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两百四十六:认可

第两百四十六:认可

    “这道气息难以磨灭,存留在顾三爷体内只会日益壮大,顾三爷这幅模样诸位也是有目共睹,已然是非人之说,而顾三爷之所以会在此地尸变无非是吸收了陵园的死气。”

    顾享的脸色霎时变得无比难看,没想到将三爷葬入在顾家陵园,反倒还打扰了先人们的安宁。

    陵天苏继续说道:“当然,顾大人心中所担心之点大可放心,顾家先祖仙逝多年,灵魂早已西去,顾三爷不过是吸食了此地陵园中的残余死气,才变得如今这幅模样,但莫要忘了,顾家陵园…可不能因顾三爷一人而永世封闭。”

    顾享明白陵天苏的意思。

    他说得不错,顾家先祖已得安宁。

    但日后顾家人去世后,遗体依旧得入这陵园,新入的遗体魂魄自然免不了被顾鹤延所吞噬吸收。

    这如何使得!没了魂魄,那便是永失大道,连那六道都无法轮回了。

    顾享眼色忧郁了几分,沉默了半响,这才有些艰难般的开口道:“那依世子之见,该如何送老夫那可怜的三弟上路。”

    顾享终于松口,相当于默认了陵天苏私闯顾家陵园之事。

    身后四名主事大人脸色变了变,深深的看了一眼陵天苏,眼神中虽然有着明显的信不过,却也没多说些什么。

    陵天苏淡淡道:“撤掉阵光,予以火葬!”

    “哼!我当还有什么好主意,原来也不过如此,火葬之法,我们五人早已尝试过了千百次,可三哥的身体却如寒铁一般坚硬冰冷,根本燃烧不得,小子!也莫要在那丢人现眼了!”

    说话的又是那名方脸男子,他似乎很不待见这位世子殿下,三番五次的毫不客气出言相怼。

    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陵天苏自然也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

    随即冷冷说道:“你用那是什么火?打铁的炉火?还是炒菜用的灶火?那能顶用才是出奇了。”

    方脸男子还是头一次这么当众被一个小辈反驳,顿时怒火中烧,讥讽的话语正欲反唇相讥。

    但陵天苏根本懒得听他的废话,抬手便是一道快若闪电的幽冥劫火冲他打出。

    他冷声道:“你若是能不闪不避的正面解下我这火,我二话不说立马离开,如果不能,还请你闭嘴!本世子听了闹心。”

    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息却诡异的掺夹着一丝阴冷气息,疾风般迎面扑来。

    顾享脸皮动了动,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之色,他竟在这一团不起眼的蓝色火焰中感受到一丝危险气息。

    去势极快的蓝火在顾享眼中变得极为缓慢,他可中途替自己四弟拦下这蓝火,但终究还是没有出手。

    面对这诡异蓝火,方脸男子下意识的想要避开,可当他听到陵天苏那么一句话时,冷哼一声,正欲接下来给众人看看。

    让他明白什么是凝魂与安魄直接的差距。

    手中暗劲骤生,宽大的袖袍骤然鼓荡起来,他风轻云淡的抬起手臂,想要将那一团火焰卷散。

    锦绣华服云袖就那般如烧红的烙铁如积雪一般,急速的熔出一个焦灼的黑洞。

    明蓝的火焰轻易的穿透他袖中暗力,以及宽大的衣袖,朝着他面门直袭而去。

    瞳孔中的蓝色火焰逐渐放大,方脸男子心中猛跳,这是什么火焰?!

    竟然比那妖火还要诡异几分,沾不得!沾不得!沾及必定伤神劳神。

    方才陵天苏的那一句话仿佛被他抛到了九霄云外,想也没想的脚下蓄力,方方正正的脑袋偏出一道残影,那道火焰几乎是贴着他的面门晃过。

    即便避开这道火焰,方脸男子也丝毫不敢怠慢,因为宽大的袖袍扔燃着淡淡的蓝色火苗,火苗虽小,却难以熄灭。

    剑指朝着袖袍冷芒划落,锦袖伴着火苗飘然而落。

    凉风刮过,方脸男子顿时背后凉沁沁的,这才惊觉后背已惊出一背冷汗。

    顾享眼神动了动,不动声色的瞟了一眼落在白玉石地上被焚出的淡淡浅痕。

    顾家名动天下,富可敌国,九州最强大的三国财力聚拢恐怕不不敌一个顾家。

    故而即便是顾家死人居住的陵园,亦是消耗了巨大的财力而建造。

    光凭陵园内席地铺满的这白玉,可不是普通的白玉,而是由无数千枢玉石铺就而成,坚硬程度远超金石,经得起岁月的磨损,千年不腐不碎。

    可这小子不过随手所化的一道火焰,竟然轻易的留下一道浅痕,他果然有几分手段。

    陵天苏冷眼看着众人,道:“如此甚好,这位顾家主事大人总算是可以闭嘴了,本世子耳朵也总算是得以清闲下来了。”

    方脸男子倒也算硬气,陵天苏如此出言嘲讽,虽然面色十分难看,倒也强行忍气吞声,没有多说一句话,也算是守信。

    “撤掉大阵……”仿佛是用尽了一身气力般的说道,顾享面上透着一丝疲惫的苍老。

    “大哥!”

    “大哥!”

    “大哥!”

    “大哥!”

    四名主事者脸色大变。

    “不必多说了,死去的人,不可影响生者,若是三弟此刻在天有灵,想必也也会理解的,撤阵。”

    大阵散去,陵天苏叹了一口气,继续做那火化工作。

    黑烟渺渺,微风卷起烧得焦黑的衣料布屑随风而散。

    片刻功夫,只见那破损的墓碑上留下淡淡烧痕,再也不见顾家三爷。

    顾享眼眶红了红,心知自己的弟弟再也不存在这世间。

    其余人与顾三爷之间的情谊不似家主那般情深。

    悲伤之余更多的是震惊,因为他们真的没有想到陵天苏竟然真的可以焚化顾鹤延的尸身。

    顾享怔怔的看着顾三爷的墓碑,墓碑上的每一笔,都是他新手所刻。

    他口中喃喃道:“鹤延,鹤延,为兄为你取的这个名字,正是希望你能够长寿延绵,仙鹤永存,如今你却是先我一步去了吗?”

    陵天苏微微轻叹一声,能在门阀世家之中见证这般兄弟之情,实在是少见了。

    “既然司运大人交代的事情已经办完,那么叶陵就先告辞了。”

    顾享没有在摆出一副老气横秋的模样,拱手向他行了一礼,道:“今日之事,还是谢过叶世子了。”

    那名方脸中年男子也收起了眼中的轻视之意,肃然道:“小子,你那蓝火有点意思,来日得空,老夫定上门找你讨教讨教。”眼中兴趣勃勃,却不是故意挑衅的意思。

    陵天苏轻声一笑道:“好。”

    那名缺了一只耳垂的男子风流一笑,道:“世子手段不错,有前途,不过还是提醒世子一声,汪家可不比顾家,那日春意楼一战,汪家的人可是彻底的记恨上了世子您,您此番前往,汪家人可是会直接动手的。”

    陵天苏道:“放心吧,他们不敢的。”

    三具尸体已经处理了两具,还有一具是汪家的汪镇南。

    他与汪子任之间有不可化解的死仇,若是有机会,他定会找机会灭了汪家。

    别人一直记恨在心头不知何时会突然来上一刀的敌人,陵天苏可不会留他太久。

    更何况,当日北疆一行,汪子任千里追杀他与漠漠的那一幕,他可是历历在目呢。

    “开汉,此子,你这么看?”陵天苏离去后,顾享眼眸沉沉的问着那名方脸男子。

    方脸男子名为顾开汉,顾家老一辈中排行老四,顾瑾炎当唤他一声四叔,听到大哥发问,想了想。

    当即答道:“此子起初看来,没有寻常之处,从擅闯我顾家陵园这点来看,便以为他过于莽撞,年轻气盛,又跟瑾炎私交甚密,想必性子也是多于风流胡闹。可方才露的那一手,却是实打实的凝魂巅峰境界,即便是那天阙楼最天赋过人的赫连,如今也不过是凝魂巅峰吧,若是没记错的话,这小子如今年纪还未超过十五,这般修行进展,说是千里挑一也不为过。”

    顾享淡淡的斜了他一眼,道:“你何时见过叶家子孙出过莽撞胡闹之辈了?虽然朝中无不流传着他的身份来路,是否为叶沉浮之孙,重重猜疑。可老夫却相信叶沉浮那个老东西,恪守心中信念,绝不会拿自己死去的儿子开玩笑,所以老夫从来没有怀疑过他的身份。直到方才,老夫亲眼见到了这位叶世子,便更加肯定了心中所想。他的模样与当年的叶无修竟是如此相似,血脉这种东西自然是做不得假的,此子若不夭折,日后定成大器,倒是不必加以阻止他与瑾炎之间的来往了。”

    “非也非也,这小子的天赋固然是上上之选,但奈何性子过于妄自尊大,刚愎自用,在我等面前都是这般轻狂态度。我记得他刚入京城是,修为是凝魂中期,短短时日便迈入了巅峰境界的确足矣令人自傲,可他却不懂涵蓄光芒。然而,树大招风,他叶家固然拥有不可撼动的权势,但同时朝堂之上,有着那么多双眼睛四面八方的暗暗窥测,如今陛下又有对他委以重用的意图,但伴君如伴虎,他如今锋芒毕露,迟早月盈则亏,难以撑到成就圆满之日。”

    那名失了一个耳垂的顾家主事笑容风流,一双犀利的双眼仿佛看透未来。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