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五百九十九章 再抵天都庄园

第五百九十九章 再抵天都庄园

    足足过去了三个多小时。

    待天色大亮,紫气东来时,陈禹才猛然睁开眼。

    睁眼的一瞬,虚室生电,他一双眸子璀璨如星子。

    不必动用左眼的透视,陈禹眼中的一切景物也和以往有了一些区别……目力更胜一分,眼中所见的景物似乎更加色彩明亮一些。

    五感均得到了增强,除此之外,他只觉丹田内的元气更显活泼灵动,润物无声。

    平时他的元气浸润不了他的脏腑,但现在却也可以如春风般在柔弱脏腑间流动。

    元气生生不息,似永不会枯竭,形成了一个自我的循环。

    修士炼气,虽炼气为己用,但日常时难免损耗,若隔上十天半月不修炼,修为会慢慢下降……而现在,陈禹再无此感,只觉就算日常的活动,损耗的灵气也变得微乎其微,十天半月不修炼,修为也不会降了!

    这就是先天境,元气转先天,如婴儿纯净,专意致柔,身体也变得纯净,不会再因身处后天而出现损耗!

    陈禹起身,心有所觉,朝外看去,只见紫阳真人以及几位武当的顶尖高手均等在外边,正自低声谈论着。

    陈禹又回头看向床上,斋藤纪子缩在床角,已穿戴好衣服,神色不免有些羞涩。

    “哈哈!”陈禹过去抓住纪子的手,将她抱下床,待她穿好鞋后道:“纪子,我们该下山了!”

    “嗯!”斋藤纪子点头,脸色却仍旧不免羞红。

    陈禹却不在意,抓着纪子的手,推门而出。

    既然已暴露了关系,陈禹也不会藏着掖着。

    走出门去,紫阳真人目光落在陈禹和纪子身上,神色有些古怪,道:“色是刮骨刀,我辈中人尤须慎之,陈先生可莫要沉迷!”

    陈禹笑道:“多谢真人关心,我的道心百劫不磨,自有分寸!”

    紫阳真人摇头,道:“我武当灵气,怕是被陈先生突破先天之举抽空大半,就当是陈先生讲道之酬劳了!”

    星阳真人则是露出一丝讥诮与不屑,但他昨日听陈禹讲道,颇有所得,也不好在这时开口相讥。

    陈禹笑笑,说道:“该下山了,真人,诸位道友,告辞了!”

    “陈先生莫急,待用过早膳再走不迟!”紫阳真人笑道:“如何?”

    “也好!”陈禹突破先天境,一两顿饭不食,已是没有多大的感觉,不过许小容和斋藤纪子不同,倒是紫阳真人考虑得比较周到。

    待用过早膳,陈禹起身告辞时,紫阳真人道:“陈先生,贫道尚有事在身,便不送陈先生下山了,由我巨木师弟代劳。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说着,他拿过身边道童托盘上放着之物递给陈禹。

    这是礼物,武当大派风范,承了陈禹讲道论法之情,不会亏了礼数。

    陈禹略略一看,是一盒茶叶,还有两瓶丹药。

    “我武当的银针仙云茶,还有两瓶太极小还丹,是我抱石师弟所制!”紫阳真人笑道。

    陈禹对此当然不会多么看重,但也不好拒绝,接过之后道:“多谢真人,还有武当的厚意!”

    “关于那不知是否存在的昆仑墟,陈先生若有发现,不妨告知武当一声!”紫阳真人又意味深长地说道:“若要前去一探,也好携手,我武当底蕴,可不只我和几位师弟而已!”

    陈禹笑笑,道:“好!”

    言罢,不再多说,迈步下山。

    紫阳真人最后的话,其实指的是武当还有实力更强之辈存在。

    这倒也不足为奇,武当毕竟有六百年底蕴,集六百年底蕴,养就一两位金丹强者也是不无可能的。

    几个小时后,陈禹一行人来到山脚,陈禹也不耽搁,和巨木道人道别后,让许小容开车,直驱帝京。

    到晚上时,陈禹三人抵达帝京,陈禹也不急着去给华玄都施针……华玄都可是超级大宗师,虽隔了这么许久没有施针,但还是死不了的。

    让纪子和许小容住在酒店后,他自己开车去了丽水香榭见唐珞。

    小别胜新婚,陈禹自免不了一整晚和唐珞叙话以及缠绵。

    这才二十余日不见,唐珞的修为进展不错,居然依接近于炼气中期。

    第二日一早,陈禹给原清依打了个电话后,独自去了天都庄园。

    但这一次,陈禹居然看到华玄都在院中打着太极拳。

    他的太极拳就和普通的老人打的那种软绵绵的太极架子一般无二,但即便如此,拳未至而意已达,打出的意蕴又不是同一个境界。

    看到陈禹来了,他也没有停下。

    陈禹对此倒也不在意,看着华玄都将一套太极拳打完后,才笑道:“老家伙,气色看来不错!”

    “老夫什么时候气色差过?”华玄都说道:“你不要以为是你扎针的效果!”

    看华玄都嘴里一点不承认自己的功劳,陈禹哼道:“既然如此,那我不必来,现在就走?”

    “爱走不走!”华玄都装作无所谓地说道。

    “咳……”一边的原清依咳了一声,说道:“老头,别耍小孩脾气行不行?”

    “清依,我可没有耍脾气,难道还要我求他不成?”华玄都不满道。

    原清依也是有些无奈,忙朝陈禹使眼色,意思是老家伙就这个脾气,让着他点。

    陈禹当然也就这么一说,已经在华玄都身上耗费这么多心血,他当然不可能半途而废,他注意力集中在左眼,看向华玄都身体内部。

    上一次种下的龙符尤在,且处在冥气的包围冲击之中。

    但相对而言,华玄都身体脏腑以及其他地方的冥气较之上一次已经淡薄了不少。

    那冥气有其顽固本性,龙符被陈禹种进华玄都的身体之后,如同天敌,冥气于是纠缠着龙符撕咬,反倒使华玄都的身体见好。

    当然,这也是陈禹想要的一种效果。

    不过这次隔的时间有点长,除了位于华玄都神堂位置的主龙符之外,陈禹后来种下的其他符文都已暗淡,呈难以为继之势。

    如果陈禹再拖延一段时间,恐怕除了神堂穴位置的龙符外,其他的符文种子都会撑不住,被冥气反噬掉,化作无功!

    “咦?”华玄都看陈禹不说话,朝着自己一阵打量,他也朝着陈禹一阵瞧,这时讶然低呼道:“武道宗师?不对,应该说是先天境?你小子,突破先天了?”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