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无上炼体 第三千三百七十章 梵文的读法

第三千三百七十章 梵文的读法

    刘恨等三层楼的弟子们,亦将目光投向罗征的阳魂。

    单从阳魂而言,罗征的确没有什么特殊之处。

    毕竟能够进入魂城的人,谁都是靛魂至极,像刘恨,秦华则停留在靛魂至极不少年了。

    罗征和凤歌这种刚刚爬上二十九重常融天的,属于绝对的新人。

    可罗征在天宫的名头实在是太大了。

    整个剑恸之地内,参与金乌族强强对话的也只有一个李杯雪,而李杯雪在太一阵中大约也只属于打酱油的存在。

    如刘恨,秦华他们只能选择加入十二关中,当一名神将罢了。

    “原来是罗征阁下!”

    “幸会,幸会!”

    刘恨,秦华和其他几名三层楼的弟子纷纷上前,朝罗征拱手寒暄。

    罗征向他们微微点了点头,随即说道:“我和凤歌第一次进入魂城,对此地十分生疏,还希望前辈们多多提携。”

    “嘿,罗征阁下说笑了,以罗征阁下的实力想要通过魂城的试炼并不难,”刘恨说道。

    “哪里……”罗征摇摇头。

    正说话时,罗征下方的魂柱忽然闪烁了一下,便开始微微震动起来。@

    秦华看到这一幕后,便道:“魂柱要开始升空了,我们也上去吧!”

    魂城内的这些魂柱数量不少,罗征身后还有不少魂柱是空的,秦华,刘恨他们也是驾轻就熟,轻轻一跃之下,纷纷跳上了一根魂柱上,随即盘膝坐下。

    李杯雪下方的魂柱显得数字是十七,这说明她已经是第十七次进入魂城,而秦华的数字则是一百九十八,刘恨的是两百三十,两人在魂城逗留的时间可不算短了。

    “唉,刘恨兄,那罗征拥有那般实力,这魂城恐怕很容易通过吧?”秦华在旁边偷偷问道。

    刘恨悄然哼了一声,“据我所知,那小子能够在与金乌一战中大放异彩,靠的根本不是自己的力量,不过是在他背后有高人指点!”!*!

    刘恨,秦华身为剑恸之地三层楼的弟子,内心是极度骄傲的,整个剑恸之地他们只服李杯雪一人。

    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罗征,他们内心的落差可想而知。

    刘恨乃太秀山山主的儿子,父亲的陨落对他的打击相当大,他自然要倾力追问父亲是怎么的,对于罗征的事迹自然也追查的比一般人清楚。

    “我就说,一个连魂城都没有通过的小子,凭什么与金乌族的那些强者对抗,天宫现在几乎把他传成了神一样的人物,却是太过了,”秦华恍然大悟道。

    “嘿,他第一次上魂柱,似乎连即将面对什么样的考验都不清楚,一会儿且看他出丑,”刘恨冷笑道。

    就在这时,众人下方的魂柱再度震荡了一下,随即开始缓缓地上升高。

    罗征坐下的魂柱同样在上升,一丈,两丈,三丈……

    就在魂柱上升的同时,魂城上方有一团褐色的云彩压了下来,那云彩似乎也糅合了诸多灵魂,无数扭曲的面孔在云彩内挣扎着,嚎叫着。

    灵魂云彩向下,魂柱向上,随着罗征不断地靠近云彩,灵魂的威压便越来越大

    !

    “这就是魂城考验?”罗征蹙着眉头说道。

    如果只是单纯的应对灵魂威压,那么增强自身阳魂就足够了。

    从罗征开始修炼灵魂,到现在为止都没有什么变化。

    可实际情况并非如此,到了靛魂至极后,大家的灵魂是真的到了一个极限,即便是补充灵魂结晶,也无法让自己的阳魂寸进一步。

    所以罗征不太相信,魂城的考验就是应对灵魂威压。

    五丈……

    十丈……

    二十丈……

    魂柱提升到二十丈时便停了下来,而上方的灵魂云彩同样也停止下降,悬停在了所有阳魂的头顶,不过丈许的距离。

    这个距离上,罗征能够更清楚的观察到灵魂云彩。

    云彩的内部出了各种各样的怪异脸孔之外,还有一些锐利的细小晶体,正是那些细小的晶体存在,这灵魂云彩才折射出各式各样的光芒。

    现在是直接进入灵魂云彩内?

    就在罗征刚刚猜测之下,云彩内部忽然传处声音。

    依旧是哀嚎声,但现在的哀嚎生变得很奇怪。

    那些哀嚎声的音调与发音方式变得极有节奏,在高低起伏的音调与节奏之下,竟形成了悦耳动听的歌声!

    “唱歌……”罗征满脸诧异的盯着云彩。

    这般情况给罗征一种非常怪异的感觉,仿佛云彩本身变成了一个唱歌的少女,只是这少女本身没有发音的器官,无法唱歌,于是利用依附在云彩里面的那些灵魂的嘴巴,通过诸多声音的交汇,形成了一首歌!

    这时元始天尊的声音又传来出来,“仔细倾听吧,罗征,这歌声里面蕴藏着通往无色念体的领悟。”

    “通往无色念体的领悟,就在歌声里面?”罗征一惊,“可这声音根本听不懂……”

    元始天尊微微一笑道,“那你可看得懂梵文?”

    梵文罗征也是看不懂的,他又没有罗念那等逆天的破译能力,想要系统的破译梵文,需要修习相当漫长的时间……

    罗征愣了一下后,当即反应过来,“元始天尊前辈,你的意思是说,这歌声……”

    “对,就是它们的声音,”元始天尊回答道。

    梵文在混沌内是不可的。

    如果一定要,并且理解,只能通过破译的手段进行。

    就像罗念是将一道梵文翻译成对应的文字,他本身没有将梵文“”出来。

    可实际上梵文除了文字之外,也对应了特殊的发音,是可以读出来的,只是直接梵文的人,在混沌世界中尚且没有……

    “原来那些梵文读出来,竟是这样奇怪的发音,”罗征竖而倾听道。

    那声音时而有扬顿挫,时而蜿蜒婉转,如诗歌,如歌声,又如市井之辈互相责骂,仿佛只能从精神层面意会,无法用语言形容。

    罗征听了好一会儿,露出一丝苦笑,“元始天尊前辈,就凭这些杂乱无章的声音,怎么进无色念体,成就圣魂境?”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