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八百四十八章 明月照水天

第八百四十八章 明月照水天

    当当!

    镇岳钟还在震响不休,而宁九京的攻击已被陈禹悉数破去,就是用镇岳钟砸,显得简单且粗暴。

    宁九京神色惊疑,已是显得阴沉且难看。

    显然,陈禹的实力,超过了他的预计。

    他虽看出陈禹是先天后期的境界,但没想到陈禹法力这么霸道,这么强横。所谓一力破万法,指的就是这种局面,让他觉得有些棘手。

    被砸飞的飞剑在虚空中旋转回折之后,飞回到了宁九京的身边,被他抓在手中。

    陈禹持着镇岳钟,面色淡然地迈步。

    宁九京深吸一口气,左手玉如意再一挥,精纯庞大的水系灵气汇聚到玉如意之中,玉如意灵光再度炫目。

    须臾间,水灵气通过玉如意中的法阵外放,化作一道滔滔长河。

    整个药王内谷周围的水汽被引动,距此数里距离之外的一条溪流中的水流被玉如意的力量引动,直接飞起,化作水汽汹涌而来。

    水汽汇聚而来,玉如意凝聚而成的长河半真半实,却是声势浩大,遮没了整个药王谷的谷口。

    谷口一侧,已是躲到高处的司徒沧溟和大长老都是神色无比震动。

    这么强大的法器,这么强大的实力,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甚至,宁九京这一击如果落下的话,他们觉得,药王内谷的这谷口通道都可能被其完全摧毁。

    陈禹面色却依旧平静,持着镇岳钟砸向前方。

    镇岳钟的虚影腾起,轰隆隆的震耳欲聋的碰撞中,长河不断破碎,并不能阻挡他分毫。

    破碎的长河冲击着崖壁,崖壁似在震荡,有山石簌簌而落。

    这种水系法器放大而成的法术,以他的眼光来看,威力过于分散,如果是金丹期的修士施展,凭着金丹的恐怖能量,他或许还要忌惮几分。

    宁九京也没有指望这一击能击杀陈禹,在长河朝陈禹卷去时,他已抛弃了玉如意,手里抓起了几枚玉符同时捏碎。

    破碎的玉符中释放出纯粹的水灵气,却并没有任何攻击力。

    而宁九京则双手飞快地结印。

    他的先天灵气不断外放,萦绕在身周,须臾间炫目缥缈的灵光在他身体内腾起,一跃而起,悬在了他头顶上空。

    腾起之物,竟是一轮明月!

    明月之下,宁九京身影也变得虚淡,如同粼粼水光幻化而成,变得极度不真实。

    他的气息缥缈,幻化不定。

    “明月照水天!”宁九京的声音同样缥缈,清冷如水,不蕴丝毫情绪,说道:“能逼得我使出水月法相,你足可自傲。陈先生,没想到满是污垢浑浊的世俗界,居然也有你这样的强者,这一次来世俗界倒让我有些惊喜了。作为回报,我就用水月法相来杀你好了!”

    陈禹的感知中,周围虚空变得像是水面,使自己的神念莫名受到了阻挡。

    法相,算是有着灵体的修士所具备的天赋能力,法相一经施展出来,可以使修士的状态以及战斗力都上升。甚至,修炼到极高层次的法相,能和天地自然相呼应,改变方圆的大道法则,全面压制对手!

    宁九京的这种法相,虽然只是修炼出一个雏形,但依旧很不凡。

    在陈禹的感知中,宁九京的气息与气势不断暴涨,已是达到先天期修士所能达到的极限,且这种气势气息在虚空中不断流转变化,难以捉摸。

    陈禹抓着镇岳钟摇了摇,发出当当的低沉钟声,说道:“宁九京,在五行宗你应该也算得上是天赋卓绝的天才了。可惜,在我眼里你还不够看,就算你修炼出了法相,在我眼里也不堪一击!”

    “你太狂了!”宁九京虚无缥缈的声音里也蕴含着恼怒,冷冷说道:“你今天必须死!”

    话音才落,一道剑光如水,须臾间斩落。

    在药王谷外的虚空天地中,这一道如水的剑光潋滟璀璨,像是水面荡漾着的流波,其他的一切都变得无足轻重,似乎只剩下这一道流波。

    司徒沧溟倒吸凉气,身躯都轻颤了一下。

    而看着这一幕的姬紫嫣目泛异彩,眼里的那一丝特殊的情愫越发强烈。

    她身边那个丰腴女子眼里闪过骄傲之色,笑道:“九京施展出了法相,这个世俗界的散修确实很强大,难怪姬师妹你会吃亏。不过,现在一切应该结束了,在昆仑墟的年轻一辈,除了那几个,名列龙虎榜上的,身具灵体体质的天才能够和九京抗衡之外,其他人都挡不住九京在法相状态下的一招!”

    “这个姓陈的世俗修士虽然很强,但也不会有例外!”

    另外那两个年轻修士,眼里则浮现出强烈的崇拜的情绪。

    “不愧是宁师兄啊,在五行宗,也只有常师兄能和宁师兄比肩了。宗门中都说常师兄比宁师兄要强一些,但常师兄可不是灵体!”

    “是啊,宁师兄根本不是这个世俗修士所能抗衡的,现在该结束了!”

    “……”

    在姬紫嫣他们的期待之中,如水漾波的剑光落下。

    陈禹将镇岳钟一扬,挡住剑光。

    但剑光却在须臾间分散如水,四面八方将整个的镇岳钟以及陈禹都淹没。

    陈禹只觉陷入月光照耀的水浪之中,想要挣扎,却根本挣扎不开,要被吞没。

    “不必作徒劳的挣扎了!”宁九京的声音传来,毫无感情波动,“莫说是你,就算是金丹期的散修,也挣扎不开。你确实有几分本事,但出身世俗的你,根本无法理解昆仑墟还有昆仑墟的宗派意味着什么!”

    陈禹神色平淡,元气催动,山川河岳腾起,将无尽的水光逼开一线,镇岳钟的防御罩赫然出现,将他罩在了里边。

    但防御罩才一出现,立刻被无尽的水光以及剑光淹没,开始呈现出破碎之势。

    “防御类的上品灵器,品阶不错!”宁九京的声音再度传来:“没想到世俗中也还有这个级别的法宝流传,这件东西,我要了,南宫师妹恰好缺这么一件灵器,说起来还得感谢你送宝上门。虽然我们来世俗就是为了寻宝而来的!”

    话音才落,镇岳钟凝聚的防御罩破碎,水光以及融合于其中的剑光又淹没而来。

    “你敢要吗?”陈禹淡漠的声音忽而响起。

    话起一瞬,一种桀骜古老的气势直冲而起,将水光冲开。

    陈禹直接丢了镇岳钟,一跃而起,一手结着真龙印,一手则握拳,一拳轰向虚空!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