家伙。

    他儿女众多,多到甚至有些还来不及取名字,因为能得赫连姓氏的,唯有他亲口准许才行,哪怕是他的嫡系血脉,也不能擅自取名赫连。

    而这个犹如狼崽子般凶狠的小家伙,倒是成功的让他记在了心上。

    赫连霸上下将他打量一番,心中有些吃惊,这小鬼,居然在无人教导的环境下,修炼至了凝魂初期境界。

    要知道他的儿女们就算是那些天赋极佳的,也多少依靠丹药,才能成功凝魂,而且年纪绝对不会像他这么年幼。

    倒是个好苗子。

    一脚踹开他,冷冷的扔下一句:“把他给我带下去从头到脚好好的给我洗干净,日后他便叫赫连。”

    此话一出,众人看他的目光大不一样,就连拖他出来的几名武者也不敢对他粗手粗脚了。

    赫连霸淡淡的扫了一眼阴影处四肢伏地跪拜的瘦弱女子,眼中闪过一丝厌恶,道:“哼!目光短浅的女人!”

    这女子在六年前不知使了什么手段,爬上了本将军的床榻,从此生下了一名男婴,就此脱离奴籍,随了他那母凭子贵的心愿。

    可谁知生出来的儿子确实脓包一枚,如今六岁了,引元力入体这么最基本的修行入门都办不到,赫连霸也就将这对母子随意放养了。

    但令人可恨的是,这女人,在十四年前居然也曾使用过同样的手段,并且偷偷诞下一名男婴,想起那年。

    他的一位婢子怀了一位马奴的孩子,却天真的想让赫连霸背锅,他自然是二话不说,将这位婢子剁成肉泥喂狗了。

    当时对于此事也没有多加解释原由,想必这贪生怕死的女人误会了,就将自己偷偷生下的男婴仍入兽房。

    却不曾想那位男婴,十四年后,重新出现在了世人面前。

    赫连被强行带离了那个牢笼,入住了赫连将军府,在众多兄弟姐妹的嫉恨目光中,他成为了赫连霸重点培养的对象。

    可这都不是赫连想要的,他只想回到那个暗无天日的牢笼中,想在对着它,唤它一声阿月。

    他厌极了赫连霸,都说初生牛犊不怕虎,赫连也不例外,他后来因为某件事惹怒了赫连霸,被暴怒的赫连霸打得濒临死亡,重新扔近了兽房。

    那时的赫连并不后悔,因为他又重新见到了孤月狼王,他就像重归母亲怀抱欢愉的孩子一般,轻轻的唤了它一声阿月。

    就当他以为自己快死的时候,是孤月狼王逼出自己的妖丹给他服下,救了他。

    至此他的脖颈之上,多出了一道绝对不可能出现在人类身上的妖族图腾。

    而孤月狼王失了妖丹,便失了一身元力修炼核心,神魂严重受损,从此无法修炼,无法再像寻常妖兽一般,拥有漫长的生命。

    即便它是狼王,也仅剩十年寿命而已。

    赫连正是知晓这点,再次离开了兽房,加入了天阙楼,只为寻找为它续命之法。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而他今日来此大碑亭,正是为了能有修复神魂之力的碑竹而来。

    但他却还没取得碑竹,孤月狼王却因他重伤而提前加速了死亡时间。

    赫连陷入深深的自责与无措,他知道若是他不及时采取措施,孤月狼王是绝对熬不过今晚。

    他取出随身携带的止血药,强压着剧烈颤抖的手,将止血药粉洒在孤月狼王受伤的后腿之上。

    却是无用之功,大量的鲜血瞬间就冲走药粉,只会徒增孤月狼王的痛苦罢了。

    赫连眼中一狠,低头将唇凑到孤月狼王耳边轻声道:“阿月,这样下去不是办法,我去找那个凤陨宫门人,去要回属于我的那一节碑竹来救你,你等我,一定要等我回来。她若是不肯给,即便是抢!我也要抢过来!”

    说完,不顾身体里传来的虚弱,转头便要离去。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