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一百三十六章:是你

第一百三十六章:是你

    在这凶戾目光的直视之下,顾瑾炎面上毫无惧色,摸了摸鼻子。

    他顾瑾炎从不做毫无意义的事,他素来奉行的是,你伤我一毫,我捅你十刀那般的不吃亏性子。

    而且他知道汪家有一枚至宝,名为缔心佩。

    拥有此玉佩如同多加一条生命保障,可瞬息恢复一身伤势,只要不死,无论什么伤势都恢复如初。

    最重要的是,可瞬间让一名修行者的修为无门槛的大幅度增强,是在关键时刻用来保命用的,而汪子任也知道,非在关键时刻,不可轻易使用。

    可他偏偏惹上了顾瑾炎这位气死人不偿命的家伙。

    陵天苏虽然将他压制得完全无抵抗能力,却不会当众将他诛杀,身上伤势也不过是皮外伤,根本无性命之忧。

    他本想咬牙忍忍过去就好,可该死的是,却被顾瑾炎当众一个巴掌接一个巴掌羞辱性的抽在他脸上,将他抽得毫无人样,他堂堂汪家大少爷,当众被人打脸,是何等难堪。

    如此羞辱人的手段也只有顾瑾炎能做得出来。

    他忍受不了,忍受不了顾瑾炎一脸风轻云淡的抽他巴掌,如同无聊到极致,随手抽打路边野狗一般的眼神。

    更无法忍受台下那群看热闹丝毫不加掩饰的讥讽笑声。

    所以,他想都没想,毫不犹豫的触发了暗藏他体内的缔心佩。

    陵天苏只觉骤然被一股怪力弹开,在空中调整好姿势,落地时,便已稳住好身形。

    随即满眼疑惑的看着强劲气流包裹缓缓起身的汪子任,他实力节节攀升,面颊上红肿平复成原来模样,膝盖伤口也瞬间愈合。

    凝魂巅峰瞬间攀登至凝魂巅峰圆满境,距离安魄境也不过是一步之遥。

    汪子任狂发乱舞,满目杀机的死盯着顾瑾炎。

    顾瑾炎嘿嘿一笑,十分厚脸皮的脚底抹油躲在陵天苏身后,笑道:“哥哥我可是为你出了一次头的,这回可得靠兄弟你了。”

    陵天苏满头黑线,你这点完火就闪,留给别人擦屁股的行为真的好么?

    凝魂巅峰圆满吗?

    凭他现在这状态,还真不好办呢?

    汪子任缓缓转身,紧接着便是铺天盖地的冰冷杀意扑面而来,那杀意犹如实质一般,竟让陵天苏脸颊刺痛,穿透身体,竟有隐隐暗伤。

    陵天苏无语至极,他如何看不出来汪子任是引发了体内不知名异宝,导致实力大增,而引发异宝的源头,自然是罪魁祸首顾瑾炎。

    作啊!

    顾瑾炎那货肯定以为他游刃有余,留有底牌,可压制汪子任。

    可他现在的状态,实在是糟得不能再糟了!

    似陷入癫狂的汪子任,手中长剑狂舞,无形剑气将座椅帘帐切割成无数块,高声厉喝道:“今日!你们二人都得死!”

    他不管了,不管顾瑾炎来头有多大,他都得死!

    只要他死了,即便接下来他会受到难以承担的惩罚,但顾瑾炎死了,他只要活着支撑过这段惩罚煎熬,那便是他赢了。

    至于陵天苏,他早就该死了,让他多活了这么多日的时日,已是对他最大的宽容,今日,便是他的死期!

    陵天苏眼眸凝起,看着气息强横无比,向他们步步袭来的汪子任,心中想着应对对策。

    汪子任一脸狞笑,眼中已提前浮现出复仇快意,只要能杀了他们,一块缔心佩,又何足可惜!

    可偏偏就在这时,一把朴刀…毫无声息的穿过汪子任狂舞的长发,破损不堪的刀身贴着他的面颊而过。

    汪子任癫狂的表情猛然一滞,斜眼看着残破的刀身,如镜面破碎的刀身清晰的将他带着一丝惊意的双眼多映照出来了几对。

    这刀是何时出现的?!

    紧接着视线下移,看着这把残破朴刀向外微挪半寸,然后脑内一阵剧烈动荡。

    这把刀,刀面“轻轻”的往他面颊一拍,其威力效果,不知比顾瑾炎的巴掌强上多少。

    脸颊横肉乱颤,因缔心佩而重新生长出的断牙又再度从口中,合着血,一同从他口中狂喷而出。

    汪子任只觉缔心佩与他身体之间的关联,仿佛被一把刀,强行切断,脑内顿时如一把钢针插入,身体横飞而出,撞开护栏,直直飞去一楼,直接不省人事。

    顾瑾炎捂着眼睛,简直不忍直视。

    真是太凶残,太血腥,太少儿不宜了!

    正是没想到,前一刻还猖狂大笑,得意复仇成功的汪子任,下一刻,便被这么突如其来的一个刀拍黄瓜给直接拍飞。

    众人唏嘘不已,暗想谁这么有能耐,竟能将一位凝魂巅峰圆满的汪子任一刀抽飞,而且干脆利落,显然那汪子任从被抽飞到昏迷都还未反应过来是谁对他下的黑手。

    待看轻那人模样,众人又不禁到吸一口凉气,这杀星怎么也来逛窑子了?!

    听到众人吸气声,顾瑾炎也不由好奇去看个究竟,到底是哪位过路大侠,这么好心出手相处。

    待看轻那人模样,不由也随着众人一般,狠狠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居然是这货?

    真是流年不利,逛个窑子也能碰上这个死要钱的,不过正好,他出了四千金买那女人的人头,他被人耍了,买了一个假人头,这笔账,正好可以跟他算算。

    这人正是赫连…

    他手握残破朴刀,一身血污的立在那里,阴暗冰冷的他似乎与周围环境显得格格不入。

    赫连并未刻意释放杀意,可天生自带的戾气不由另众人心生寒意,下意识的与他退避三尺,不愿与他接触。

    唯有陵天苏的目光,看他还算正常,带着一丝微诧,又迅速将这抹诧异掩饰。

    “是你?”

    “是你。”

    两人异口同声道。

    只不过陵天苏的是疑问句。

    而赫连的却平淡极致的肯定句。

    没头没脑的两个字另所有人摸不着头脑。

    陵天苏却听懂了他的意思,他所指的,必然是他最为关心的孤月狼王。

    赫连本是重伤之体,陵天苏诧异与他却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在偌大的永安城找到他。

    陵天苏觉得也没有什么好隐瞒的,便点了点头,道:“是我。”

    这一刻,赫连的眼眸似乎亮上几分,面上却依旧无表情到:“它可还好?”

    陵天苏道:“还算稳定。”

    赫连便知,白天,在大碑亭出现的神秘安魄境界少年,根本不是什么凤陨宫门人,而是陵天苏假扮的。

    而正因为如此,陵天苏才有一节碑竹,去救孤月狼王。

    “谢谢。”

    赫连十分诚恳的道了一句谢,并且,收刀做了一个十分标准的鞠躬礼仪。

    即便一身血污,双腿因长时间奔跑而变得无力,这个鞠躬礼仪却是找不到一丝可挑剔的地方。

    因为陵天苏不仅救了他的母亲,更是冒了暴露身份的危险将真相告知与他,这无疑是非常沉重的信任。

    全场又深深的倒吸了一口凉气,仿佛一瞬间,春意楼里的空气都要被他们吸干了。

    天呐,他们看到了什么?赫连居然在道谢,还行礼。

    全永安城,谁人不知天阙楼杀手赫连最不懂规矩,从天阙楼内部传言而出,即便是面对天阙楼那位值高权重的神秘楼主,赫连也不曾讲究一分礼仪。

    如今,他却对一位凝魂中期的少年,弯下了他的背脊!

    顾瑾炎亦是一副见了鬼的表情。

    陵天苏却认为这是人之常情,赫连看似冷酷无情,实则,却是一位至情至性之人,他看得出,赫连并非是无爱,只是没有面临值得他付出真爱的人罢了。

    于是,陵天苏大大方方的受了这一拜,道:“不客气。”

    顾瑾炎瞪大眼珠看着打哑谜的二人,道:“不是,你们这是闹哪出。”看着陵天苏又问道:“你们认识?”

    若真是这样可就大大不妙了啊,看赫连这厮的态度,似乎对陵天苏很不一样,这这这可不得了哇。

    整个永安城,若比拼修炼天赋和长相,恐怕也唯有赫连能与他抗衡了吧。

    嗯,赫连是个强劲的对手。

    似乎看懂顾瑾炎眼中所焦虑什么,赫连淡淡的瞥了他一眼转而提醒陵天苏道:“你离他远点,这人接近你绝非好心。”

    顾瑾炎顿时不干了,骂骂咧咧道:“我说你赫连几个意思,有这么毁人好事的吗?”

    看看看赫连这么快就耐不住性子来挑拨离间了。

    陵天苏一脸怪异的看着他道:“你这是变相承认真的对我不怀好意了?”

    顾瑾炎面色一僵,一时嘴快,居然说漏嘴了。

    不由搓着手,凭靠着多年累积的厚脸皮,干脆捅破这层窗户纸,准备一鼓作气将心中爱意表达出来,谁知小心肝很不争气的怂了几秒。

    正是这几秒的功夫,大批身着黑衣武士服的队伍涌进春意楼,为首一中年男子疾步走到汪子任面前,将之扶起,满脸关怀,阴沉道:“谁干的?!”

    众人视线极为默契的看着二楼台上赫连方向几人。

    中年男子顿时会意,怒极反笑,没有忙着发火,而是将宽大的手掌放置在汪子任胸膛之上,探查着他的情况。

    片刻功夫过后,不由脸色阴沉,倒不是说汪子任自身伤势有多严重,而是该死的,大哥留给他的缔心佩居然被引发了。

    更为重要的是,引发后竟然没有起到它该起的重用。

    不难猜测出,汪子任引发缔心玉后,实力提升至凝魂巅峰圆满境界,却还没有稳固的关键时期,被人强行打断,导致筋脉逆行,修为跌落至巅峰。

    若是不加以调养,恐怕连凝魂巅峰修为都保不住。

    (ps:往往反派一般都帅不过三秒。)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