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两百二十七章:战斗结束

第两百二十七章:战斗结束

    上方顿时传来了陵天苏不满的声音“大皇子,你这样可就没意思了,这黄沙飞石可是你弄整出来的,不正就是不想让其他无关之人打扰我们吗?这序幕可是你开启的,怎么说,这什么时候落幕,也得由本世子来决定才算公平吧。”

    手中元力滚滚的灌入手中符箓之中,腕间九重鸣幻铃微微震动。

    其中的土属性有所感召,符箓的作用瞬间被释放而出。

    刚有平复征兆的黄沙们再度暴起,声势更胜从前。

    莫说外头的那些脓包皇子们,就算是宫里头武艺高超的禁卫军们想要一举突破这沙壁,恐怕都不是一时半会的事了。

    陵天苏眯了眯眼,笑容人畜无害,道“看吧,这样就没有人来打扰了,多好。”

    大皇子恐惧地畏缩着,脑子里轰然一响。

    感受到那笑意下的凌厉杀意,狠狠打了一个冷战,全身上下都冒出了一粒一粒鸡皮疙瘩。

    他想要开口求饶,却嘴巴被堵死,说不出一句话来。

    陵天苏面上笑得和煦,眼底却是冷如寒冰“本世子的忍耐也是有限的,你看看,你父皇的皇子有这么多个,你虽然是皇后之子,可终究是个不能人道的废物!皇子们多你一个不多,少你一个不少,我若是杀了你,你的弟弟们恐怕都要欢喜得上天了,而你父皇,恐怕对你的死,也不会过于上心。你若是还不老实回答本世子的问题,我现在就让你下黄泉,去看看那三途河的沿路好风光!”

    他毫不留情的往他伤口上撒盐。

    大皇子终于意识到这位胆大包天的世子根本不是在说笑。

    用力的摇着头,眼睛尽是哀求之意。

    陵天苏道“想好了吗?要不要回答本世子的问题,你还要最后一次机会。”

    大皇子用力点头。

    收回用力压在他嘴巴上的脚,大皇子翻了一个身,头发散乱的伏在地上干呕着。

    试图将吞下的断牙吐出,奈何吐出来得都是鲜血,模样十分凄惨。

    同时他也意识到,原本是为陵天苏苦心经营的一场陷阱,如今却是作茧自缚,根本无人可能来救他了。

    “吐够了吗?”陵天苏冷冷的俯视着他道。

    大皇子喘了一口气,说话漏风道“不……不错,那千文学院的学子周儒,正是我安排他刻意接近秦紫渃的。”

    这会,因为深深的恐惧,大皇子都不敢以本宫自居。

    “为什么这么做。”

    心知这小子目光如电,一眼便可看出他是否心虚。

    生怕他又一拳砸来,大皇子不敢隐瞒,连忙说道“因为那女人,害得我重伤,终生残缺之身不得恢复!她有父皇庇佑,我动不得她,后来调查得知,那千文学院的学子周儒曾苦苦追求过她一段时间。”

    “说来也是可笑,男人嘛,看到自己心爱的女人面目全非,自然对于追不到手的东西果断放弃,而我就想,能够利用周儒,让那女人喜欢上一个寒酸学子,再狠狠将她抛弃,让她身败名裂,这样,可比死还要令人难受。”

    陵天苏眯了眯眼,眼眸里面闪过一道寒光,脸上的笑容却温和,道“啧啧啧,很真是个恶毒的计谋,不过她可是你的亲妹妹,你也下得去手?”

    这大皇子是太小看秦紫渃,还是太高看周儒。

    一个女子的芳心,光是靠死缠烂打就能磨来的吗?

    即便秦紫渃那是容颜尽毁,恐怕也不会多看一眼那位只喜欢皮囊的肤浅男子吧。

    更别说如今她脸伤尽好了。

    听到陵天苏的发问,大皇子眼底闪过一丝癫狂之色。

    他低沉着嗓子如同一只凶兽“她算什么我的亲妹妹!不过是一个弃妃所出,与我不过是同父异母罢了。要不是父皇看她炼器天赋过人,恐怕早就同她那母妃一般,打入冷宫落得个活活饿死的下场了!我见她模样甚得我心,她非但不从,还因为他,害的我痛苦终生!原本我是没打算让那女人活下来的,可万万没想到那女人性子如此坚忍,竟硬生生的挺过了那非人折磨般的痛苦。”

    陵天苏眼中眸光闪动。

    秦紫渃的母亲……竟然还是弃妃。

    真没想到,那外表柔弱却不失坚强的女子,背后竟有如此之多不为人知的秘密。

    她究竟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父亲的冷漠,母亲的人间相隔,皇后的敌视,兄长的恶毒。

    都如同一座座沉重的大山压在她瘦弱的肩膀之上。

    若换做了旁人,恐怕就连喘息都十分困难。

    可她依旧如同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般,平静的度过每一天。

    可真的能当做什么都没发生吗?

    其中的种种沉重,恐怕也唯有她自己,冷暖自知了……

    “可你仍是没打算就这么放过她,所以便安排了周儒,想要彻底摧毁她的道心?”陵天苏平静道。

    “不错!只是那周儒太过于没用!竟然连个毁容的女人都拿不下,真是白拿了我的东西!”大皇子恨恨道。

    说到这里,他还以为陵天苏不过是可怜这女人。

    一个丑陋到终日只能用面纱来掩面的女人,又如何能够获得男子的垂怜。

    他挤出一个微笑,道“叶世子,其实你我之间,也没有那么大的仇恨,这场比试,是你赢了,待我回府,‘承影’必将双手奉上,若是叶世子你是想要为那女人出气,大可不必,你别看她眼睛漂亮,她的那张脸,早已被我师父毁得是七七八八,根本无法看,你若是想要女人,我府中有不少娇美婢女,来日便同那‘承影’一同奉上,可好?”

    陵天苏已经无力吐槽这大皇子的天真了。

    人与人之间的交情,可不仅仅只是看脸的。

    看着大皇子脸上堆起的笑容,陵天苏就一肚子火,又是一拳砸在他脸上。

    “啊!”

    大皇子痛呼一声,捂脸呻吟。

    实在搞不明白,自己明明已经好声好气的求他了,怎么又是一拳不由分说的砸了下来。

    不过这次陵天苏倒是没有用脚踩他,嘴巴一张,就要将又断了几根的牙齿吐出。

    却听到如同恶魔般的声音冷冷响起“谁让你吐了。”

    大皇子赶紧闭嘴,不敢有所动作。

    在陵天苏凛冽的眼光下,很不争气的又将断齿艰难的咽了下去,紧闭着嘴,不敢再发出一丝声音。

    “行了,今天就到此为止吧。”

    听到这句话,大皇子顿时如蒙大赦。

    见到陵天苏毫不客气的将‘隐土符’收入怀中。

    他也不敢将一丝心疼表露在面上,趴在地上小心翼翼的看着这如同魔鬼般的少年。

    将‘隐土符’收好,陵天苏瞥了他一眼,道“这符箓,就作为证据,暂且留在我这里,你若是有所异动,那就不好意思了,这符箓第二天便会出现在你父皇的书桌之上,至于那周儒,你暂且先别撤了你那所为的计划,本世子倒要看看,那家伙能玩出什么花来。”

    看着陵天苏眼底隐隐泛起的寒芒。

    大皇子便知道那周儒恐怕接下来也要遭殃了,心中不免也有些幸灾乐祸。

    决定如他所说,继续让那周儒去触碰这霉头,让他的下场也比自己好不到哪里去。

    毕竟那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拿了他的东西可没把事给办好。

    “是是是,我自当遵从。”

    ………

    “结束了……”

    瞭望台上,二皇子看着那重重黄沙,似乎目光可以穿透一切。

    “结束了?”

    五皇子不知从哪摸出一个红彤彤的苹果,慢条斯理的啃着。

    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可除了满天飞舞的黄沙,怎么也看不出一朵花来。

    二皇子轻轻点头,不再多言,转身离了木梯。

    临末了,风轻云淡的扔下一句“‘云中落日扇’今日我便叫人送到你府中去……”

    五皇子啃着手中苹果,轻轻一挑眉,

    对于战斗的结果似乎一点也不意外。

    既然二哥都说了,‘云中落日扇’今夜便会送到他府中去,那么结局自然是早已落定。

    也迈着轻佻的步伐,紧跟二皇子的背影消失在了演练场中。

    黄沙终于平复……

    黄色的沙海没有了神奇的力量所支撑,如同落雨一般,纷纷洒落在了地上,台面上的情景自然也是一目了然。

    诸位皇子见此动静,皆是喜形于色。

    暗想,这大皇兄比试时间可真是够久的,想必把那世子折磨的是不轻吧。

    纷纷翘首以望,待看清台面情景,十几位皇子口中纷纷响起倒吸凉气的声音。

    个个瞪大双眼,满脸惊骇,一副惊吓过度的反应。

    苍天呐!他们看到了什么?!

    那像一条死狗似的趴在世子脚边晕死过去人不是大皇子又是谁!

    那面目全非,惨不忍睹的模样,若不是那一身皇子服饰,他们真不敢相信那人就是他们那高高在上的大皇兄。

    而那不被众人所看好的世子呢?

    就那般施施然的站在那里,竟然连衣角都不曾凌乱半分。

    个个大眼瞪小眼,心中那抹小小的解气被隐藏得极好。

    震惊之余,但更多的是心疼,心疼自己的灵石都落入了十一的口袋里。

    他们是皇子,虽可能性很小,但未来皆有可能继承皇位。

    要想成为一国之君,那就必须讲究信誉,所以这赌出去的灵石,是万万没有道理才收回了。

    (ps:感谢你看起来好像很好吃,小白你在哪里的捧场月票,感激不尽。)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