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我是半妖 第两百六十二章:新得了名字

第两百六十二章:新得了名字

    黑色的小手已然紧紧的拽住金鼎的鼎耳,奋力一跃。收藏本站┏┛

    两只小小的身子如同离弦之箭高高跃起,一双手稳稳的拖住那只耳鼎。

    大块的土屑以及深埋地底的草根在这股巨力之下,连扯而出!

    飞泻在半空中的泥土草屑飘散着一股沉埋已久的微弱腐朽之味。

    金鼎瞬间脱离地面,这才露出全貌。

    金色的鼎身长年掩埋于地底,表层布满了泥垢以及斑驳锈迹。

    但这鼎却是十分巨大,两只鬼婴将这金色巨鼎硬生生翻转了一个面。

    倒着高举于顶,巨大的鼎身仿佛将它们头顶上方的光线尽数遮掩了一般。

    地上的大洞内尚冒着丝丝的地底清水,滋润着其中黑色的泥土。

    两只鬼婴咯咯的开心笑着,两只黑色的小脚丫子在空中来回一晃,就轻飘飘的落在了地上。

    它们丝毫不吃力的举着金鼎,落地之时,竟未发出一丝声响。

    就连方才强行拔出金鼎而导致的松软土地,也仅仅只是微微陷下半分罢了。

    月儿眼中露出满意的神色。

    陵天苏神情微微凝重,暗道这鬼婴好生厉害。

    这力气恐怕都要大过多数刚入境的安魄强者了吧。

    虽然新得了两个如此强大的助力,陵天苏相信溯一的符咒,见此情况,这两只小家伙恐怕一生也不可能背叛月儿了。

    但是越是如此,陵天苏心中愈发的产生一丝不安。

    这鬼婴如此诡异,又是三途河界的产物。

    按理来说,根本无法离开三途河界。

    那么…冥族之人又是如何得到这鬼婴?又是如何将它们带离三途河界的呢?

    逃离的冥族之人手中……是否还有其他的鬼婴。

    鬼婴的诡异,不正映现这冥族人的诡异及手段通天吗?

    在陵天苏心有所想之际,香儿却是惊得合不拢嘴,被子都掉地上了。

    她可是记得她曾与月儿两个人都难以将那金鼎抬出。

    这两个貌很惊人却生得小巧的小家伙们居然如此的就将之拔出了,这是什么怪物啊!

    陵天苏无奈的捡起被子,拍去上头的灰土,重新裹盖在她的肩上,伸手又将她惊呆掉的下巴给安回原位。

    两只鬼婴倒举着鼎,撒着丫子在院内欢腾着。

    献宝似的将鼎举到月儿身前,一高一低的来回抬动着,示意自己好轻松。

    对于鬼婴们的示好,月儿面色的冷色并未丝毫融化。

    不知为何,她是打心底里不喜欢这两个小家伙,思索片刻,又重新下了一道命令。

    “你,松开,交于它一个人举鼎。”

    月儿先是指了指右边那个,让其松手。

    右边的鬼婴不敢不从,毫不犹豫的当下小手就离开的鼎耳。

    左边那个鬼婴脸色蓦然涨红一片,巨大的金鼎失去平衡,斜斜的向着右边倾倒而去。

    月儿脸色一冷,道:“不准倒!”

    左边那只独自一人苦逼巨鼎的鬼婴狠狠咬牙。

    左手用力死死的扣住鼎耳不放,右手却是离开了鼎耳,想右方鼎身狠狠一拍。

    “铛!”的一声金属重鸣响声。

    黑色树藤小手与鼎身相撞瞬间,荡出重重无形环形气浪。

    那坚固的鼎身深深凹陷出一个小小的掌印。

    手脚上的黑色树藤游走的愈发迅速了。

    鬼婴眼睛充血般的通红,咬牙暴吼一声,竟然硬生生的将那金鼎强行的稳住。

    足足等了一炷香的时间,月儿这才下令,让这只鬼婴将金鼎交于另一只。

    另一只鬼婴的表现则也十分令人满意,竟以同样的方式将这座金鼎举起了。

    月儿终于不再为难它们,这才宽容大量的让它们放下金鼎,允许它们稍作休息。

    放下金鼎后,两只鬼婴明显对月儿产生了深深的畏惧之情。

    但丝毫不影响它们想要与月儿亲近的心情。

    只是因为那道畏惧,不敢让它们靠近罢了。

    它们像脱水已久的小狗一样趴在地上喘息了片刻,便再度恢复了生龙活虎的模样。

    陵天苏拍手叫好道:“月儿姐姐厉害啊,三两下的功夫就将这两个小家伙给收服了。”

    月儿面上的冰冷淡去,笑道:“哪里是月儿厉害了,分明是少爷的运气极为厉害,捡了阴魁树又捡了鬼婴,就连上古失传不知是何来历的驭鬼符咒都给捡来了。”

    说话间的功夫,陵天苏便已经从房中走出。

    两只鬼婴见他接近月儿,顿时龇牙咧嘴一副凶悍模样,张嘴做咬。

    陵天苏可没忘记这两只小家伙牙尖嘴利的厉害,上次就咬了他那么一小口,就差点要了他小命。

    对于这两个小家伙,陵天苏可是不会有半分好脾气的。

    直接飞起一脚,带出两道残影。

    将那两只鬼婴踢出去好远,口中还骂骂咧咧道:“两个小逼崽子,上次咬了小爷我一口还没找你们算账呢,还敢对我露牙,要不是看在你们对月儿姐姐还有点用,早弄死你们了。”

    月儿脸色一沉,终于知道她对于这两只鬼婴的无名厌恶是从哪里来的了。

    感情少爷被这两个小家伙咬了一口。

    那还得了!

    虽然这鬼婴咬人不咬皮肉,咬在身上看不出任何外伤,但偏偏这才是真正诡异可怕的地方。

    因为它们真正咬着吃下的,是人的神魂。

    一个人的神魂来自于魂魄,两者之间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肉身上的伤口用药物便可痊愈。

    但神魂上的缺陷却是难以弥补的,若无良机恢复,那便是影响终生的隐患。

    “难怪今日我见少爷你体内的气息游荡的有些奇怪,原来是神魂有损。”

    月儿眼中杀机暴起,冷冷的看着地上两只鬼婴。

    一道饱含杀机的冰冷意念传出,两只鬼婴顿时有所感悟,一道锐利如尖锥一般的利刃似乎要将它们贯穿!

    它们全身感到一阵痛苦的颤栗,无力地倒在地上抽搐着,显然生死都在月儿的一念之间。

    月儿可不管它们实力有多强,对她有多大作用,只要伤了少爷,那就得付出代价!

    香儿也是一阵小跑过来,肩上的棉被都不知扔到哪去了。

    手中握着血月刀,磨刀霍霍,小脸含煞道:“什么意思!这两个丑东西还吃人神魂,居然还咬了少爷!真是找死!”

    脸上哪里还有方才的同情之意。

    陵天苏可不想折腾了大半天成了瞎忙活。

    月儿之所以能够一眼看出他的神魂不对劲,无非是溯一给他的碑竹他还没来得及服用。

    一来是太硬了,他咬不动。

    二来是那碑竹是溯一从屁股蛋里厚厚的体毛里拿出来的,散发着浓烈的大叔体味。

    实在是下不去口,准备多放些时日去去味。

    “别别别…事情已经过去了,这两个小家伙日后还有大用,咱们废了这么大的功夫,可别给折腾死了。”

    听到陵天苏发话,月儿这才收了意念,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两只鬼婴。

    冷冷道:“你们两个记住了!少爷是我的主子!我是你们的主子!你们若是敢再对她不敬!可休怪我让你们重回阴间!”

    两只鬼婴哪敢不从,忙不迭送的使劲叩首,痛哭流涕。

    香儿见其这副模样,脸色稍缓,这才将血月刀重新归鞘。

    陵天苏见气氛冷了下来,笑道:“好啦,别这么紧张,就咬了一小口,并无大碍,话说月儿姐姐既然已经收服了这两只鬼婴,咱么也不能一直就这么鬼婴鬼婴的叫它们,要不给取个名字吧。”

    月儿向来是对于自己讨厌的东西都是厌恶到底的,对于讨厌的东西态度更是随意的。

    她冷笑一声道:“贱命好养活,一个就叫小逼,一个就叫崽子好了。”

    香儿怔了怔,看着月儿,真想问一句,你是认真的吗?

    陵天苏尴尬地咳嗽了两声,小逼?崽子?

    刚刚他上来给那两个小家伙飞起一脚时好像就是骂了这么一句吧?

    月儿这也忒随意了些吧?

    还说贱命好养活,可这已经不是一般的贱了啊。

    崽子还好说,有那么一丝可爱的味道。

    可那位叫小逼的鬼婴也太可怜了吧。

    这名字,简直是一言难尽啊……

    “这样不太好吧?”陵天苏有些犹豫的问道。

    “有何不好,它们说不定欢喜得很,不信可以问问它们,小逼,崽子,你们欢喜不欢喜我赐于你们的这个名字?”

    月儿居然一本正经的向他们问道。

    得了新名字的小逼和崽子哪里敢造次,满脸堆笑的点头,表示自己十分欢喜。

    “看吧,它们果然很喜欢。”月儿淡淡道。

    陵天苏:“……”

    香儿:“……”

    月儿见它们如此乖巧,终于不再继续为难它们,道:“行了,没你们什么事了,自己去玩吧,记住,不许伤人,不许出这院子。”

    小逼和崽子发出欢愉的叫声,一阵小跑,便跑到方才还禁锢它们自由的阴魁树下。

    眯着眼睛,大口大口的吸着阴魁树下自行散发出的鬼气,一脸的享受。

    月儿好似想到什么,这阴魁树的阴气太重。

    若是放置在这院中不管,怕是过些时日,这院内的阴气便会逐渐扩散,笼罩至整个叶王府。

    到时候说不准还会引来一些不干净的东西,便又会成了一桩麻烦事。


同类推荐: 仙韵传仙女劫仙女劫绝命毒妃纪元之主极武天魔最后的神怒魂剑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