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8017k小说网
首页妙手神农 第九百五十四章 以命相逼

第九百五十四章 以命相逼

    余飞将坑挖的很隐秘,表面上看起来,余飞这是在撒气,那些想要多卖地的人,价格会稍微低一点,愿意支持余飞的人,价格会稍微高一点。

    但是终归是多卖地的人,表面上会多得一些钱财,而支持他的人就吃了亏,所以这次余飞给的选择题,非常的考验人性。

    但是一旦做出选择,以后后悔都来不及,余飞他们会签最严格的合同,并且具有法律效应,不是几个村妇一哭二闹三上吊就可以改变,到时候那些人的嘴脸肯定十分难看。

    余飞定下了规矩,剩下的人做事就有了主心骨,余飞不在的时候,大家被村民围攻,因为没有一个人可以拿得下主意,所以最后被村民气的够呛,却也没有办法,只能坐在一起生闷气。

    整个公司的骨架已经形成,每一个人都有自己要做的事情,梅媛馨立马回去开始算账,开始准备征地的钱财。

    李莹莹则以公司的名义,开始起草合同,一份完善的合同,在出现了纠纷的时候,绝对是最靠得住的东西。

    面对普通的村民,最可怕的事情就是他们的一哭二闹三上吊,要是没有充分的证据,法院就算判的时候,都会以弱势群体的名义,往他们的身上倾斜。

    所以只要有足够的证据,强硬的合同,那些人到时候只能自食恶果。

    余飞则带着一帮爷们,立马赶到了村部,村民议事都是乱糟糟的环境,所以村部是一个很好的地方,可以让他们自由的发挥,最妙的是村部的大喇叭,可以保证自己说的每句话都让村民听的清清楚楚。

    一般爷们到达了村部,向王春明说明了来意,王春明不光是余飞的支持者,也是村子建设的不二推动者,只要对于村子有益的事情,他都会不遗余力的去做。

    所以王春明急忙带着人帮余飞等人搭建起了会场,几张桌子一个话筒,加上村部前方的空地,就是最适合村民的会议场所。

    王春明看到准备的差不多了,便立马打开了大喇叭,召集所有的村民前来开会。

    这个时候开会,谁都知道要干什么,有钱能使鬼推磨,村民迅速赶了过来,不一会村部前方的空气上,就站满了老老少少的村民。

    有的已经七老八十,半个身子进入土里了,还有少不更事的小孩子,蹲在一起便开始和尿泥玩泥人。

    余飞坐在桌子后面,面前放着话筒,王大锤等人则宛如保镖一般站在两侧,只要余飞做事,他们根本不需要出多少力,只需要维持秩序就可以了。

    村民聚集起来了,当然三三两两的站在一起,那些这个时候在一起说话的人,基本都是想法类似,或者互相认可的人。

    “大家静一静,我接下来的话,关系着你们能够拿到多少钱,都少说两句。”

    余飞拍了拍话筒,确定没问题之后,便大声的说到。

    一听到钱,下面的喧闹声顿时便消失了大半,只有几个小娃娃对钱没概念,所以还在吵嚷着抢玩具,不过已经不影响余飞说话了。

    “各位父老乡亲,自从我余飞开始发迹,得到过大家的支持,但是大家也从我这里得到了实惠,以前村里的大三间是缝纫机、电视机和自行车,现在已经变成了冰箱、洗衣机和空调,所以说我们之间的关系,是相依相存。”

    “今天召集大家的目的,想必

    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公司愿意出钱,为村里免费修建一条道路,这条道路不光是我们要用,你们也要用,可谓是方便了大家。”

    “但是修路必然就要占地,大家对于地价有异议,这个我也能理解,但是只要是物品,都有可以衡量的价值,咱们这里身处大山深处,地价没法和城里比,按理说一亩地的购买价格,应该在两万元左右,这已经算是高价了,你们觉得呢?”

    余飞一口气说了很多话,先论感情后论利弊,最后再说最伤感情的钱。

    余飞的一番话,让村民安静了片刻,毕竟余飞说的话句句在理。

    可是财帛动人心,这样的价格这些村民明显不满意,有些人听说过一些城里的征地价格,动辄几十万的价格,让他们非常的心动。

    所以村民又开始老调重弹,有些人说那是他们的命根子,没有了土地就没法活了,有些人说他们的地天赋异禀等等,反正是各有各的说法,最终的结论就是想要高价。

    余飞所说的价格,虽然比之前公司准备的价格要高一点,但是明显填不满这些人贪婪的内心。

    看到下面吵吵成了一片,余飞淡然一笑,他们讨价还价的话语,完全可以无视,以为很多人厚着脸皮说出来的不要脸的理由,根本站不住脚,但是余飞也不反驳。

    等村民说的差不多了,四周渐渐安静了一下,余飞这才变脸,一张脸冷若寒冰,不仁不义这事,余飞不可能先做,既然村民都做了,那自己接下来做什么都合情合理了。

    “都是乡里乡亲,既然大家对于价格有异议,我是可以理解滴,但是你们也得摸着良心说话,以后咱们还要做邻居,我这人念旧情,既然你们有异议,那我把我心里的极限价格讲出来,要是你们还是不满足,那我就只能从山里的其他方向重新修一条路了,你们的地既然那么宝贵,就留下来好好的种庄稼吧!”

    余飞讨价还价的方式,比村民的要柔情的多,也有说服力,大家都瞪大了眼睛看着余飞。

    一些和余飞关系比较好的人,都皱着眉头,一脸厌恶的看着周围的村民,一谈到钱,平日里那些人五人六的很多人,都变了脸。

    而一些贪心不足的人,虽然听到余飞威胁要改道的话,却在心里还存在着希冀,想要再争取一番。

    “所有只要道路占地钱的村民,我可以按照市场价的三倍给钱,如果觉得道路影响自家的种植,想要将剩余的土地也出售,那就道路两侧六米之内的我也可以买下来,不过价格只能是两倍!”

    余飞没有将自己的心理价格讲出来,因为他看的出来,一些人眼中精光闪闪,所以还得给他们一次还价的空间。

    余飞讲完之后,一些人露出了满意的神色,一些人则又开始念叨那些无用的理由了,只不过语气没有之前那么急躁了,他们也是漫天要价坐地还钱,知道不能将余飞逼急了,毕竟余飞的脾气他们还有所了解。

    余成龙夫妇站在人群后面,看到儿子已经如此优待了,一部分村民还不满足,两个人脸色非常的差,嘴里小声的咒骂着那些贪心不足的人。

    王春明也眉头紧皱,他不知道余飞说的真假,但要是真的激怒了余飞,让余飞改道,那就得不偿失了,王春明作为村里的书记,还是想要村里跟着一起致富。

    这次

    只有少数的人继续坚持吵闹了,都是一些村里有目共睹的赖皮人物。

    “小飞,我就靠这钱养老了,你挣那么多的钱,自己一个人也花不完,你要是不给我再涨价,我今天就躺在这里不起来了!”

    一个头发花白的老汉,向前几步往余飞的办公桌之前的地面上一躺,直接倚老卖老玩起了道德绑架。

    “我们孤儿寡母,可就靠那点地活人,你不给我涨价,我现在回去就上吊!”

    一个泼妇也站了出来,竟然用自己的生命作为威胁,虽然余飞知道这都是说一说而已,因为他们没有理可以讲,所以只能用这些手段了。

    陆陆续续走出来几个人,有样学样也开始吵吵。

    “你们太过分了,现在每个家庭,还要有一个人在后山做工,一家人便温饱无忧,你们是打算逼死吗?”

    余飞愤怒的猛拍了一把桌子站了起来,大声喝问道。

    瘦猴等人十分配合的也露出了愤怒的目光,余飞将计划都告诉了他们,所以他们都知道余飞此刻只是在演戏而已,那些此刻闹的越凶的人,以后会哭的越惨。

    为数不多的几个闹事的村民,都被余飞强大的气场吓住了,以为自己这是玩砸了,余飞真的要改道了,要是一毛钱得不到,他们恐怕今晚回去就得哭死在家里。

    “三倍,至少三倍的价格,道路两边的地你都得买!”

    一个老头自认为德高万众,人老了脸皮也厚,趴在地上跪着走到桌前咬着牙说道。

    剩下的人都看着老头,似乎都认可了老头的要求,他们也不敢再逼了。

    “小飞,咱们改道!不买了!”

    王淑玲首先看不下去了,冲上来狠狠的瞪了一眼倚老卖老的老头,对着余飞说道,在她看来,这些人是在用命抢他们家的钱。

    “余哥,咱们改道吧!”

    孙赖子非常的光棍,也学着王淑玲的样子大声说道,演戏就要演足,反正自己一个人吃饱全家不饿,村民们仇恨的眼神他也不在乎,坏了自己名声,帮余飞得到一个老好人的名头,他十分乐意。

    “别说了!道路两边的土地愿意一起出售的,三倍价格,道路两边做多衍生十米的距离,愿意给我余飞面子只要占地费用的,给五倍的价格!”

    “这是最后的底线,谁敢再说一个不字,我立马改道,从山里重新修一条路过来直通后山,我还能节省不少的钱,路我一个人走,别人走我收费!”

    余飞深吸一口气,在说面上猛拍一把,表情看起来仿佛已经到达了极限,双眼瞪的如同牛眼一般。

    王淑玲看到儿子做了决定,只要咬咬牙和余飞一起瞪着那些村民,要是谁再敢说个不字,她绝对立马冲上去和那人玩命。

    瘦猴等人也十分的配合,做出了随时要动手的架势。

    气氛十分的紧张,支持余飞的人,渐渐出来站在了王淑玲的身后,只有四分之一的村民,这些人是余飞的坚定支持者。

    剩下的村民交头接耳的商量了起来,他们最后的底牌泼妇和要死的老头都拿出来了。

    可是人心不足蛇吞象,那些人之中,竟然没有一个人开口答应余飞的要求,以命相逼的泼妇和不要脸的老头隔空对视,似乎在考虑要不要闹的再狠一点,也许又能多拿不少钱。


同类推荐: 我非英雄国色生枭冰山女神的贴身兵王山村小神医乡村妙手小仙医都市修仙道青春岁月王者之路重生之护花高手