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透视龙魂在都市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太微宗弟子

第一千一百一十三章 太微宗弟子

    “杀人越货?”陈禹神色淡漠,右手的折扇一甩,一层血光笼罩着折扇,迅速旋转着飞去,将之前被震退的持枪修士给划作两截。

    还剩下三个黑山寇的修士转身就逃。

    陈禹心念转动,青龙剑将一人穿透。

    而陈禹左手的灵器长枪又猛然飞出,如一道闪电,将一个修士的身躯穿透。

    至于最后一个修士,陈禹屈指一弹,指罡破空,飞过百米距离,将那修士的后脑洞穿。

    “你……”黑山寇首领脸色苍白,勉强站起来,却见所有手下全都已横死,他脸色不由得煞白。

    他横行黑山一代三十余年,杀过的宗派修士不知多少,面临的追杀以及围捕也有过不知多少次。

    所谓的上宗天才,他交过手,实力确实很强,但他每一次都能逃出生天!

    甚至,四大上宗的金丹期的高手,他也不是没有见识过,实力和此刻的陈禹一比,似也有所不如。

    这个叫陈鼎龙,自称散修的家伙,到底是什么人,自己到底招惹了什么样的存在?

    额头冷汗淋漓,黑山寇首领丢了手中的刀,噗通一声跪在地上,“求阁下饶命,我愿将黑山寇所有积累的财富都献给阁下,愿意成为阁下的奴仆!”

    “这样吗?”陈禹笑道:“早这样不好吗?非要等到现在?可惜这样固然不错,但杀了你更简单!”

    “你……”黑山寇首领猛然腾起,金丹之力滚滚,一个扬手,一枚玉符猛然炸裂,一种磅礴的力量出现。

    这是一枚强大的玉符,堪比宝器,是他杀了一位颇有来历的宗门弟子后得到的,一直没舍得用。

    为了活命,他现在用了出来。

    然则,一只拳头蓦地将恐怖的力量所化凤首穿透,正中他双臂。

    咔嚓,双臂折断,拳头势不可当印在他胸口,将他的身躯都打碎。

    不过是金丹初期而已,而且还不是出自五行宗的那种金丹初期的修士,对陈禹来说,也不过是一拳的事。

    如果一拳不够,那就两拳!

    前后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黑山寇全部覆灭。

    陈禹过去摘下黑山寇首领的储物袋,然后挨个搜刮起来。

    虽然这黑山寇的身家肯定是比不上那种出自五行宗的上宗子弟的,但蚊子再小也是肉,陈禹当然不会放过。

    他自己用不上的东西,留着回到龙门给龙门弟子也不错。

    不过,十三具黑山寇的尸体,只有五个百宝囊。

    陈禹正要打开百宝囊查看,忽而偏头看向一侧。

    几道衣袂破空的声音传来,迅速接近,不多时就来到了近前。

    来的一共有四人,两男两女,都比较年轻。男俊女靓,气度非凡,气息雄厚,全都是先天后期的修士。

    他们身上所穿道袍颜色不一,但制式却是一样的。在胸口位置是颇繁复的云纹,云纹之中,又绣着一座隐约的山岳!

    四人目光掠过一具具尸体,露出讶色,最后目光全都定格在黑山寇首领的尸体上。

    “是黑山寇首程伯江没错!”

    “此枭极是狡诈,我们追踪他三个月,他仍敢混到莲云山会之中。没想到会死在这里!”

    “他这伤势,是被直接轰碎了身躯?是谁出的手,竟有如此实力?”

    四人交换一下眼神,议论起来,居然谁也没有在意陈禹的意思。

    陈禹听到四人的议论,不由得有些无语。

    什么时候,自己变得这么不起眼,这么没有存在感了?

    不过,既然这四人不理会自己,陈禹也懒得在意,继续搜刮起来……那些没有百宝囊的尸体身上,也往往有几枚灵玉的。

    还有他们所有的法器,陈禹是完全看不上的,但带到龙门给龙门弟子用正合适。

    “有几人是死于飞剑,不过,飞剑的形状似乎有点特别?”其中一个身材颀长,面容英武,背负长剑的男子审视一番后,终被旁若无人搜刮战利品的陈禹吸引了注意力。

    他打量着陈禹,朝陈禹一拱手,说道:“这位朋友,可知是谁杀了这些黑山寇?”

    “知道!”陈禹并未抬头,将那一杆长枪收起,打量着长枪,露出为难之色。

    长枪枪身为玄铁所铸,枪尖则是赤火铜精,枪长达近两米,很难收入百宝囊之中!

    “那敢问是谁?”那气度不错的颀长男子拱手说道。

    “我!”陈禹随口回答,这种事他懒得隐瞒什么。

    一边回答,他一边无奈摇头,将这一杆上品火系灵器丢到了地上。

    这种灵器级的大枪,枪尖和枪身是熔炼成了一体的,陈禹也懒得费心思将其弄断,带走枪尖。

    陈禹的回答,让四个名门弟子面面相觑。

    “噗,就凭你吗?你一个人能诛寇首程伯江在内的所有黑山寇,你小子当我们好忽悠?”四人之中,另一个面容倨傲的年轻男子嗤笑道。

    “好像也没有多难!”陈禹将其他的法器要一一收入一个百宝囊之中,说道。

    “哼!”那年轻男子冷笑道:“你把东西都放下!”

    “嗯?”陈禹偏头看去,问道:“你说什么?”

    “以你这点微末实力,不可能杀得了黑山寇!却想将战利品都吞没,也不看看你自己几斤几两?放下东西滚蛋!”

    “就是,最恨这种转捡便宜的无赖了!”另一个穿着绯红色法衣,面容娇俏的年轻女子附和出声,一脸不屑以及鄙夷。

    陈禹目光变冷,淡淡道:“自己杀不了黑山寇,就以为别人也杀不了。你们,自以为是得够可以!”

    说完,他转身迈步离开。

    这几人的修为以及气质,不是蓝枫牧冰岚那样的小宗弟子可比,陈禹觉得自己如果没猜错的话,这四人应该是太微宗弟子。

    昆仑墟五大宗派中,傲寒宗五行宗以及离山剑派弟子,陈禹都见过,法衣上的标记他都有印象,只有这几人衣袍上的标记没有印象。所以他有此猜测。

    虽然被质疑,陈禹却懒得多生枝节……他对太微宗不感兴趣,在意的只是五行宗,以及那传说中的妖族。

    “给我站住!”陈禹懒得理会,那年轻男修却神色勃然大怒,身躯一闪,像幽灵般朝陈禹靠近,探手朝陈禹抓来。

    陈禹眉头一挑,蓦地转身,一拂衣袖。

    灵气鼓荡,气势暴涨,恐怖的内劲随之而生,朝年轻修士卷去。


同类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