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再弹一曲

第一百二十九章 请再弹一曲

    老者神色无比热切且激动。

    众人转头看去,大多茫然不识老者。

    但有人看到了老者身后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穿着西装,秘书模样的中年男子时,身躯豁然一震。

    作为出身均是不俗之辈,他们不认识那白发老者,却认识那男子。

    正是市政府市长大秘,王彦霖。

    但此刻的王彦霖,却是亦步亦趋跟在那老者身后。

    “老师!”秦冬雨露出惊喜之色,快步迎上老者,说道:“老师,你也来参加我的成人礼?”

    老者却压根不顾秦冬雨,目光迅速搜寻着,“谁弹的古琴?”

    而后,下一个瞬间,他的目光定格在已然起身,却仍自抱着古琴的陈禹身上。

    他立刻快步朝陈禹冲来,说道:“小伙子,是你吗?你在弹古琴,弹的是《碣石调幽兰》?”

    秦冬雨有点失落,但随即又愣住。

    “是我,你是?”陈禹有点意外,不知道老者是谁。

    不过,能一语道出刚才那一曲的完整的名字,倒也说明这老者在古曲上的早已相当不错。

    “好,好!”老者激动地抓住陈禹的手,说道:“琴艺大家啊,没想到我傅明声这次来江市,居然能够聆听到这样的琴声,三生有幸,三生有幸哪!”

    陈禹眉头微皱,抽回了手。

    什么傅明声,他没听说过,所以无感。

    而秦夏凌龙幽夜她们,却是被老者的名字给惊到了。

    傅明声,华夏音乐学院的副院长,著名钢琴家,音乐家,享受国家特级津贴的存在。

    他们这些学钢琴的,往往都学过傅明声编著的琴谱和声乐专业书籍。

    而他,正是秦冬雨的音乐导师!

    陈禹刚才弹的一曲,固然让她们沉浸其中难以自拔,但他们没想到陈禹会被傅明声直接称作琴艺大家!

    这,得是多大的盛赞啊?

    “傅老是国内顶尖的音乐家,钢琴家,兼精多种乐器!”王彦霖看陈禹一脸无感,连忙介绍道:“小伙子,你叫什么?是冬雨的朋友吗?”

    陈禹点头。

    “王秘书,他叫陈禹!”秦冬雨笑吟吟,不无自傲之意地说道:“是我的同学,好朋友!”

    王彦霖看一眼秦冬雨,眼里有些意外。

    “小伙子,听你一曲,我这一次来得太值了!”傅明声激动道:“可惜我那老朋友梅素音没有来,否则她定然比我激动百倍。你这一曲幽兰,和现今流传的大有不同,却又浑然天成,堪称完美,你从何处学来的?”

    面对傅明声的询问,陈禹沉吟一下,说道:“我自己改的!”

    傅明声浑身一震,脸上震惊到了极致的不可思议,满脸震愕:“你自己改的?怎么可能?”

    陈禹眉头一挑,道:“为什么不可能?”

    “这……”傅明声瞠目结舌,依然不信,道:“这不可能!”

    陈禹耸耸肩,懒得回答。

    确如傅明声所说,陈禹弹的不是纯粹的《碣石调幽兰》,而是有改动有变化。

    原因嘛,很简单,原来的这一曲极幽怨悲切,抒发的是文人怀才不遇的愤懑忧郁。陈禹觉得一味的孤芳自赏,自怜自艾不符合这样的场合,所以改动了一番。

    这种改动,对融合了龙魂记忆的陈禹来说,并不是一件什么难事。

    在龙魂记忆中,和历代琴艺大家切磋,指点那些琴艺大家的场面不知有多少!

    但陈禹这再平淡不过的回答,却让傅明声本能的不信!

    不是傅明声不肯相信,而是这样的事实太惊人!

    古琴的古曲,尤其是《碣石调幽兰》这种流传下来的古曲,经过后人的不断完善之后,其实已到了尽善尽美,任何一个音调都不可易的的地步。

    而陈禹,就算是天才,才多大年纪,怎么可能改动这样的古谱,还改得如此完美,意境更高一筹?

    这已不是天才二字可以形容,而是……妖孽了!

    他当然不知道陈禹有着龙魂记忆,所以才不肯相信。

    秦夏凌龙幽夜等人也都是瞠目结舌,她们不是很懂琴艺,但也觉得这太匪夷所思。

    陈禹懒得解释什么,干脆不理傅明声,走向秦冬雨,将琴递给秦冬雨,说道:“冬雨,琴还不错,但算不上名琴,所以弹得不够完美,以后有机会找到名琴,我再给你弹一曲!”

    秦冬雨一讶,随即笑道:“好,冬雨很期待呢!”

    秦夏凌龙幽夜她们,却是又一次被震得不轻。

    一曲弹毕,让傅明声这样的大音乐家都激动得不成样子,连别墅区的鸟都落下来倾听,这还不够完美?

    你要弹得完美了,又是什么样子?

    她们自是不知道,这不是陈禹自谦,而是事实。

    对于很多修仙者来说,琴艺也是一种修炼的法门,精于此道的修仙者,一曲弹出,可使风云变色,草木荣发,甚至使天地翻覆!

    龙魂记忆中,上古神龙行走人间时自可以轻易做到这些,而陈禹现在还不能够!

    龙皓晨脸色苍白到无以复加,双目充血,身躯在颤抖。

    他又输了,输得一塌糊涂,输得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这让他绝望。

    如果说他弹奏的钢琴是专业水平,陈禹弹奏的古琴就是天籁之音,两者没有任何可比性!

    “等一等!”陈禹已将古琴还给秦冬雨,傅明声的声音却响起,他一把按住古琴琴弦,怀着期待说道:“小伙子,你能再弹一曲吗?”

    陈禹面无表情,说道:“抱歉,没有兴趣!”

    傅明声脸色顿时一僵。

    秦冬雨微愕。

    “咳……”王彦霖在一旁忙说道:“陈禹同学,傅老音乐造诣极高,德高望重,让你弹一曲是指点你的意思,你就再弹一曲嘛!”

    秦冬雨也看向陈禹,说道:“陈禹,我也想再听一曲!”

    傅明声说道:“指点不敢当,小伙子已是古琴一道的大师,我不够格指点。就是想再聆听一番天籁之音!”

    陈禹看到秦冬雨开口相求,沉吟一下,决定还是满足秦冬雨的要求。

    至于傅明声,既然还算得上是谦逊,陈禹倒也不介意,他环视一圈,说道:“还有,我不想要不相干的人来围观和无知浅薄的评论。所以,换个地方吧!”

    陈禹目光所及之处,正是刚才肆意嘲讽评论陈禹的一众权贵子弟。

    这些人在陈禹的注视下不由自主地低头,羞愧难当。

    同时,他们心里暗恨不已……陈禹真是睚眦必报啊!

    当着傅明声和王彦霖这样身份地位的人这么说他们,就是直接打他们的脸啊!

    果然,陈禹这话一出,王彦霖转头看了一眼众人,将众人的难看的脸色收入眼里,露出一抹玩味。

    倒是傅明声根本没多想,他点头不已,说道:“对,对换个地方,你这样的大师表演琴艺,哪里是普通人能随便围观的?”

    “老师,陈禹,去我的琴室吧!”秦冬雨说道。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