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一百四十九章:纨绔

第一百四十九章:纨绔

    陵天苏更是惊奇不已,真没想到保存根部而炼制出的五散膏竟然还有此等功效。

    忽的,正蹦?中的孤月狼王后肢一软,失去平衡,整个狼身狠狠倾斜差点摔倒。

    可孤月狼王可是妖兽之王,何等的反应力,稍作调整,便又再度恢复身子,继而继续蹦?。

    陵天苏眼眸微凝,似发现什么,有些无语道:“呃我说赫连,你还是叫它先别急着蹦?了,它那条后腿是新接上去的,还比较脆弱,而且你看,那条新接上去的后腿明显比其他三天腿都要细上一分,须得它自己好好温养,可不能这么折腾自己。”

    闻言,赫连伏地冲着孤月狼王低吼一声,宛若狼吼,显然听了陵天苏的话,对于孤月狼王的蹦?,赫连也有些生气了。

    听到赫连的低吼声,蹦?得正欢实的孤月狼王“噗通”一声,直接四肢趴地装死,知道赫连生气了,不敢抬头看他。

    陵天苏抿嘴差点笑出声,这大家伙,胆子居然这么小,还怕赫连发脾气,倒真是有些令人意外。

    “行了,我这也算是功成身退,它身上的伤大部份已经没问题了,只是一些陈年旧伤得靠它自身慢慢修复,不过它重新获得神魂,倒也不是什么难事,这几日,也不必把它放入我的小千界宝之内了,虽说只有几日,你们母子也好好聚聚吧,你也不必跟着我了。至于封印触发,它若是重新回到赫连将军府,我们再想办法救它出来。”

    毕竟他们现在实力太弱,还难以与赫连霸抗衡,不过来日方长,赫连亦是刻苦修炼毫不怠慢之人,他认为彻底救出孤月狼王的日子绝对不远。

    赫连蹲下身摸了摸孤月狼王的背脊,抬头看着陵天苏,认真道:“你说我们是朋友?”

    陵天苏想了想,好像他却是有说过,便点了点头,虽说世人都说赫连风评不佳,可他却认为事实并非如此,他倒认为赫连重情重义,是个可结交之人。

    赫连眼睛亮了亮,又道:“你还说我们是兄弟?”

    陵天苏又想了想,他还像也这么说过,于是又点了点头。

    赫连笑了,笑得根本不像他赫连,但笑容却是十分自然好看,根本不似他妹妹叶离卿那般木然。

    “那好,以后你叶陵就是我赫连的兄弟朋友,以后有酒一起喝,有肉一起吃,有祸一起担!”

    看到赫连面上那发自内心的笑容,陵天苏心中一是之间亦是升起豪情万丈,深深吸了一口气,应道:“好!”

    ………………

    “这么说与我儿瑾炎在一起的那个少年,当真是叶家老儿的孙子?”

    傍晚时分,顾家家主顾享在自家大院中悠闲的种着小黄 菊,向身后那人问道。

    “不错,那日春意楼的少年可是连影卫都出动了,此子身份应该不假。”

    而他身后那人,正是白天陵天苏在恒源商会遇见的老者管事。

    而这位老者管事正是顾享亲生三弟,顾鹤延。

    说来这位顾鹤延但是很有意思,自小就对修炼不感兴趣,以至于至今才凝魂巅峰修为,看起来比他这位大哥顾享还要苍老几分。

    不过正所谓是行行出状元,这顾鹤延虽不喜修炼,却对经商一道颇为感兴趣,他是天生的商人,三十年前的顾家本就财力雄厚,富可敌国,可在顾鹤延的大力操持下,顾家在大晋的地位更是稳不可撼。

    世人都说,只要大晋有顾家是大晋之福,而顾家有顾鹤延,却是顾家之福。

    顾鹤延不紧经商头脑超群,更是毫无野心,只想专心攻研他的经商之道,对于顾家的潮水暗流,争夺权势之争更是毫无兴趣,所以身为顾家三爷的他才甘心区区成为恒源商会的一名管事。

    他最喜欢看到的,就是顾家财势如日中天,蒸蒸日上,繁荣昌盛。

    而对于顾享来说,他这位三弟却是他最省心的一位,凡事一家族为重,绝对不会为了一己私欲,而做出损害家族利益的蠢事。

    只是看到自家三弟灰败皑皑的垂暮白发,心中又是一阵叹息。

    凝魂期的寿命,比寻常人却长不了多久。

    他不希望这位一心为家族劳心劳力的三弟,度过一个短暂的生涯。

    “既然那小家伙是叶家子孙,怎会白日里来恒源商会购置这么多五散草,他若是有亲人受伤,也不该劳烦他世子亲自出来采购药材才是,还拿不出余款来,他们叶家,不是有专门的炼药师吗?而且区区五万金,叶家那老鬼也不肯给他孙儿吗?那小子的身份,必然还是有些猫腻那日在朝堂之上,赵勾玉那老儿要求以祖石来验证叶陵身份,而叶沉浮却极力反对,想必也是不无道理的”

    顾享抚了抚须发,一副运筹帷幄老神在在模样。

    “呃可我怎么认为是叶沉浮见他的孙儿与瑾炎走的近了,又一起逛窑子,心中放心不下,这才不愿给他孙儿零用钱,以免他跟着瑾炎胡来。”

    不得不说,比起顾享,这位三爷顾鹤延的想法更加的简单犀利,甚至是一针见血,一语道中。

    “更何况五万金,也不是一次小数目了……”

    顾鹤延没好意思说出接下来一句话。

    你以为谁都跟我们顾家这么暴发户?谁家长辈都跟您似的这么溺爱儿子,都将那臭小子宠得没边了,这些年,那家的正经姑娘看到您那宝贝儿子都不是绕道走?

    想着想着,顾鹤延不紧想起他的天真烂漫小女儿,不也是被您家那位混小子花言巧语,然后心甘情愿的骗去了清白身子,至今却连个名分都没有,可怜他那小女儿,天天在家刺绣插花,等那混小子回来。

    可那小子倒好,成天拈花惹草,还惹上了合欢老祖的入门弟子,给她人做了炉鼎吸去了一身修为不说,还极度奢侈的牺牲了以为安魄强者客卿长老的一身修为,渡给了那臭小子。

    想到这里,顾鹤延的心里就在淌血啊。

    这话却惹得顾享老大不高兴了,他的儿子英俊潇洒,天赋过人,虽说纨绔了些,在他心中,却是最好的,不禁虎目一瞪,不悦道:“胡说八道,跟我家瑾炎一起,有让那老家伙什么好不放心的,反倒是老夫有些担心叶家小子图谋不轨,有意接近我家瑾炎。”

    顾鹤延嘴角抽了抽,真想说一句您多心了,他对那混小子是何等了解,那日他见了陵天苏的模样,心中就顿时明白了七七八八,顾瑾炎那混小子无非是错认了叶家世子的性别,起了坏心思,主动攀谈的。

    这几日,见顾瑾炎那厮抓狂模样,显然是已经知道了那小子的真是性别。

    活该!顾鹤延心中痛快畅骂一声。

    “我倒觉得那小子大量购置五散草,应该与那赫连脱不了干系。”顾鹤延道。

    顾享意味深长的笑道:“这可有点意思了,叶家世子刚刚归京,便与天阙楼赫连牵扯在一起,呵呵,赫连身后可不止一个天阙楼呐,可还有着一个赫连家”

    “呵呵不过那叶家小子购置大量五散草显然不是给叶家药师准备的,难不成那小子还想自己炼制五散膏不成?若真是那样,叶陵小小年纪,日后能力倒是不可限量啊……”

    顾鹤延低头沉思片刻,正欲说些什么,却见,顾享收起面上表情,沉声道:“不管他是不是自己炼制五散膏,这都跟我们顾家没有半分关系。传令下去!让瑾炎与那叶陵不要走的太近了,叶家的水,太深了若是瑾炎与那小子走的过于密切,日后朝中动荡,叶家变势,极有可能将我们顾家牵连其中!”

    顾鹤延想了想,道:“可我看叶家那小子气度不凡,是个人物,就连那赫连都能心甘情愿为他掏金票子,可见他是有些本事的。瑾炎这些年虽说朋友众多,可无一都是脓包至极的狗肉朋友,到真正有事时,一个派的上用场的都没有,难得瑾炎他遇上了一位正经一点的,又是叶王世子,我倒是觉得能结交一二。”

    顾享冷笑道:“若是这样,我情愿瑾炎他浑浑噩噩的这么过一辈子,哪怕是结交的都是一些纨绔,反正他未来的道路,我们这些长辈都已经为他铺就好,就算他败家,顾家产业也能够让他败上几辈子了,我不期盼他能成长得有多强大,可守护我顾家,我只希望瑾炎他能平平安安的过完这一生即可,我辜负了他的母亲,又辜负了然儿,让她一个女子,却从军征战沙场,但!我绝不能再辜负我的儿子了!”

    顾鹤延暗自苦笑,大哥您啊,还是太不了解您那儿子了,他是个安份得下来的主吗?

    自打他懂事以来,没了母亲,整日使劲造作,醉醉疯疯的纨绔姿态,他却看得出来顾瑾炎却是做给那些外人与你这位父亲看的。

    一来可让那些外界虎视眈眈他顾家产业的狼子野心之人放松警惕,二来是为了报复您这位父亲。

    可他这侄儿却活得比谁明白,表面上对顾家之事漠不关心,他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顾鹤延是个商人,自然有着商人无比精准的眼光,无论是看人或是看事,这这方面,他一向异于常人。

    不过既然这是那孩子的秘密,他这做三叔的,自然有义务为他守住了,只是可惜了叶家那孩子,到时候好孩子,瑾炎若是错过了结交,倒真是遗憾

    只是大哥啊……您真的认为,瑾炎想要的,是您安置妥当,风雨无阻的未来吗?

    (ps:北北会记住今天这么感动的一天)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