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六十一章 狂与傲

第六十一章 狂与傲

    乔韵迟疑一下,说道:“是的,杨老师我给你介绍一下……”

    “我是岭南的圣林大师门下弟子杨云生!”唐装男子打断了乔韵的介绍,盯着陈禹,傲然说道:“你师父是谁?”

    陈禹眉头微挑,淡淡道:“我没有师父!”

    “嗯?”杨云生闻言微讶,随即冷笑,不屑道:“原来没有师承,难怪不懂规矩,敢狂妄地评论我师父亲手炼制的法器了。小小年纪,不知从哪学点修法的皮毛,也不怕贻笑大方?”

    感受着杨云生咄咄逼人的语气,陈禹目光掠过乔韵白皙的手腕的那串手环,眼里闪过冷意,说道:“不知你所指的大方是谁,是你?还是你师父?”

    杨云生闻言愣了愣。

    “如果是指你们,那么,你们也配?”不待杨云生回答,陈禹又复开口,语气依然平淡,话里的藐视之意却没有丝毫掩饰。

    “你……你敢这么和我说话?”杨云生对陈禹的态度始料不及,愣了愣之后,勃然大怒。

    乔韵呆了呆,她没想到陈禹会忽然这么无礼,这和她上次对陈禹的印象截然不同。

    就是一边的苏若萱,也是惊讶地看着陈禹。在她眼里,此刻的陈禹神色平静如水,但却给她一种锋芒毕露的感觉。

    就是刚才面对郑丰的威胁,陈禹也没有像现在这么无礼,这么狂傲。

    “你算什么东西,和你这么说话又能如何?”陈禹冷淡说道,语气依然平静,但狂傲之态已突破天际。

    乔韵眉头狠狠皱在一起,浮现一丝强烈不满。

    陈禹说这样的话,未免太不给她面子了。

    “陈禹!”苏若萱面露担忧之色,抓紧陈禹的手。

    陈禹低头,拍了拍苏若萱柔滑手背,示意后者不必担心。

    “你又算个什么东西?敢这么猖狂?”被乔韵喊作七妹的女子柳眉倒竖,娇叱道:“圣林大师万人敬仰,名动华夏,不知多少权贵名流都要对他礼敬三分,你竟然敢对圣林大师不敬?”

    “那又如何?”陈禹淡淡说道。

    “陈先生,你说的话太过分太无礼了,你最好马上道歉!”乔韵语带怒气,说道。

    陈禹看了一眼乔韵,眼里闪过一丝怜悯,从她重新戴上这手串的行为上可以看出,她被人忽悠了尚不自知。

    陈禹倒不怪乔韵不信任自己,毕竟只有过一面之缘,交浅言深不被相信也是正常的事。

    但要道歉……只能说乔韵根本不懂修行者的世界。

    陈禹可以容忍刘晓蕾的一再讽刺,一再挑衅,可以容忍那些富二代的拙劣攻击。但他却容忍不了这杨云生的挑衅,哪怕这挑衅并不算严重!

    这和言语间的冲突无关,只和修行者的处世理念有关。

    像刘晓蕾陆涛之流,再怎么在陈禹面前跳,于陈禹也微不足道。于陈禹而言,就像是看着一群蝼蚁在面前嗡嗡叫,虽然讨厌,但是否要把他们拍死只看陈禹的心情。

    而这杨云生则不同,他也是修行者,哪怕其实力在陈禹看来不值一提,却不能视而不理。

    杨云生抨击陈禹不懂规矩,说陈禹贻笑大方,这种话听着似乎并不算太严重的挑衅,但却是侮辱和否定陈禹所有的修行!

    这种话,在修行界绝不是能轻易说出来的,如果杨云生是真正的高人也就罢了。但在陈禹看来,杨云生不过是一个只是堪堪入门的,专修神魂的修行者,一个不过学了点皮毛术士而已,也敢如此放肆?

    如果不给杨云生一个深刻的教训,陈禹这修仙也不必修了……

    说白了,这是修士间的争斗,修士在这种事上的处事方式,不是普通人可以理解。

    “好,很好,你小子是找死!”陈禹连那圣林大师一并侮辱进去,杨云生怒不可遏,陡然低喝,叱道:“给我跪下,自己掌嘴!”

    在陈禹眼里,随着杨云生的这一声厉叱,其眉心区域中的白色雾气突然涌动,直接从他眉心涌动,进入空中,直接朝陈禹飞来,将陈禹笼罩在内。

    这其实就是精神力,或者说是法力,在修真大道中妙用无穷的力量。

    只不过,陈禹站在原地,看着杨云生就像看一个白痴。

    杨云生在术法上的造诣太低了,低到他根本不必反抗。

    莫说陈禹有着融合龙魂后得到的更强大的精神力,就是没有,以他现在的炼气前期的修为和被龙气改造过的身体,也不是杨云生可以用精神力影响到。

    苏若萱还紧紧抓住陈禹的手,神色紧张,在杨云生厉叱之时,她只觉自己精神恍惚了一下,而后便觉杨云生的身形变得无比的高大魁梧,身周仿佛有光芒缭绕,如同化作了一尊神祗。

    这声音落在她耳中,她心底生出无法拒绝的敬畏之感,下意识地就要服从,身躯有点发软,就像是不听使唤了一样就要跪下去。

    但一只手牢牢抓住了她的手,稳住了她的身体。

    同时,苏若萱忽感到有一道炽热的气息从掌心涌入身体,随着那气息涌入,她娇躯立刻清醒,再看杨云生,后者身上哪有什么光芒?

    担心地转头看向陈禹,苏若萱只见陈禹嘴角轻扬,脸上讥诮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倒是乔韵和那个女子,偏头看着杨云生,神色恍惚,眼里闪过惊叹与敬畏之色。

    杨云生的这番手段,和陈禹之前惩戒陆涛刘晓蕾他们的手段其实大同小异。

    不同的是,杨云生只针对陈禹和苏若萱,而陈禹之前则针对十几个人,且陈禹所针对的陆涛等人也只是普通人。

    陈禹站着不动,感受着流转在面前,要影响自己神魂的精神力,脸上讥诮之色越浓。

    看着陈禹脸上那生动的表情,杨云生脸色变了,左手飞快地结了个印,再次厉喝:“给我跪下!”

    陈禹忍不住乐了,只觉这场面不是一般地搞笑。

    而乔韵和那女子神色越发恍惚迷离,看着杨云生的神色也越是敬畏。

    这样的手段,和催眠术差不多,以杨云生的这点可怜巴巴的精神力强度,想催眠陈禹不啻于痴人说梦。

    “跪下!”眼看着陈禹依然没有动静,杨云生再度叱出声,像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上了。

    苏若萱时而看看杨云生,时而看看陈禹,也是一头雾水。

    “别喊了!”陈禹终于忍不住,戏谑道:“就你这点法力,太可怜了!”

    说着,陈禹感应着龙魂,忽而一抬手打了个响指。

    啪的脆响中,空气中弥漫的精神力忽然破碎,消失无迹。

    乔韵陡然清醒,看向陈禹,娇躯剧震。

    那个黑裙女子同样颤了一下,看着依然站着的陈禹,她忍不住愣了愣,觉得匪夷所思。

    杨云生已是骇然失色!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